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临时工,一个充满痞子色彩的权力"智慧"  

2014-09-05 05:39:25|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刘雪松一场以“临时工”为名的权力游戏,民众都会将其记在政府的账上。舆论批评之箭,并不会因为“临时工”的挺身遮挡而让政府职能部门形象完好。民众相信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无论你是正式工还是“临时工”,当你站在社会管理的第一线,你代表的就是政府形象,你行使的就是政府职能。——刘雪松 凤凰评论特约评论员

   如果要排一个2013年度风云人物的榜,临时工不排第一,便是有眼无珠。

“临时工”,这个21世纪到目前为止,中国最为政府卖力的社会角色,以出身入死的大无畏精神,担当着政府众多职能部门的主力军,为“中国特色”四个字,描绘了最为深刻的一笔。他们将群众工作、社会管理工作,带到了对敌斗争的境界,并在这场斗争中,屡当炮灰,甘戴污名。所以,每一个被领导就地除名的“临时工”,都是赤壁之战中的“偏将军”黄盖。要不然,不会前一个“临时工”倒下去,无数个“临时工”站起来,并且,一个个甘愿前仆后继。

民众不解缘何屡屡遭遇“临时工”,有专家智者为民众把脉称,问题出在编制上,“干的是21世纪的活儿,用的却是上个世纪的编制,这是导致一些单位被迫大量使用编外人员的原因”。

 我看这所谓的专家智者,可能只说对了“临时工”最初的体制成因。而今天“临时工”的含义,已经完全超出了编制体制的范畴,正成为一种社会管理现象。它在职能部门中,已经成为某种管理的“智慧”,成为一盘正在下着的、做群众工作的“大棋”。他们在用起来越来越顺手的“临时工”身上,既找到了身体力行的替代品,更找到了维护权力的安全感。

有的事没人干,是因为有的人不想干。他们集权力与铁饭碗高人一等的编制在,是不屑、也不便干那些与人民群众拉拉扯扯这些痞子一样的事的,所以有了“临时工”。

有的人没干事,但那些看上去像痞子一样干的事,如果年底属于成绩,那一定算在了他们身上。如果是延安城管“飞腿踏头”这样的坏事,那肯定是领导没干、有编制的没干,问起责来,都是“临时工”干的。人家是“临时工”,都开除了,说明领导是重视的,“临时工”下场是可怜的,社会舆论还想怎么着?

这是一种具有痞子色彩的“执政智慧”,它将“临时工”,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根本就不复存在的用工角色,推到了最为棘手的社会管理风口浪尖,以确保不伤政府形象、不丢官员乌纱帽的绝对安全,去构成民众生存的不安全感。在他们眼里,“临时工”是个可以不负社会责任的特殊群体,属于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不确定职业者。他们用歧视的腔调,将自身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法律责任,扔到了民众眼中原本属于弱势群体的“临时工”身上。

这是一种“你能怎么着”的痞子腔,是“家丁不跟贵族姓”的蛮横调。全中国的政府职能部门,用多少纳税人的供奉雇用了多少“临时工”,这是个神秘而又难测的数字。新华社最近在一篇调查报道中分析,在不少地方的城管、交通、治安等部门,正式编制人员与“临时工”的比例,一般都在一比三。也就是说,这些职能部门绝大部分的工作,都是由“临时工”在挑大梁。他们明知这些“临时工”会出问题,就像这些“临时工”明知自己不出问题才怪一样,与民众、与社会舆论,不厌其烦地玩着“请进来——滚出去,再请进来——再滚出去”的执政“智慧”。他们不把“临时工”当工,其实是不把“临时工”犯错当错,不把纳税人的供奉当钱。

但是,每一场以“临时工”为名的权力游戏,民众都会将其记在政府的账上。舆论批评之箭,并不会因为“临时工”的挺身遮挡而让政府职能部门形象完好。民众相信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无论你是正式工还是“临时工”,当你站在社会管理的第一线,你代表的就是政府形象,你行使的就是政府职能。他们相信,“临时工”或者正式工,是你政府部门内部分工问题,他们同样花的是纳税人的钱。因此,每个惹事的“临时工”身后,都有着权力的放纵与指使。

每一个以“临时工”做替罪羊而开脱责任的官员,他们看上去保全了自己的官位,保全了职能部门的形象,但他们的身上,都欠着民众对政府的感情债、对法治的公平债。

这将是一笔雪球般越滚越大的民众债、社会债。清理这笔债务,必须首先下决心清理门户。但清理门户,不是靠“改临归正”扩充编制,也不是将“临时工”扫地出门。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彻底打碎正式工靠编制吃饭的铁碗,清除“临时工”这个原本就不被法律认可的名词,做到谁用工、谁担责,下属违法、领导问罪。否则,政府在民众心目中的公信力,迟早会被痞子的权力和痞子的“临时工”,上下齐手糟蹋殆尽。民众眼里,所谓的社会管理的“智慧”,只不过是一帮耍小聪明的痞子,在民众面前耍耍流氓而已。

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彻底打碎正式工靠编制吃饭的铁碗,清除“临时工”这个原本就不被法律认可的名词,做到谁用工、谁担责,下属违法、领导问罪。否则,政府在民众心目中的公信力,迟早会被痞子的权力和痞子的“临时工”,上下齐手糟蹋殆尽。

 本文录自凤凰评论-2013.06.21 第18期 总第18期-作者:凤凰网特约评论员刘雪松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