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最理想的夫妻关系是什么样的?“古风妻似友”  

2015-11-14 19:21:22|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赵园谈明清之际士人--“井田”是中国士大夫世代相传的理想
    最理想的夫妻关系是什么样的?“古风妻似友” - anshzhou - anshzhou

赵园

知名学者

园,1945年生,河南尉氏人。1969年北京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1981年北京大学中文系研究生毕业,师从王瑶先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著有《北京:城与人》《地之子——乡村小说与农民文化》《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 《制度?言论?心态——<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续编》《易堂寻踪——关于明清之际一个士人群体的叙述》以及散文集《独语》《红之羽》等。

    我们首先要解题。首先就是“家族”,我觉得在五六十年代的语境中,宗族史没有什么发展的空间,当时跟家族有关的论述多半是批判性的,家族、宗族多半是负面意义上的。所以宗族史的研究没有展开的可能,不要说宗族史,连社会学、法学在很长时间内都近乎被取消。宗族史兴起是八十年代以后,尤其到九十年代和九十年代以后,至于近期配合形势,当然会有更多宗族史的论著出现。但是我应该说明的是,因为这些材料差不多两三年前就准备了,所以近两年这方面有什么新的进展,我并不了解,我已经转到了别的方向。书稿完成之后,我的习惯往往是不再回头做,甚至有机会修订的时候,一般是不增补的,只是来订正错别字、硬伤诸如此类的,不会再增补内容;甚至这一本书出来之后,自己都不重读,常常是这样子。所以这样一个题目做完了就跟它告别。

关于家族,因为九十年代之后的宗族史有很多论述,所以我就列举了一些条目或者引文,大家可以迅速地看一看。

杜正胜《中国式家庭与社会?导言》:“关于社会结构,我们认为家庭家族和邻里乡党是中国社会最基本的两环,前者属于血缘的联系,后者属于地缘。但血缘和地缘在中国基层社会中又有某种程度的覆合”,“由家而族,由族而乡党,有时是血缘一脉贯注的”。关于“家庭”—“家族”,杜正胜的界定是:“凡同居或共财的称为‘家庭’,五服之内的成员称为‘家族’,五服以外的共祖族人成为‘宗族’。”(同书《编户齐民》)

杜正胜是台湾学者,他是这方面研究的专家,他的论述是有权威性的。杜正胜界定家庭、宗族和家族,说得很清楚。只不过五服涉及五种丧服的等级。我曾经插队两年,我发现农民会说“这是出了五服的”,当时我完全没有这个概念,因为我在城市里生长,五服是指什么呢?我到现在也不甚了然,只是看了《礼记》,知道《礼记》说丧服的等级是五服,大家如果有机会可以看一看百度,比我说的要准确。

下面是“伦理”,我要引用的是梁漱溟《中国文化要义》中说的“中国伦理本位社会”,他把中国伦理本位社会归结为中国缺乏集团生活,我想在梁漱溟之后会有很多讨论,因为不是我主要讲的题目,所以不再展开。像伦常、人伦日用,不光是古代生活,也是现代生活的基本面,我觉得到马克思设想的共产主义社会也许会不同,在那天到来之前,它都是社会生活的基本面。马克思有一句话,人的本质是人的社会关系的总和。社会关系就包括古人所说的五伦,当然我们现在不说君臣,我们就姑且开个玩笑,比如领导和群众诸如此类的,我们把它扩展成朋友,也可以包括同事等等,大致可以涵盖我们所说的社会关系。另外也有师生,在座的大部分是北大的同学,我建议你们读一读生前被奉为国学大师的季羡林先生的《牛棚杂议》,看一看那个非常时期的状况。朋友一伦在我看来是五伦中最平等的一伦,所以别人会说“古风妻似友”,什么样的夫妻关系是最理想的呢?像朋友一样。四海之内皆兄弟,这是五伦当中最平等的伦理关系。

现在中国伦理关系发生很多变动,比如说最近伦理剧很多,我在骨折以后住院期间看了一个伦理剧,叫《你是我兄弟》,张嘉译、邓超这些人演的,可能在座的都没怎么看过。我对伦理剧很感兴趣,最近看到最精彩的就是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爱》,讲一对老夫妻,他们怎么样在余生中相互扶持,结局虽然很悲惨,但是仍然包含了爱。因为大家很年轻,可能对这种题材并没有我这样的感触。我就说一个比较时尚的,比如《神探夏洛克》,我是在电视上看的,看《神探夏洛克》,最感兴趣的就是这两个人的关系,略有一点同性恋的味道,但是处理得非常节制和含蓄。我看得还是很感动的,福尔摩斯和华生的关系,同时在演的其他版本我都看不下去,我觉得太动作了,我更愿意看英剧很细腻、很含蓄的处理方式。

“家人父子”,咱们首先看最经典的论述,《易?家人》。关于书名我比较犹豫,是不是应该用《家人父子》,我春天到台湾跟台湾的明史学者有一些交流,还跟他们征求书名,我说这本书里70%是讲夫妇这一伦的,父子只有30%,在座的是不是能够给我提供一个更好的书名?但是如果看经典的界定,确实他们都属于家人,夫妇毫无疑问属于家人。但是有一点是需要注意的,就是古代中国的家庭有时候把僮仆称作家人。比如明亡的时候方以智在北京没有逃掉,他在北京城到处躲藏,最后是家人带领清军把他找了出来,因为如果不找出来,他会连累大家。我以为那个“家人”就是指僮仆,而不是指他的老婆、儿子,“家人”有时候这么用。但我在这儿就是讲的家庭里面的父子、夫妇、兄弟,这个是需要说明的,因为大家可能看古典小说就会看到老家人和这个家人不是一个意思。

我不止一次说过我对于人世的兴趣,本来我是做文学研究的,关心人世也是跟我的学术有关,我的兴趣就在研究人的世界,家人世界是人的世界重要的构成部分,我想大家不会有什么异议。当然现在我们的世界,比我们古人要宽阔多了,但是家人世界仍然是人的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点古今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我必须要说明,因为这本书副标题是“由人伦探访明清之际士大夫的生活世界”,这个副标题就很重要,首先界定了时间是明清之际,人群是士大夫,生活世界还应该说不限于本书由人伦方面观察到的这些方面。我在病床上的时候,有一个宁波的先生,他请我参加他的书《南华录》的座谈,当时我不能够参加,他那本书其实展开的也是士大夫的生活世界,但是是由物质文化的角度展开的。这个就和我取径的角度不同,《南华录》涉及众多人物多方面的生活面貌,而且涉及物质的层面,而物质层面正好是我不熟悉的,所以我不能从这个角度展开。我很佩服我的文学所的同仁扬之水,这是他的专长,要做这些研究,就必须下像扬之水一样的工夫。

在我看来,社会史概念引出之后,大大扩充了史学研究的领域,很多原先由单纯的政治史来考察的朝代更迭史等等,后来就纳入了物质文化史、日常生活等等,包括民间社会,史学研究的领域就宽广得多。我这里其实也可以纳入广义的社会史的研究范围,但是我应该说明,这本书其实是更偏于文学的。本来我并没有跨学科的设计,无意中好像踩到了史学的边缘,别人很容易用史学的规范说你做得不是史学,那么我就在各种场合,既是自我解嘲,也是警示,我说我做的不是史学,我做的是思想史和文化史;而且我应该态度更谦卑一些,更应当说我的研究处在思想史和文化史的边缘上,避免思想史家挑剔我做的不是思想史。眼前的这本书所处理的很多是感性的士大夫生活场景、生活面貌

所以我逐渐地又有一点向文学回归的意思,但是也到此为止,不会回到中国现代文学、中国当代文学研究,那个时段距离我也已经很遥远了,不可能再回去。所有的学术经历,都不可能重复。如果我现在再写一篇《萧红论》,肯定是很糟糕的,我绝不敢尝试,当时能够写到那种程度,我反而很惊讶。我重读的时候,常常对自己过去曾经写作的书很惊讶,想我当时怎么会这样写,这么表述。黄子平有一个说法,就是自己佩服自己,我现在看着《想象与叙述》的校样,自己佩服自己,自己现在已经写不了这样的东西,那时候为什么思维会这么活跃,有这么多想法呢,现在已经没有了。过去的现代文学和当代文学研究,也使我有类似的感觉。这既是悲剧,也是喜剧,只能说你的生命一部分过去了,流逝了,不可能再回来。你的能力既在提升之中,又在流逝之中。所以我可以跟诸位说的就是抓住现在,现在能做什么,全力以赴地去做,不要等将来,不要把这个计划往将来推。

本文录自凤凰网《读书会》2015-11-第207期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