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寻找遗失的情书  

2014-06-30 07:21:24|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有人扬言要拍卖钱钟书先生书信手稿的事,闹得很多人心里都不爽,生气,甚至愤懑。其实我也郁闷,只不过我的郁闷另有缘由。

 话说我念高一的1980年,也就是我14岁那年,因为当时的高中只读两年,所以第二年就要参加全国统一高考。可恰逢年初,县文工团解散了,其当家花旦,名叫果果的,被安置到我们学校插读,且插到了我们班。果果虽然只比我大3岁,但,许是演员都较常人更为早熟吧,人家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她那凸凹聘婷的形体,严重地令我们想入非非。
    说实话,我们学校也并非没有同样身材的女老师,但老师是何等神圣,即便梦中偶尔隐现人家的曲线,那可都是严重的不敬和亵渎。但这个果果不一样啊,她是咱们同学!最要命的是,果果漂亮得太不像话,与她相比,我们班原先那几个稍有姿色的女生,简直像今天的李宇春,根本都不能算是女的。班主任似乎也发现了危险,就把果果安置在教室的最后一排,还独坐一张课桌。但那没用,谁也没法按捺我们男生内心里的那点儿蠢蠢欲动。
    我的同桌,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就是性格有点儿怯懦,被大家叫做小蔫。尽管小蔫比我还大两岁,但严格地说,他只能算是我的跟班,也就是今天所说的马仔。比如我叫他往东他不敢往西,叫他打狗他不敢骂鸡。诸如此类。
    但是某日上午课间,像往常那样做第六套广播体操时,我被命运安排到了果果身后。在做踢腿运动的时候,所有同学的腿都只能踢到胸腹之间,唯有果果,总能把腿踢过头顶!坦白地说,我当时就遭受了电打雷劈,之后整整一天,基本上浑浑噩噩。熬到晚自习之后,我躲在被窝里,嘴巴含着手电筒,写了整整一夜——那就是我的第一封情书,写了整整28页信签纸,估计得有8000多字!也算是我的第一篇“作品”。
    第二天我自然是请病假了。但第三天,我精神抖擞地花1毛5分钱买了个巨大的信封,把那8000多个优美的形容词与仰慕语给塞了进去,密封之后,我叫来小蔫,庄严地嘱托他:务必将它转交给果果。遥想那时我的表情,一定比燕太子丹送荆轲上路时还要肃穆……然而当天下午,班主任就把我请进了办公室,他晃了晃手中那个已经被打开了的、我无比熟悉的大信封,从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开始,痛心疾首地把他对我的失望表达得淋漓尽致。其间诸如周幽王、李隆基、吴三桂等无数败类的例子,搭调的与不搭调的,多得都记不清。尤为严重的是,当夜,我接受了父亲平生唯一一次极其严厉的皮肉教育!虽然他嘴里自始至终只有一句话:叫你早恋!叫你早恋!
    躺在床上疗伤那一周,班主任让小蔫天天把课堂笔记拿给我抄,我抄不完,他就帮着抄。所以待我能自己坐在教室里之后,虽然很快就知道了正是小蔫把我的“作品”交给班主任的,但我只能不再理睬他,却不方便报复了。至于果果,除了能绕开我就绕开,实在避不开时就低着头之外,还是一如既往地让人浮想联翩。
    次年,1981年,小蔫考取了省内某非重点大学,果果居然也考上了一所专科学校,而我上了华东师大……很多年之后,在昆明,收到了小蔫与果果的结婚请柬,那天我喝得酩酊大醉,结结巴巴地说了无数遍“小蔫你小子不够意思”!小蔫竟然厚颜无耻地说,当年咱们全班男生哪个对果果没有想法?只不过你的贼胆最大罢了,可最没希望的也正是你,人家果果比你大3岁呢,虽然学习成绩数你最好,但你分明还是个小屁孩嘛!如果真跟她早恋了,你还能有今天?我说:你这叫什么屁话!我那分明不是早恋,只不过感情比较丰富罢了。果果连忙打圆场,说当年如果不是小蔫把自己的课堂笔记全部让她抄习,她也不可能考上专科。
    原来如此!正所谓相逢一笑泯恩仇,本来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不料近日因为钱钟书先生书信手稿将被拍卖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令我有所触动:当年给果果的情书,那可是我的第一部手稿,未知有人拍卖否?纵不值钱,哪怕有人拿来勒索,即便倾家荡产,我也是要把它“拍”回来的!于是致电小蔫,才赫然得知,人家已经是副厅级领导了,他说,你那破东西,交给班主任后我这几十年就没再见过。“那么果果呢?她知道吗?”我问。小蔫说:“自始至终,她就根本没看到过。当时我是直接交给班主任的,她只是知道有这么回事而已。”我深为感慨,大约也只有像小蔫这种暗地里无耻的人,才能混到他今天的位置吧!感慨之余,又致电老家,询问当年班主任下落,结果得知,他老人家年初就去世了,他家的房子,也已经被拆掉。
    唉!我倒不怕被人侵犯自己的隐私、著作等什么狗屁权益,但要想找回那封情书,只怕是没指望了。


                2013年5月30日于昆明西坝坊

 本文录自凤凰博报-2013-05-30 18:41:11-沧浪客姚霏的博客文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