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逝者袁庚的改革往事:向前走 别回头  

2016-02-01 08:45:16|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导语:2016年1月31日凌晨3时58分,99岁的袁庚在深圳蛇口去世。媒体在报道这一消息时,给对这位逝者的介绍是:“招商局集团原常务副董事长、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和招商银行、平安保险等企业创始人、百年招商局第二次辉煌的主要缔造者、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探索者”。

袁庚,1917年出生,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作为东江纵队的一员走上抗日游击战场,也曾在解放战争中跟随部队转战于华东,当过高级情报员,也当过外交官,但他一生中最为辉煌的履历,与“改革开放”和“深圳蛇口”这两个关键词紧密相连。

袁庚

“大不了回秦城去”

1978年10月,袁庚被任命为招商局常务副董事长,全面主持招商局工作,也就在这一年,他向中央建议,在深圳宝安设立蛇口工业区,提出“产业结构以工业为主,企业投资以外资为主,产品市场以出口为主”的方针,从此,他开始在大幕渐起的改革开放中鼎立潮头。

当时的蛇口是一个逃港风潮的前沿阵地。1978年1月至11月,宝安全县共外逃1.38万人,逃出7037人。广东省有关方面的数据显示,这一年在宝安县一地就堵截收容了逃港人员4.6万多人。曾接待过袁庚的蛇口公社革委会副主任兼蛇口养耗场场长郑锦平,最多的一次曾经在七八公里的海岸线上发现了8具尸体。在他的养耗场内,300多人每天竟有30余人偷渡。“怪不得家家户户都没有人了。”1978年12月,当郑锦平向袁庚诉说蛇口与香港的差距时,袁庚摆了摆手,没让郑继续说下去。

袁庚改变蛇口贫穷落后面貌的愿望显然是极其强烈的,建立蛇口工业区的报告上报之后,他还没有等中央批复,就开始了工业区的前期准备工作,以至于对他“搞独立王国”“独断专行”的告状信一直都没有断过。

袁庚这种大胆的作风,当年给身边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个特别有代表性的事例是,当年袁庚在香港调研时,在报纸的分栏广告里看见“风月片”的广告,马上找到后任招商局办公室副主任的梁鸿坤,要梁鸿坤带他去看,看了一半,觉得没意思,遂出。这事把梁鸿坤吓出了一身冷汗,后来回忆起来,才觉得自己受到教育。“袁庚后来对我说,有些东西,要敢于接触,你才敢于批评嘛。老是说那个东西坏,你不了解,你怎么知道那个东西坏?”

在蛇口工业区的创办过程中,袁庚秉承的正是这种敢于冒险的精神。1979年7月20日,蛇口工业区正式启动。一开始工人们干劲不高,每人每天8小时运泥20车到30车,为了刺激干劲,工程处决定实行定额超产奖励制度,每天55车定额,每车奖2分钱,超额每车奖4分。工人们干劲大增,一般每人每个工作日运泥达80至90车,干劲大的甚至达131车。

这种作法很快被上级部门勒令停止,袁庚急了,请来新华社记者写内参,直接送到胡耀邦的案头,仅隔一天,蛇口的工地上就恢复了定额超产奖。随后的1983年7月,在袁庚的推动下,蛇口工业区率先打破平均主义“大锅饭”,实行基本工资加岗位职务工资加浮动工资的工资改革方案,基本奠定了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分配制度。

创业初期,袁庚和他的大将们遭遇的艰难可想而知。1981年底,在招商局发展部的年度总结汇报中,对外招商引资的数目为零,袁庚把责任全揽在自己身上,他说:“没有人来投资,工厂办不了,追究下来,我会负总责的。大不了,了不得,回到秦城去。”

“要是成功了我们都没有话说,要是失败了,放心,我领头,我们一起跳海去。”原蛇口地产公司副总经理周为民,至今记得在一次企业管理培训班课上,袁庚曾经说过的这句话。

“我是准备戴帽子的”

但是,更大的压力来自于舆论。

“父亲那时其实是在与他的同代人斗争。”袁庚之子袁中印说,当时全国声讨深圳,连袁庚的许多东纵老战友都严厉指责他。

因为袁庚的种种举措在当时显得确实太过“惊世骇俗”,比如,他当时提出了著名的“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两句口号,便引起过很大的争议。

据袁庚的多年老友、南山区前宣传部部长陈禹生回忆,这两句标语来自袁庚在香港工作期间的一段经历。当时袁庚与一位香港老板谈生意,要买下一栋价值几千万元的楼房,双方周五下午两时签约,之后一起吃晚饭。但这名香港老板婉拒了会餐,因为他要马上把钱存入银行。因为星期六、星期天是假期,不能存钱,如果把2000万元星期五3时放到银行去,以当时的浮动利率14%来算,会多出几万元钱。

袁庚说:“周六、周日银行不开门,如果不在周五下午3时之前将支票递进银行,就要损失几万元的存款利息。但在招商局,支票在家过夜是常事。我们鄙视市场经济,我们不在乎时间,结果百年老店招商局到我接手时一条船都没有,所有资产加起来才1.3亿元人民币。以船运起家的招商局1950年起义时还有13条船,被称为船王的包玉刚当时才有2条船。28年后,包玉刚已拥有2000万吨的船队。时间就是金钱不无道理。”

由此,1981年3月,在一次工业区干部会议上,袁庚第一次宣读了一句后来广为流传的口号。口号当时有六句话:“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顾客就是皇帝,安全就是法律,事事有人管,人人有事管。”顿时,这句口号成了“姓社姓资”争论的火力集中点,以至于,写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巨型标语牌后来曾多次在蛇口工业区竖起,又被拆下。袁庚后来说:“写这标语时,我是准备‘戴帽子’的。”

直到1984年1月,邓小平视察蛇口时肯定了这个口号,围绕着它的争论才渐渐平息下去。

类似的争议还有一件很典型,那就是后来被称为“蛇口风波”的事件——当时在一场有关新时期青年思想工作的大讨论上,有专家认为,个别前往深圳的人,来此地的目的不纯,是为了在别人创造的财富中捞一把。在场蛇口青年则认为,淘金者赚钱,未触犯法律,并无过错,且淘金者客观上也为蛇口的建设出了力。

这场争论后来被以《“蛇口座谈会”始末》为题,整理报送中央和有关单位领导。整理者认为,“有责任把个别青年的错误言论实事求是地反映出来”

对此,袁庚引用了伏尔泰的一句话“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发表不同意见的权利。”“希望记者同志一定要把这个观点报道出去,这是保卫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的神圣权利。所以,对那位被追问姓名并上了什么材料的青年人,我们一定要加以保护。即使他的发言有什么不妥,也不允许在蛇口发生以言治罪的事情。”

“向前走,别回头”

事实证明袁庚是说到做到的。当时,《蛇口通讯》登载了一篇周为民的文章,直接向袁庚本人开炮,“就批评他工业区原来开发发展起来了,现在进入管理阶段,你管理得一塌糊涂,这个责任你要负。第一炮就是向袁庚开的,总编辑觉得这是向袁庚开的,他向袁庚请示,到了袁庚那里,袁庚不在,他就把稿子放到袁庚的家里,后来袁庚把稿子看了,他做了批示,说这个稿子一个字都不改,照登。”陈禹生回忆道。

袁庚在蛇口工业区的民主作风令身边人至今印象深刻。那时,蛇口工业区推行领导班子的民主评议制度,并在1983、1986年进行管理委员会的民主选举。由群众对管委会成员投票,不信任票过半就下台,包括袁庚自己。

曾任蛇口工业区企业管理室主任的余昌民当时便参与筹备,构思细节。他回忆道,当时袁庚曾讲过这样一句话,“搞选举的意思,就是不能让某位京官或者某个公子到蛇口作威作福。”

袁庚还说:“群众监督干部,群众有权选举和罢免干部,这至关重要。我相信可以改变一下干部结构和工作作风。由组织部门提名,上级批准的做法容易滋生干部‘人身依附’的观念。我想做一个不太小的改革,冒一点风险。”

陈禹生回忆道,因为对干部权力控制得很好,当时基本没有腐败行为,甚至没有刑事案件。“工人们停自行车时不用上锁,也不会被盗,骑车的时候撞车了,两人都说声对不起,也不会打架。”陈禹生说。

1992年,75岁的袁庚退休,此时的蛇口,人均GDP已经达到了堪比“亚洲四小龙”的5000美元。不过由于种种原因,袁庚的很多探索并没有延续下来。袁庚走后,蛇口的先锋色彩逐渐褪去,2004年,蛇口开发区被撤销。

“都说好的制度可以把虫变成龙,坏的制度可以把龙变成虫。我很感谢袁董老人家,我们这一批被感召过来蛇口的人,是用黄金堆出来的。我们是招商局付了巨大的学费把我们培养起来的,也是这个社会给我们造就了很好的环境。”蛇口工业区发展研究室原副主任过永鲁的看法,代表了那一代跟随者袁庚打拼的蛇口人的心声。

“大家怀念袁老在的那个年代,那个氛围。”周为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今天我们称颂袁庚、悼念袁庚、纪念袁庚,是因为当今中国太需要袁庚了!”1月31日,当袁庚逝世消息传出后,原中国体改所副所长、深圳体改委主任徐景安在第一时间发表评论。

不过,对于众人的肯定,晚年的袁庚却很淡漠自己改革拓荒的历史功绩,“天天提思想解放,我看你们的思想并不解放,一说什么成果就提到袁庚的名字,把功劳都归到一个人身上,这是不客观的。”他说。

袁庚真正念念在心的是什么?可能集中体现在这样一幕场景里——2014年4月,有媒体采访袁庚结束离开时,袁庚特别嘱托了一句:“向前走,别回头”。

(综合《深圳晚报》《南方周末》《广州日报》《中国经营报》《南方都市报》《中国经济时报》《袁庚传》报道)逝者袁庚的改革往事:向前走 别回头 - anshzhou - anshzhou

 本文录自凤凰网资讯 >历史 >中国现代史 >2016年01月31日 13:27-来源:凤凰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