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冯骥才谈城市改造:我特别痛恨“旧城改造”这个词  

2014-03-10 08:21:19|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多年不变的凌乱发型和1.92米的高大身材令冯骥才在驻地异常扎眼。小组讨论现场、餐厅门口、电梯门外甚至房间走廊,到处都可见到他跟来访记者不停讲话。记者张明术摄

多年不变的凌乱发型和1.92米的高大身材令冯骥才在驻地异常扎眼。小组讨论现场、餐厅门口、电梯门外甚至房间走廊,到处都可见到他跟来访记者不停讲话。记者张明术摄

原标题:多年奋力抢救古村落和民间文化,乡村“守望者”冯骥才——我特别痛恨“旧城改造”这个词

身份: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当代著名作家、书画家、民间文艺家

◎改造。比如劳动改造啊、知识分子改造啊,都是对不好的东西。这个概念促使很多老城在这个过程中被破坏。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把自己千姿万态的城市全部推平,重新造。这个过程基本是房地产商来完成的,根据商业需要盖房子,所有的建筑都是商业建筑,充满了商业化、伪豪华、暴发户式的审美。我们比较大一点的城市一共是660个。这660个城市原本应该是千姿百态的,现在基本上是“千城一面”。

◎城镇化不等于要消灭农村和农民……简单地把他搁在城市里之后,他会觉得自己是低人一等的,城市文化是高等的。他没有适应城市文明,又丢掉了原来的文明,回不到故乡,他的生活经验全部都用不上。这会造成很多社会问题。

作为作家的冯骥才有个习惯:在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记录一些片段和随想。这几年,小本子换成了iPad。全国两会这些天,每天要说太多话,累得他暂停了这个习惯。

今年是冯骥才第32次参加全国政协会议,也是他的第6个本命年。扎上98岁老母亲亲手给他缝制的红腰带,带着过年期间写好的提案,冯骥才再次来到北京。

奔走的“守望者”

冯骥才在全国两会度过的时间加起来已有将近一年。两会时间就像是被他称作人生“四驾马车”的写作、绘画、文化遗产保护和教育之外的又一平行空间。他将过去一年在书斋和田野上想到和看到的东西带到这里。

时间回到上世纪70年代末,青年时期的冯骥才曾是“伤痕文学”代表作家之一。数十年后,他全身心投入对中国民族民间文化的保护,发起并主持了“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对现代社会进程中濒临灭绝的中国民间文化遗产进行普查和保护。人们称他为“中国民间文化的守望者”。

除了作家、画家、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外,冯骥才还是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等。只要有机会,他就会提出与非遗、老城保护相关的提案或建议。这些提案都来自于正在剧烈变化的中国城市和乡村现场。害怕成为失去家园的丧家狗的恐惧,让他在田野、书房、庙堂之间奔走腾挪。

痴狂的“收集癖”

冯骥才特别恋旧。唐山大地震平息以后,他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一位拥有海鸥相机的朋友,背着借来的相机他爬上废墟。所有人都在找被褥找衣服,就他在那儿拍照,“我要把我整个的家照下来”。一堵破墙上还垂着一本日历,正是1976年7月28日,他把它扯下来,留到今天。

如今,72岁的冯骥才还保留着母亲月子里给他穿的小衣裳,“那衣裳里还闻得到我小时候的味儿呢”。他从小就对生活留下的痕迹有收藏的嗜好,在巴金那里他发现自己不是唯一一个有收集癖的“怪人”。

“一个人应该把他经过的事情记下来,这个想法也贯穿我写《一百个人的十年》。这也是作家的本质。我后来听说巴金连每次出去的机票都留着,挺感动的,他珍惜生活的每一片羽毛,不让它轻飘飘过去。”最开始冯骥才收藏票据、照片,甚至妻子搓薄了的搓衣板。

冯骥才说,自己后来做文化遗产抢救也一样,“我们见到的每一样东西都必须做档案。民间文化,就是时间创造的财富。”如果文学是最初对心灵史的回溯、记录和备案,后来对民间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老城老街、乡土中国的抢救和记录则是这种收藏和留存的扩大和延伸。

从书斋走向田野,从城市回到乡村,冯骥才将这种生命的转向,归因于“自己是一个知识分子”。在许多不同代际的中国作家在烦恼灵感的消失和市场的诱惑时,冯骥才早已经成为一个痴狂的行动者。朋友们从最初的不理解到后来一起同行。韩美林说,大冯做的事,我相信。

悲观的“失败者”

在小说、散文、画作里,冯骥才常常是一个圆满自在的生命体,他喜欢美,也懂得享受热烈的俗世生活。只有在提到传统文化保护的时候,他会常常抛狠话,“非遗保护法成一纸空文”“政府的暴发户做派”“我痛恨旧城改造”。

“粗暴的城镇化进程,对中国文化的根,特别是对非遗,是一种断子绝孙式的破坏。我们历史文化的根在村落里,我们的非遗绝大部分也在村落里,我们少数民族的文化也都在村落里,如果村落消失的话,这些都不存在,就无所依附了。”

72岁的冯骥才,最怕“想保护的村落最后还是消失了,要保护的街道最后被改得面目全非,想保护的文化遗产被定位国遗,可还是无人问津”。他烦恼于自己的“力不从心,再年轻10岁多好,能多做很多事情,感觉时间来不及了”。

沉思后,他依旧悲观地把自己视作一个失败者:“如果你把一个事情看得特别重要的时候,你就觉得自己是失败者,像文化抢救的事是永远做不完的,什么是成功啊?对我而言没有成功,只有失败。”

【对话】

谈城镇化不等于消灭农村和农民

问:今年你带来一个关于古村落保护的提案,你提到在城镇化过程中,要留住乡土中国的乡愁,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冯骥才:城镇化这方面我觉得我们国家越来越理性了,比如说去年中央城镇化会议提出要见山见水,留住乡愁。但是我们前一段时间的城镇化是有问题的,以为把农村、农民变成城市和城市人那个样子,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就是城镇化。

问:那你所认为的城镇化是怎样的?

冯骥才:城镇化不等于要消灭农村和农民。我们不要认为农耕文明就落后于城市文明。农民更加懂得天人合一,懂得尊重自然。每个村子有村规民俗,做人是有底线的。简单地把他搁在城市里之后,他会觉得自己是低人一等的,城市文化是高等的。他没有适应城市文明,又丢掉了原来的文明,回不到故乡,他的生活经验全部都用不上。这会造成很多社会问题。

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历史文化的根在村落里,非物质文化遗产绝大部分是在乡村,如果村落没有了,这些文化遗产会全部消失。这还是问题的一半,还有一半是更重要的。少数民族大部分生活在乡村,如果乡村没了,自己的文化没了,这个民族也就不存在了,无所依附了。

谈城市“改造” 660个城市“千城一面”

问:刚才我们说的是古村落,在城市中也有很多古城、老城和历史街区。对这些年城市中进行的这些“改造”和更新你怎么看?

冯骥才:我特别痛恨“旧城改造”这个词,这应该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时候提出的一个概念,我一直反对。为什么?中国有句话叫“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旧”是不好的东西。如果叫“古城改造”、“老城改造”,起码你知道应该尊重老城的历史。说“老城修复”、“老城再建”,至少看得出你既尊重这个历史又要发展这个城市。叫“旧城”意味着把它除掉就是合理的,命中注定就应该把它毁掉。

第二个词儿呢,就是“改造”。比如劳动改造啊、知识分子改造啊,都是对不好的东西。这个概念促使很多老城在这个过程中被破坏。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把自己千姿百态的城市全部推平,重新造。这个过程基本是房地产商来完成的,根据商业需要盖房子,所有的建筑都是商业建筑,充满了商业化、伪豪华、暴发户式的审美。我们比较大一点的城市一共是660个。这660个城市原本应该是千姿百态的,现在基本上是“千城一面”。

这中间剩下历史街区的城市为数不多,而且大部分来讲都是支离破碎了。好一点儿的遇上开发了,比如成都的宽窄巷,还有苏州南京都有一些老的街区,改造完以后变成一个旅游街道。它就像现代人穿唐装一样,它已经没有了历史的厚重感、岁月感和真实性。村镇旅游破坏的典型就是凤凰古城。

谈履职做政协委员还是有点用的

问:1983年你当上政协委员,到今年已经32年了。政协委员说话有用吗?

冯骥才:我是1983年的政协委员,当了7届,老的就剩下韩美林和我了。当政协委员我觉得还是有用的,有些话说了不起作用,下回还可以接着说,我们是参政议政,提供想法,跟当政者想法契合,他们就采用。比如民间文化遗产抢救这个提案,我是在政协写的,国家认为重要,后来就起到作用了。还比如传统节日放假,我说过除夕放假这个提案,国家发改委给我来电话说同意,后来除夕就放假了。现在又改回来了,我觉得不好,今年又写了一个提案,还是建议恢复除夕放假。

谈春晚不要认为吐槽是没意义的

问:今年春晚你应冯小刚导演邀请担任春晚顾问,春晚以前是万人空巷,现在是万人吐槽,你觉得还有必要办下去吗?

冯骥才:当然办,你不办老百姓不高兴。吐槽是现在的一种生活方式之一。你不要认为吐槽是没意义的,吐槽有的时候也是一种批评或者表扬的方式,甚至是一个娱乐方式。这个方式是很有意思的,是这个时代里,有网络才能产生出来的一种生活方式、娱乐方式,很独特的一个文化现象。不仅是针对春节晚会。至于要不要办下去,你问谁呢,你问八亿老农民。如果你中央电视台发布说我春节联欢晚会不办下去了,首先不同意的就是老百姓。

本文录自凤凰网资讯 > 2014全国两会- 来源:云南信息报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