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月儿又要满了,……天天在一起……  

2011-09-09 13:27:25|  分类: 思考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考之三百五十二        月儿又要满了,中秋将近。每年的这个思乡、望团圆、思念母亲、思念在远方求学的孩子……日子的临近,我总是回忆起小时候一次在外婆身边,听外婆读大舅舅写给外公、外婆的信。
      大舅的信里,大舅写他很想外公外婆,想姐姐一家人,想小舅…… 说:"作为长子,书是基本读完了,又要报效国家,没能在家伺候父母,希望外公、外婆原谅,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很多年了,中秋都没在父母身边,心里很难受……" 大舅书信有部分我至今还保存着,那一手漂亮的钢笔直行行书,潇洒、俊逸,今天是很难看到这样的书信了。
      记得那是大舅从前苏联的列宁格勒铁道学院获得副博士学位回国,回湘省亲看望父母,小住长沙仅仅两天就赶赴西北报到去了之后的第一个中秋节的晚上。那个中秋夜,就我和外婆在一起。外公在武汉长江大桥建设工地,正忙着大桥建成的最后收尾以及准备迁往南京建南京长江大桥的工作。记得当时外婆还跟我说:“大坨伢子呀,今年中秋节是外公第一次没和外婆、和你过哟……”当时我还很小,今天想起外婆的这些话,心里酸楚…… 当时我的眼泪也陪着外婆的眼泪流下来;我也非常想外公啊!现在,我每每一回忆起这个场景,就明白当时外婆的心里思念和牵挂的除了外公,还有远在西北的大舅啊!
      外公、外婆已先后过世五十、四十余年,大舅过世快十年了(小舅1975年因公去世,41岁的盛年),我这个大外孙、大外甥祈祷外公、外婆、大舅、小舅在天国在一起,天天在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