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关注农村留守儿童的心灵家园  

2014-03-22 09:47:19|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关注农村留守儿童的心灵家园 ——木晓轩

 留守儿童,一群特殊的未成年群体,他们居住在农村。他们的父母双方或者一方外出打工,而常常留下孩子与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一起生活。从小,他们便在缺少父母的关爱中坚强成长着。根据统计,中国农村留守儿童数量已超过了5800万人。

去年,一组题为《弟弟要睡了》的照片曾感动了无数网友,照片上一个女孩在课堂上正抱着熟睡的小弟弟。当然,她也是一名留守儿童。

 

关注农村留守儿童的心灵家园 - anshzhou - anshzhou的博客

 

不久前,书店里一本《中国留守儿童日记》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书的封面有四张活泼可爱的脸,没想他们却和“留守儿童”四个字紧紧联系在一起。我不禁好奇,于是一不小心便闯进了他们的世界,闯进了他们的心灵家园。

《中国留守儿童日记》的作者属于二十几名留守儿童,书里主要是孩子们记下的日记和画的图画,还插有一些他们生活中的照片。

现在请允许我简单介绍下这些小作者们:

杨海叫:爸爸妈妈常年外出打工,家里就她和两个弟弟,每天她都得做饭给弟弟吃。为了背水,她不得不给老师请假,也因为这个,老师了解到了更多孩子的情况。

杨海香:书中的第一篇便是她的画,里面有山,有房子,有树,有熟了的稻谷,有种的菜,最重要的是那站在一排手拉手的四个人——她、爸爸妈妈还有爷爷。画的右边是她歪歪扭扭写的字:“我想和爸爸妈妈爷爷,去看爸爸和妈妈做的房子,我看见爸爸妈妈在一起,我就很幸福了。”

杨海刚:看到这个名字,是不是觉得似曾相识,没错,他就是杨海香的哥哥。家里还有一个眼睛看不见的爷爷,他们祖孙三人就在这里相依为命。

田艳:她和妈妈待在一块儿,爸爸外出打工了。在她写给爸爸的一封信中谈到了因为爸爸不在而常常会伤心的哭。或许,苦痛早就在他们幼小的心中慢慢发芽了。

徐艳:父母离婚,妈妈走了,有个弟弟,跟着爷爷奶奶。在一篇日记中她这样写道:“没妈怎么啦?没有妈妈我也一样长大!今后我要好好学习,好好孝敬和报答爷爷、奶奶和爸爸,还要照顾好弟弟,而我那个铁石心肠的妈妈想都别想!”而在一幅画的空白处,她写出了自己的三个愿望,其中一个便是“我希望世界上有一种药能(治)奶奶的背疼”。好一个爱憎分明的女孩,真是个天真单纯的孩子,也许上帝知道了也会心存怜悯吧。

岳朝龙(哥哥)、岳朝虎:他们和妈妈在一起。因为是家里的男性,他们也成了家中的顶梁柱。

廖宗财:他、爷爷、奶奶、弟弟,还有一条狗,组成了另一个家庭。

代礼名:他和外婆相守在寨子里,日夜盼望着父母的归来。

徐梅:爸爸去世,妈妈在外打工,还得照顾两个弟弟。

尤丽:爸爸打工,有个妹妹。因为家里被卖的狗,她曾难过了好几天。

还有:李丽、夏丛艳、张明友、杨鹏、李红志、杨田国、杨松、徐芳芳、夏敏、张雷、杨敏、杨海泽、郑琴、徐江、徐金兰、张明会、郑晴。

 

关注农村留守儿童的心灵家园 - anshzhou - anshzhou的博客

 

他们缺乏的不仅仅是物质

作为留守儿童,因为父母经常在外打工,于是他们不得不和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待在一起,家里还常常有弟弟妹妹,作为大的那个孩子则往往要承担起照顾的责任。因为家庭的贫困,他们从小便要学会自立自强,为家里减轻一些负担。而作为一批正在成长的孩子,他们得到的关爱太少了。正是因为这样,很少有人能走进他们的世界,与他们分享生活的点点滴滴,常常他们只能用自己的泪水向别人诉说自己的难过。

在日记里,他们写得最多的就是对父母的思念。

杨敏在日记里说:“我心里很想爸爸。不是因为我很难照顾家(照顾家很难),也不是很难煮饭给弟弟吃(给弟弟煮饭也很难),是因为爸爸这次去的不是兴义,不是花十几块钱就能回来的地方,而是花五六百的路费才能回到家的地方,以后他回来就更不容易了。每天放学回家来,即使做错了事也没有爸爸的骂了。以往读书的时候,都是爸爸早早就叫我们起床,以后,即使我们睡到大天亮也不会再有人叫我们了。这一回,爸爸可要到过年才回来,我会很想爸爸啊!”

在生活中,他们会遇到种种的矛盾,却没有人教他们怎样正确的处理,在我看来这是很可怕的。

杨鹏在日记里写:“等我回来,没有看见哥哥,我便大声喊。哥哥就从房间里出来了,看样子不怎么舒服。我就问他怎么了。哥哥说他的头疼。不知怎么搞得,我心中的同情一下子就变成了报复的行动——你平时不是那么嚣张吗?你平时不是想打我就打吗?头疼?那就是我报复的最好时候了!”

他们也会因为父母的经常争吵而感到苦恼。

夏丛艳写道:“今天早上,我早早就睡不着了,因为我心里有很多的问题弄不明白。爸爸妈妈会吵架,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别人的家庭幸福,而我的家会这样不和睦呢!”

没有人可以回答夏丛艳这个问题,所以她只能一个人慢慢去寻找答案,去寻找家庭怎样才能幸福的方法。

 

关注农村留守儿童的心灵家园 - anshzhou - anshzhou的博客

 

他们是坚强的00

我一直以为00后处在一个日益幸福的年代,没想到有的孩子,他们的生活还是那么艰难,但是他们的坚强却让我深深震撼了。

他们要做各种家务和农活,家里还喂着鸡鸭,有的孩子要背一桶水走好几里的山路,最重要的是他们还要上学。

代礼名每天都要去放一两次牛,一次要两三个小时。岳朝龙每天清晨都要去打柴。因为家里没水,杨海叫就算上课请假也要去背水。他们赶场经常做的事不是去买东西而是去卖东西。虽然生活艰难,但是他们仍然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望。

杨海香写道:“今天下午,我回家就吃饭,吃完饭就去背玉米。我的脚很痛,可我要是不去的话,那玉米就背不完了。再说如果今天不去背,明天也还得去背。明天要读书,今天不去背的话,明天就要请一天的假,就学不到知识了。”

上学学知识在他们眼里是一件很奢侈的事,而他们对幸福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

在书中,张明友画了一幅“幸福画”,在画的旁边他是这样注解的:“虽然我们住的地方并不怎么样,但是我们有着健(康)的身体,有爱我们的父母,有自己温暖而舒适的家,爸爸妈妈没有打我们骂我们,他们是为了我们的未来着想,让我们做有用的人。我们有那么好的父母、难道这不是作为儿子的幸福吗?”

原来在他们的内心,幸福竟是如此的简单。

 

关注农村留守儿童的心灵家园 - anshzhou - anshzhou的博客

他们还只是个孩子

没有人能选择自己的出身,不管怎样,他们还只是个孩子,但是家庭的境况迫使他们尽快的成长,于是我叫他们“大孩子”。

大孩子们他们都身处于偏僻的山村,身处于我们很少熟知的地方。当我们来到山村旅游休闲的时候,他们却在这里默默守望着。他们守望着地里的那片麦田,守望着父母早日归来。或许,他们的父母就在你所在的城市,就在你的周围,请尊重他们。

最后,我想借《这是一封写给你的信》里的几句话,把一份希望延续下去。

“如果你是政府工作人员,我们希望你能为留守儿童提一条建议;如果你在电视媒体,希望你为留守儿童做一次节目;如果你在报社工作,希望你为留守儿童做一次报道;如果你供职于网站,希望你为留守儿童做一次专题;如果你是一位普通的公民,希望你为留守儿童发一条微博。

我们希望,上述所有的希冀和渴望都能成为一个个阳光见证下的、善良的约定,我们不必等到巨富才有能力做这些事,那些在故乡的山峦中守望的孩子们,所要的并不多。

谢谢您。”


本文录自凤凰博报-2012-07-09 17:36:48木小轩的博客文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