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难以再现的焦裕禄精神 ——东风就是唤不回  

2014-05-30 00:04:32|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六月,陪母亲兰考一行。——她想见张钦礼的夫人刘秀枝,说说话,还想看望张钦礼的战友们。而我则想拜谒张钦礼的陵墓,细细观察陵墓周围壮观的碑林。

我最后一次去兰考,是1975年,随长影“三春柳”(焦裕禄的故事片名)摄制组去体验生活。自那以后,虽常见兰考人,但是再也没有去过。故,时隔37年后旧地重游,肯定会有一些感慨。所以搞出几篇文章。

世间有些人和事,真格天注定,缘分所致,一旦交结,终生为伍、为友,同患难、同甘甜。我和兰考就是这样。因为我父亲写《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的原因,从中学起,兰考就进入我的世界,眼所见,耳所闻,心所想,脑所思,从未间断过,也无法断开。我对兰考和兰考人的感情、思想,敢说比一般人更热烈,也更深入。

随着岁月流逝,经历丰厚,我也不断加深对“兰考”的认识。这种认识已经不是一个焦裕禄所能承载了。概括说,兰考这个地方,折射出我们国家从1949年到1976年的农村历史,政治、经济、社会历史,其中既有普遍意义,也有典型意义,其素材之丰富,囊括之完整,即使在河南这种农业大省,也并不多见。

兰考,是个可以颠覆你的观点,使你产生新思想的地方。

文革前,河南省出过两个有名的县委书记,都是战天斗地型的。一个是林县县委书记,劈山太行侧,领导全县人民修建红旗渠的杨贵;一个是兰考县县委书记,治风治沙治盐碱,“心里装着全体人民,唯独没有他自己”的焦裕禄。

1965年,新华社播发了记者周原等人写的长篇通讯《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文章从焦裕禄抓生产,抓改造自然环境,抓民生入手,而不是从抓阶级斗争入手,通讯轰动全国。时至今日,比较起来,知道焦裕禄的人还是多些,可见这个形象有时间穿透力。当今社会世风日下,有些人仗着自己是父母官,便虎狼当道,欺男霸女,巧取豪夺,置百姓于倒悬。故而,人们希望能唤回焦裕禄,唤回焦裕禄精神。时见有领导拿焦裕禄当旗帜招摇、呼唤的报道。

在《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发表30年后,新华社又播发了一篇《人民呼唤焦裕禄》的兰考旧地采访,仍由长篇通讯的原作者周原等三人采写。我把此文看做一声叹息。

不知道人们想过没有,焦裕禄这个形象,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在一定的政治、经济、社会、自然环境中产生的。换句话说,焦裕禄的形象是在灾难中产生的。在他出现之前,大跃进、人民公社、统购统销,阶级斗争、各种政治运动,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在他去世后的岁月里,尤其在当今商品经济年代,产生他的形象的环境,以及一些特定的条件都消失了。所以,焦裕禄,包括他的精神,是不可能回来的。当然,我不否认焦裕禄可能假以其他面目出现,但是,那个“在群众最需要的时候,共产党员要出现在群众面前”的焦裕禄,再也不会出现了。

若想再现焦裕禄,重新塑造这个形象,除了再现那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炬外,还要真实的再现那个年代,包括那个年代的黑暗。这可能吗?

丹柯只有在黑暗中,只有在一群迷茫的人面前,他的心脏才能熊熊燃烧。

焦裕禄是1962年年底到兰考县担任县委书记(第二书记),19645月因病去世。他在兰考县工作了一年零三个月。平心而论,这么短的时间,在那样一个积年贫困的农业县,他就是个铁人,满脑子智慧,一年的时间,庄稼只长两季,除非做梦,除非大跃进,否则,他能叫兰考起多大的变化?

但是,焦裕禄又确实使兰考发生了巨大变化。他给兰考人民带来的是什么?有人说是精神,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其实不是,焦裕禄带到兰考的是思想,是改变(贫穷)现状的思想。正是这样一种思想,才能使兰考人民身上具有的吃苦耐劳、自力更生的精神,又依靠着集体(人民公社)凝聚成力量,转化为社会创造力。兰考人民正是接过焦裕禄的这个思想,意识到苦干才有变化的可能,才有改变自己生活的可能。

——改变现状的思想,这才是焦裕禄精神的实质,也是他留给兰考人民的宝贵财富。

焦裕禄来兰考之前,兰考县委、县政府的主要工作就是救灾,县里从来没有生产任务。1968年我在兰考躲避战乱,县委宣传部长卓兴隆对我说,从粮食统购统销到文革前10时间,上级总共向兰考发出不到10头猪的征购任务,兰考都没有完成。

平心而论,依靠国家发放救灾粮款,也不是什么大逆不道。兰考是个常年灾区,地方政府对付“灾荒”,已经有了一套运转机制,发放的粮款虽说杯水车薪,但也不失为一种办法。况且上级还组织灾民外出逃荒,依靠社会力量救灾。问题是,在人生的道路上,当有两种选择出现时,你选择哪一条?是苦干,还是苦熬(等)?苦干,创造自己的生活;苦熬,等着人家来救济你。这种选择,即使今天亦是如此。

有人说,难道精神不是思想吗?不是。中国人从来不缺少精神,就是缺少思想。没有思想的统领,精神只是一时的冲动和热情,只是拿着大刀片砍坦克的壮举,或引起对手的嘲笑,或引起有识者的叹息,当然,也能引起政治家的赞叹。从1840年到现在,到今天,中国人的精神总是被赞誉有加,狂热鼓吹;而思想却往往落到悲惨下场,青山响杜鹃。

我以为,当年发表的长篇通讯《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的缺陷,就是只宣传了焦裕禄的精神,没有将精神提升为思想。——当然,这是今天这样说,有事后卖弄之嫌。

我们可以拿与焦裕禄同时宣传的另一个榜样人物——雷锋,来比对。雷锋是个战士,这是个典型的精神榜样,只有精神而没有思想,其精神的底蕴就是服从,党叫干啥就干啥,对错不管。焦裕禄的精神则是思想型的,他有选择,党叫他救灾,他并不完全服从,他选择了生产,改变兰考的贫穷面貌,为人民创造出一片新天地。

早些年,我曾听吴仁宝讲文革前华西村致富宝典,他说,上级叫我干啥,我就不干啥,叫我种稻,我养猪,叫我养猪,我种稻。——这就是思想。服从则是精神。

本文录自凤凰博报-2013-07-22 11:48:47-乔海燕的博客文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