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舒芜——建国后第一个公开告密者  

2015-04-12 08:23:33|  分类: 网络鞠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络鞠英            舒芜是干什么的?是一个作家。

 2009年8月18日在北京复兴医院去世,享年87岁。

舒芜的特长是什么?是告密。

 他的作家头衔没有受到后人的关注,而告密者的头衔却受到后人的研究。

 在上世纪40年代,舒芜曾得到胡风的大力扶植,从而在文坛崭露头角。50年代,中国的文坛发生了许多论战,舒芜参与其中。他首先点了老朋友路翎和吕荧的名字,进行批判,接着舒芜向《人民日报》交出了胡风给他写的所有信件,直接导致了胡风反革命集团案件的发生。不仅胡风被判处了徒刑,和胡风相关联的人也被判处了徒刑。粉碎四人帮后,胡风被中共中央平凡,舒芜开始进入研究者的视线。认为他是一个可耻的叛卖者,可耻的告密者,就是到了今天,还有人认为作为一个个体的人,舒芜的告密不可饶恕,舒芜的叛卖不可原谅。

 舒芜在晚年,对于自己的告密和叛卖,曾经有过轻度的忏悔。他说:“对于他们的苦难,有我应负的一份责任。”无论是谁都可以看到舒芜的忏悔,不是发自内心的,而是受到时代的影响。他的反省也是无可奈何的,并不是彻底的灵魂里的反省。对于他应负的责任到底有多大,舒芜尽量回避和逃逸。就像今天肇事司机和肇事领导驾车逃跑一样,是对于生命的蔑视和对于个人良心的蔑视。但是也有学者认为:舒芜的告密,要考虑到当时社会形势和社会争论的发展趋势,不应该把责任都归于舒芜的个人的人格,不能把历史应该负担的重量全部压在一个作家身上。这样的解释,今天的人或许可以接受,但是也充满了历史与现实的悖论。假若都让社会负担个人应当承担的责任,那么,在一定的历史时期,个人的不负责任就会成为一种潮流,人人都可能成为告密者。只有告密到自己的头上,自己才会想起让告密者承担责任,那么,我们到哪儿寻找个人的良知?到哪儿寻找社会的良知?到哪儿寻找民族的良知?

 持这种观点的是北京大学的钱理群教授,他认为在告密事件里,舒芜是有责任的,但是主要责任并不在他个人身上,对他个人做过多的谴责是不合适的。他说:“关键我们要研究的是,在那个体制下,他或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做呢?”钱教授的观点就是社会责任论者,完全放弃了个人在一定条件下良知的力量,而为个人开脱责任。就如同德国的侵略和日本的侵略,德国反省民族的责任,而日本推脱民族的责任。所以,德国为欧洲的受害国家所理解,而日本不为受害国家所理解。知识分子,特别像钱理群这样有一点影响的知识分子,更应该在寻找时代的责任的同时,也要寻找知识分子的个人责任。假若知识分子过多的把责任推给社会,那么,告密者就可能经久的存在于你的周围,遇到合适的气候,你是我的告密者,我是你的告密者,他又是你我的告密者,我们上哪儿去寻找一小块净土呢?

 按照钱理群教授的观点,舒芜告密胡风可以接受,黄苗子告密聂绀弩可以接受,那么,一旦遇到我们需要告密才能保护我们自己的时候,需要叛卖朋友才能洗净自己的时候,我们是选择告密呢?还是选择沉默呢?我们是选择叛卖呢?还是选择忠诚呢?我读到钱理群教授的观点时,就问自己,假若我们在五十年代,会不会是一个告密者?会不会是一个告密者群体?

舒芜去世的时候,是悄然离开的,没有多少声息,媒体也保持了低调。这样, 起码给我们一个信息:告密是可耻的,叛卖不是美德,还是我们民族最为基本的良知底线。无论在什么样的社会态势下,知识分子不做告密者,恐怕也是知识分子最低的良知底线。离开了这个底线,肯定是可耻的。  

写于2009年9月3日      


 本文录自凤凰博报-2015-04-10 07:09:49-一地秋白的博客文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