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予龙:人情的本质是债务和责任  

2015-02-28 00:14:45|  分类: 网络鞠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络鞠英            予龙:人情的本质是债务和责任 - 东方文化观察 -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中国特色的“人情社会” ——予龙

中国广阔的农村金融市场这些年来几乎成为被主流银行遗忘的角落,四大国有银行相继退出了大多数县级以下的行政区域。原来较为完善的信用合作社体系,现在大多数因经营不善,坏账比例过高,融资困难,而陷入困境。但有些地方的农信社却发展迅速,有的甚至演变成了正规的农村银行,成为服务农村、农业和农民(“三农”)的金融服务主力军。然而这些金融服务偏向于为大户服务,很大程度上脱离了为广大社员服务的宗旨。服务类型也很单一,除了贷款就是存汇款业务,至于其他类型的金融服务,如融资、保险、租赁等,却很少涉及。现在外资却盯上了这个角落。

通过对全国十六个省区5千多份调研问卷的分析,我发现超过半数的农户有借贷需求。调研数据显示,在这些农村地区,尽管正规的金融服务非常有限,但各种借贷活动却十分活跃,近半数借贷发生于亲友之间或由亲友担保的民间借贷,其次是向农信社借贷,向银行借贷不到5%。尽管我国的法律对非正规的营利性借贷机构有着严格的限制,但这并不影响近乎猖獗的民间借贷和融资活动,有些地方还出现了营利性的地下钱庄。

调研中还发现,绝大多数借贷是带利息的,许多地方都有不成文的规矩,凡是用于营利目的的借贷,即使是亲友间也会带利息。也有三成的农户则表示,必要时可以接受年息15%以上的高利贷,通常人们把高于银行借贷利息一倍以上的借贷称为高利贷。由此可见,农村的借贷需求还是很大的,供给基本取决于借贷的成本和目的。

在征信机制缺失或不完善的条件下,农村借贷风险尤为突出, 而信用风险管理手段却很有限,信用问题极易演化为农村不和谐的发声源。当年正值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孟加拉平民银行的创办人默罕默德·尤里斯,他正是在为贫民提供小额贷款方面贡献卓著而获世界公认。他所采用的信用风险管理方式就是“连坐制”:借贷人自行组织成五户小组,被审核批准后,成员轮流借贷,由组里最贫穷的两户开始,等到前两人开始还款3个月后,另两人开始借贷,再等他们开始还款3个月,另外一人(组长)开始借贷。如有成员违约,其他成员必须根据原先的约定为其承担连坐责任,替其还款,否则不但借不到款还要吃官司,因此借贷小组各成员形成了互相监督的机制,从而达到了银行信贷风险管理的目的。

其实中国农村信用社早就有过类似的连坐制,村民借贷时,一个村只要有人违约,全村将被牵连,上黑名单,以此达到村民互相监督的目的。相反如果持续一段时间没有违约户出现,全村将被誉为“信用村”,户户获益。这是一种株连式的萝卜加棍棒信用风险管理模式,行之有效,可惜这种以村为单位的信用风险管理方法的创始人没有机会获诺贝尔奖提名。

涉农信贷的市场风险既可以随天灾而至,也可能受市场的价格波动而加剧。农业本来就是靠天吃饭的行业,严重的天灾可以使农户颗粒无收。分散的农户只是农产品的生产者,并不是市场的定价人,即使是丰收的年景,也可能因人为肆意炒作或市价崩溃而惨遭亏损。无法承受损失终将导致信用违约的发生。

对大型商业银行或外资银行而言,直接介入农村借贷的成本和风险确实很大,如果采用提高价格对冲风险的做法,恐怕难以被普通客户接受。培养具有抵押能力的高质客户应该成为他们进入农村借贷市场的第一步。其次应该考虑间接进入农村市场,也就是进入信贷及其他金融产品批发市场,把大部分风险和部分利润转让给本土化的微金融服务机构或代理商。除了借贷外,其他类型的金融服务也有很大的市场,包括保险业、投资理财管理、租赁业等。

毫无疑问中国农村金融服务业的潜力巨大,但受到诸多因素的制约,尤其是政策因素,如农村土地金融几乎就是一块空白。虽然有些地方可以把林地及林木作抵押,产生现金流,让沉睡的土地价值变成资本,参与乡村建设与发展,但农田与宅基地仍不能流转,致使大量的土地资本沉睡在农村大地之上。

中国大部分农村早已今非昔比,居民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而大多数都是亦工亦农,或亦商亦农。在我们随机采访的农户中,中老年人和妇女占了大多数,大批农村青壮年选择外出打工、经商、就学、从军。这恐怕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一次大规模非被迫的离乡背井,离去的人们会有相当一部分选择客居城市,他们的第二代就更不用说了。然而,大部分人仍保留着乡下的户口、耕地和房产,这里仍将是他们最后的归宿之地。发家时,他们将衣锦还乡;落魄时,他们仍有避难之所。我的直觉是,农村居民对生活的期望值和幸福指数都高于普通的城市居民。

虽然青壮劳动力减少了,但农村的经济活力依然强劲。富裕的农村居民极少以务农为业,而是致富于商业、交通运输、建筑、采矿、制造加工业等非农行业。GDP导向的地方发展政策给农民提供了诸多致富,甚至暴富的机会,也助长了城乡居民盲目的趋利行为。城市的扩张使近郊土地迅速升值,农民手中土地相关的资产价值翻番又翻番,但因土地征收在不同时间点上的不同价格,常常因补偿不公的问题而引发诸多的不满和抗争,甚至暴力冲突。

部分地区宽松的资源和环保政策使得当地居民从矿产开采和生产活动中暴富,为了短期的利润而不计后果。暴利的行业和企业行为,对正常的经济实体带来极为负面的影响,后者有的效法暴利企业,把成本转嫁给消费者和环境,有的放弃本行业而进军矿业、房屋开发等暴利行业。部分农村地区的经济和社会环境也不是很健康。

从听到和看到的农村各项发展中,从那些不土不洋的新建楼房中,我既看到了希望,又预感到了危机。如此无约束的高速发展能持续吗?按照目前的势头和质量,以及GDP增长的需要,不用20年,这些新建的楼房中大部分又将被推倒重建,甚至可能在新农村建设的旗号下进行全面迁村改建。日新月异曾经是令人振奋的词汇,如今却喜忧参半。国家的资源能经得起这样的反复新异吗?至今我依然看不到中国农村未来的模样,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来个百年大计、一步到位。看看欧洲,大部分村镇建设几百年前就已定型,尽管主人换了一代又一代,村庄小镇风貌依然如故,魅力无穷。难道我们就做不到? 

我有时在想,这个世界是不是得了什么病,喜欢吹泡泡。大洋彼岸的华尔街正忙于玩金融泡沫的游戏,而我们国家的城乡也在上演拆-建-拆-建之类GDP泡沫大戏。

在多个省的调研过程中发现一种奇怪现象,农村既缺资金又在输出资金,资金流入农村的主要来源是在外务工所得,用于改善生活和居住条件,包括修建房屋,购买家电家具、机动车辆等,少部分用于生产。流出的资金多半用于在城里买房和子女教育。在河北省的一个边远农村,有一农户可以说连家里的门板都残缺不全,却举债30万元钱,几乎全村都是债主。

当我惊叹地问到借贷的用途时,农户毫不隐瞒地说,他在筹资给他大学刚毕业的儿子在北京买房,儿子在国家海洋局工作,有了房子才能娶媳妇。从他自豪的语气中可以看出,儿子考上大学并留在北京工作,再加上国家干部的身份做抵押,给老汉家赢得了很高的信用,村里的人都争相情愿借钱给他。至于利息,老汉说借信用社的钱要付利息,儿子在帮他还着,其他村民和亲戚的利息,老汉含糊其辞,说不上来。至于儿子的债务偿还能力,老汉似乎并不在意,相信只要儿子现有的身份不变或变得更好,债主们不仅不会在意这些利息,可能连本金都无所谓。亲友之间互相资助、无息借贷,甚至无需还本,都是常事。那些乡亲的债会被转化为人情债务,铭记在当事人的心里,并由老头转移到儿子身上,有朝一日这些债务将成为儿子的责任。

人情是中国社会价值观的一大特色,人情与信用是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弟。两者都有相应的价值,两者之间的关系十分微妙,时而难以辨别,时而可以互相转换。在商业运作上,到位的人情关系和人情运作,效果等同于或胜于商业信用。与信用一样,人情也是资产,可以借用、寻租和转让,甚至还可以兑现。从我们的调研中发现,有形的人情支出是农户最大的家庭开支之一,仅次于生产性支出和衣食住行的花费,占家庭总支出的20%或总收入的12%以上,而且收入越高者,人情费用支出比重越大。

人情费用主要是指花费在请客送礼、礼尚往来、实物帮助或施予恩惠的付出等,而广义的人情当然远不止这些,还包括感情和时间的投入。通过计量模型分析,我发现农户的人情投入与收入的相关系数为2.32,可以理解为1元钱的人情投入平均获得的回报是2.32元,远高于任何形式的资本回报率;也可以理解为,要维持现有的收入水平和生活方式,平均要将收入的12%花在人情相关的开支上。从金钱的角度,那些有权有势、有关系和有专门技能的人可能是人情的最终净收益者。就社会而言,所有的人都为此付出成本,但又是受益者。在商业化盛行的今天,农村依然保留着传统的人情和信用观念,构成了独特的乡土价值观。都市人的人情价值观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正在走向商业化。

人情的存在不仅扭曲了看似普世的信用价值观,令许多商业信用模型失灵,更使得社会及商业关系复杂化。久居美国的中国人,回国后总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制约感,不能像在美国那样我行我素,优化自己的行为与花费。比如我的多年好友汪之平,也曾是邻居,他的职业是司机,原来给单位开车,每次我出国他都主动把我送到机场,本来打车费用不到一百元,但我总觉得过意不去,每次回国给他的礼物都在五百元以上。后来他自己买了一辆中型货车,专门给人运货搬家。有一次我从广东购买了一套家具,从货运站直接租了一辆货车并请人运回家,共花了400多元。此后这位朋友见到我就变了样,我感到莫名奇妙,后来才明白,我没用他的车和服务伤害了他,他觉得我瞧不起他,不近人情,更不够朋友。如果我用了他的车和服务,他肯定不会收我钱的,收钱就不叫朋友,但肯定要欠他一个人情,而要偿还这个人情,我可能付出的要远大于这次运输费。

人情与信用一样,是可以作为金融杠杆使用的,汪之平就善于运用人情杠杆,让他赚得了两套价值不菲的房产,如果这些全凭他的收入,恐怕这辈子都难以实现。其中一套的来龙去脉我比较清楚,那是两年前,他给一位姓曹的客户搬家,从北三环内搬到西三环外,因客户家东西比较多,他跑了两趟,但只收了一趟的钱,客户要多给他钱,他不收,因此给人留下“诚实”的印象。当他了解到客户从北边搬到西边的原因是为了客户父亲看病方便,他父亲得的是一种混合结缔组织病,好几年都治不好,而且有扩散的趋势。小汪不仅对他老人家关心有致,还四处打听哪里能治好这种病。我父亲曾是一家医院的主任医生,当他向我父亲了解情况时,我父亲给他推荐了退休前的一位同事。后来他就跟这位医生熟了,把他推荐给姓曹先生,还委婉地说明他经过“千辛万苦”才找到这位名医。

后来曹氏父亲的病果然被治好了,曹氏为了答谢小汪,给他送了重礼,他坚决不收,后来勉强收下,但又转交给了医生,并告诉医生是曹先生送的。曹氏得知后十分感动,觉得又欠小汪一个更大的人情,他对小汪说,以后无论小汪需要什么,他都愿意帮助。曹氏是位来自天津的成功商人,在北京有多处房产,既是个大孝子,又有北方汉特有的豪气,汪之平早就看到了这一点,并把他锁定为金融杠杆的轴心。

有一次,他买了一袋水果,“顺道”去看望曹氏的父亲,在问寒问暖中,他顺便提到如今房价高企,而他一家人仍寄人篱下。他那看似无意,实为点到为止的话语,却令曹老头对他起了恻隐之心。虽然他当时没说什么,事后却跟儿子说,小汪是个好人,他现在家里居住有困难,能不能帮他一把。第二天晚上,曹老板就来到小汪家里看望他,正好小汪的母亲和姐姐都在那里,还有妻子和儿子,看起来70多平米的房子显得拥挤。小汪热情地接待了客人,曹老板直言要把北三环的房子原价让给小汪,钱什么时候给都可以。小汪早就等待着曹老板这句话了,立即答应并成交了。

四年多前的原价,差不多35万元,只是此时市价的三分之一强,而且不用立刻交钱,这给了他充分运作的空间。房子过户后不到半年,他就以该房子做抵押,贷款在三环外买了一套新房。两年后,房价涨了许多,他卖掉旧房,还清了新房的按揭贷款和欠曹先生的房款。就这样,汪之平通过人情杠杆,只花了少量的钱,就赚取了一套124平方米的新房子。

当然,可以把部分与人情相关的支出解释为缴纳人际保险金,在关键的时候能够起到相应的保障作用,相当于保险发挥效用,而覆盖的内容远大于保险公司所能提供的业务范围。就像汪之平,曾经常询问我家里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家里父母渐老,关键时候确实需要有个照应,这些年来他确实做到了。这样看来,那些人情费用并不算贵。农民支付的人情费用可以产生出双倍的产出效果,说明人情网络在人们生活中发挥着正面的作用。无论在城市还是乡村,人情脉络广并善于利用关系的人,各种机会显然要比他人多得多,花费自然也会更多些。

但是,人情又是一种债务,一份责任,无形地制约着人们的自由,使人在得到情感保障的同时,也让人倍感还债的压力和义务,甚至感觉到是在为别人活着,有一种说不出的牵挂和不安。在官场上,人情与社会信用是官员内在矛盾的纠结点,他们时常要在成为孤家寡人和滥权之间做选择。

在这些方面,中美两国的生活反差尤为明显,许多刚刚移民到美国的中国人,可能会有一种解脱的轻松感,但不久便会感受到社会的冷漠和人情的淡漠,觉得美国社会是那么的功利。接着,他便很快又发现,取代人情纠葛的便是信用(账单)、身份、就业、税表、保险、退休金等一系列实实在在的纠缠和压力。

同样,许多老外来到中国时,可能会有一段短暂的兴奋期,会受到中国人的“热情”对待,但却很快发现自己很难融入这个社会,因为他们不懂得中国的人情世故,处处表现得“小气”和“不可理喻”,多半后来都因莫名其妙的疏远感而选择离去。


(选自《疯狂的信用》,予龙著,东方出版社)


本文录自凤凰博报-2015-02-27 09:25:36-东方文化观察的博客文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