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许锡良:生活是庸常的,但我们可以追求卓越  

2015-03-21 07:50:42|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大凡有唯美主义、浪漫情怀倾向的人,必定是才子,但是,往往也容易成为生活的悲剧角色,这正如与有洁癖的人相处起来不会太舒服一样。因为,他们常常把对美的追求,甚至对完美的追求,视为生活的全部。把艺术世界与生活世界完全搅在一起,甚至把生活世界当成艺术世界来打理。因此,这样的人,常常在生活中显得鹤立鸡群、卓尔不群,有时也容易愤世嫉俗,难以与周边环境融洽。

秉性过于高洁的人,总是以悲剧结局。他们或者会因不堪生活环境的庸俗不堪而郁郁寡欢,或者因其才气过人而遭人忌恨。他们常常忘记了现实世界人还是得以一个血肉之躯在活着,生命与生活都需要面对许多非美的东西,甚至庸俗不堪的东西,要学会与各色不同的人打交道,要处理许多其他事务。一个人,除非自小就出生在贵族家庭,不仅衣食无忧,而且完全具备了过高洁生活的条件,否则的话,一个人还是必须去面对那些看似庸俗的东西,比如要学会赚钱,学会处世,学会做人,学会照顾好自己与家人。

人必须先活着,才能够去追求美,而活着又必须面对那些庸俗的东西,一个人无论怎样具备才气,也难以把每天必须要有的吃、喝、拉、撒、睡等看成是有多美的事情。因为,这是什么动物都有的行为。却是感受美的生命的基本特征,少了任何一个,生命都会无法继续维持下去。生活中的庸常状态常常才是生活的真正面目,而美只是人用来追求的,而不可能是占有的。完全用“美”维持不了一个人的生命存在。虽然美可以使生命更加光彩照人,更有意义。

幸福的人生必须敢于面对庸常琐碎的日常生活,我们有时敢于面对激情的挑战,却不敢面对生活的平凡与琐碎。我的一个朋友曾感叹说,看到现在的一些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毫无高雅情趣,那样有较高知识修养的人,还经常抱着一本《知音》或者《女友》之类的消闲杂志阅读得滋滋有味,似乎没有其他的兴趣了。我说,我有时候也有读读这些杂志的兴趣啊,于是我的朋友惊讶不已。确实,我有时读这样的杂志就是提醒自己的思考不要走得太远,要不时地用脚踏一踏结实的地面,有意识地用眼看看天空,用鼻子作一次深呼吸,摘一片路边的树叶,闻一闻刚开的小花,用力拍死一只正在咬脚的蚊子,每天到菜市场去买菜,看看他人与菜摊贩讨价还价的真实情景等等。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故意让自己庸俗一些,不要太远离了生活,这样才能够接地气,生命的气息里有思想,有诗意,有浪漫,有唯美,但是,也不要忘记了唯美的生命还必须有吃、喝、拉、撒、睡,那些诗意、浪漫与唯美才能够维持下去。

我80年代时读中文系时的著名诗人顾城就是一个企图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他的诗很美,很有哲理,可惜他的生命还必须面对那些世俗的事务。当他用刀砍向自己的妻子儿女,最后砍向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时,那美丽的风筝的线就断了。

  据说当年“文革”时,著名哲学家、逻辑学家金岳霖先生为了不脱离社会、脱离群众,每天必雇一辆黄包车拉到王府井人最多的地方,转一圈以后再回来。这固然是那个时代逼的,但是,也未必就没有心理上的安慰作用。一个追求学问的人,也不必天天非苏格拉底、孔子、康德不谈。当我读这些通俗的言情杂志里的故事,仅仅是因为这些杂志就是通俗的,所描写的东西甚至是很庸常的。读起来非常轻松,令人感觉一个普通人的庸常生活。

做平常人是必须的,平常人的幸福才是常态的幸福。但是,这样的幸福对于一个天才来说就是奢侈品,因为他那非凡的大脑与洞察力不会允许他只是生活在生活的表皮。

我有时为自己思考某个问题太深入了而深感不安。我很害怕自己的思想与智慧一不小心就远远高于了周边的人(幸亏不是),因为,那样你会感觉自己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孤独感。

一个人的思想智慧离他那个时代如果太远,也是可怕的。尽管他很深刻,尽管他非常卓越,但他的精神世界仍然充满荒漠。在这一点上我特别理解,为什么天才不会以单个的分子的形式出现,而是以一个民族文化为背景,必定会有一个天才群落。如果你周围环境中再无人可以理解你,你感觉能够与你对话的人也不存在了,虽然你的思想百年之后人们才恍然大悟,才开始仰视你,赞叹你,敬佩你,其实你现世的生活也是孤单的。那肯定也是一种痛苦,这种超越对你来说不是一种幸福,而是一种不幸。

 回头想想,当年法国的思想家笛卡尔在其《谈谈方法》中就一再警告自己不要与周边的环境离得太远。要相信那些最为流行的观点,就是对的。如果实在没有足够的理由,最好不要去破除那些流行广泛,且源远流长的思想观点与方法。这不仅是一个天才的谦虚谨慎,而且更是一个天才害怕远离人群所带来的孤独感。其实,笛卡尔早就预见到自己的思想智慧已经远远超越了他的生存环境。他隐约感觉到自己的思想将必然会给他带来危险。这种危险不仅仅是教会的压迫,而且更可能是来自庸常的日常生活。

尼采是走在他那个时代最为前面的,他真是一个孤独者。一个人拥有过于高超的智慧,也真是一种不幸。尼采后来终于疯了。他的思想得不到朋友们友情的滋润,他秉性太卓尔不群了,他的性情太高洁了。高处不胜寒是什么滋味与结果,只要看看尼采、维特根斯坦就清楚了。顾城在庸常生活面前选择了杀妻与自杀,以结束自己的一生。

最近那个中国才子余虹在肉体与精神的双重困境下,也选择了跳楼自杀。读他的文字,就知道他也是一个典型的唯美主义者。他无法忍受日常生活的庸俗繁琐。他不断地改变自己的生活环境,以保持一种唯美的新鲜感,但是,终究生活到处都是庸常的。唯美,只是生活中的偶然点缀的东西,是不能够当作常态的。太高洁的人最容易把生活的庸俗过份放大。从而比一般人更难以忍受生活的平庸与琐碎。林黛玉其实未必是死于什么肺病,而是死于她无法忍受的庸俗的生活。

 记得著名的自由主义思想家伯林似乎说过,他的幸福与快乐全因为他一生只活在表层。他从来未曾深入地思考过。这当然只是一种谦虚的说法。但是,人生活在表层,思考在表层,也未必没有好处。这又使我想起一句中国名言:“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朋。”正视人的生活的庸常状态是十分必要的,只有这一步坚实了,你所追求的美与卓越,才会有坚实的基石。

  一个人对美的追求与智慧的卓越,都必须以他的现实生活为底座。他那探寻美与智的触角,只能偶尔伸出来,究竟应该伸多长,应该视其生活底座的高低而论。每个民族的底座是大不相同的。音乐之都的奥地利维也纳,古典的音乐,也已经成为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再也不是什么曲高和寡的珍稀品了。相反完全不懂音乐的人反而会在这里很难生存,古典优雅的音乐反而变成日常庸常生活的必需品了。

德国人的厨房早已是按照化学实验室的模式来建构的。在德国做饭想必有做化学实验一样的情趣。日本的抽水马桶,不但能够自动调节温度,用适当的水把你的屁股冲刷得干净且十分舒服,而且还可以放出美妙的音乐。其实庸常的生活也同样可以追求美与卓越,只是究竟能够追求多远不仅取决于你个人的品质高洁程度,更取决于你生活的环境。

  一个浪漫女人带着他那识字不多,小时候很穷,但现在很有钱的丈夫一起去欣赏圆圆的月亮。女人问他丈夫,今天的月亮像什么?他说特别像他小时候吃过的烧饼,说到这里他猛然吸了一口口水咽下了。女人很失望,但是仍然想有些高雅的情趣,因此又问老公,你爱我吗?老公说,爱啊,就像公猪爱母猪那样爱。可见只要是人的生活,就得有一些美。

卓越的智慧与美,肯定不是你生活的全部,但是必定要成为你生活的追求,这样生活才是有可爱的,有滋有味的。

2008年1月14日

       本文录自凤凰博报-2015-03-17 11:39:56-许锡良的博客文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