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何怀宏:信仰高于温饱和富裕  

2014-12-07 08:24:59|  分类: 网络鞠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络鞠英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何怀宏   图片来源:《中国民族报》记者蓝希峰 摄)
    何光沪先生的新书《秉烛隧中》为作者2003年至今重要文章的首次结集,借着这本书的出版,凤凰大学问联手新星出版社和东方历史评论,邀请了几位中国目前思想界比较重要的学者共同组织了沙龙形式的发布会,共同探讨宗教与中国社会的千年互动,追问中国人的"生命之惑"。除了何光沪先生的非常精彩的发言外,在场的其他学者的讨论也泛着思想的光泽,以下是何怀宏先生的现场发言实录:
 
  光沪这本书终于适时地出版了,我非常高兴。他把最近一些年的思考,集中呈现给大家。他有一个特点,就是他总能够非常好地结合看似分离甚至矛盾的两个方面:一方面,他的信仰很坚定,有一种对永恒的追求;另一方面又有对人间的深深关怀。他既有本土情怀,又有世界眼光,有非常开放的心胸。能够把这两者结合得很好,这是非常不容易的。这是一种智慧的结果,也是关怀的结果。有些人从来不仰望天空,不抬头去看一看永恒的事情,这会使一个人因为人间的不幸或者理想的挫折而心生悲观,甚至绝望。这是一个遗憾。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信仰者,他们使用的语言、概念,好像是一般人不太熟悉的,甚至相当陌生的。他们对于一些大地上的、人间的实际问题,不太关心。有的宗教信仰者有时候还表现出一种优越感和咄咄逼人,跟他谈话,好像他总是希望我们马上就能成为一个信仰者,让我们感到一种压力和压迫。而光沪的书和人都非常温和。他的文章中既有信念又有理性的存在,他的内心非常充实、纯正、平和。他刚才提及的基督教的所谓“阴谋论、排他性和侵略性”,都是用我们熟悉的语言来分析和推理的,但是你仍然可以从中感到信仰的力量。他是润物细无声的、慢慢地把一些道理说得非常委婉、非常透彻。这一点,在中国,尤其难得。
 
  我特别想说说对宗教的认识。宪法里面都会提倡宗教自由、信仰自由,但是我感到有些人、特别是有些知识分子和政界人士,很不理解宗教,他们甚至抱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认为这只是一种迷信,只是暂且优容。这是非常盲目的看法。因为他们完全不知道,甚至不想知道。如果一个有权力的人,他把这种观念放到政策制定上面,将是一种可怕的社会现象。因为他对宗教采取一种俯视的态度,不懂甚至不想去弄懂、不理解、实际上还是不尊重。他觉得把经济搞好,给你钱物,让人们物质生活好了就行了。这虽然也重要,但宗教的本质恰恰不是功利的,是不满足于功利和物质生活的。从社会的角度来说,我们应该平视宗教,甚至应该崇尚信仰自由、平等对待各种信仰。从个人来说,信仰更是要仰视的,它高于温饱和富裕。
 
  我再说一下宗教和文明的关系。比如刚才有人说“耶先生”在中国曾是德先生和赛先生的介绍人。因为基督宗教有一种追求彻底、追求无限、追求永恒的精神,所以这种精神能够感染和带动周边的人。有时候会涉及其他领域,你会发现惊人的成就。我研究过这方面的内容,比如法国的一位学者帕斯卡尔,他同时是科学家、文学家、哲学家,他也是一位非常虔诚的基督徒。他39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但他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在所有这些领域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换言之,法治也好、民主也好,科学也好,这后面都有一种精神推动。宗教看起来是近代文明的批判对象,但它同时又是近代文明的一个推动力。有时候我们会发现,有很多法律在现实生活中无法适用,只是因为它没有虔诚的宗教信仰在背后做支撑,且对法律的正义性缺少一种虔诚的信念。而且,它有一种根本的作用,就像《圣经》中所说的,一棵好果树,结出的是好果子。一个人的心和灵魂是圣洁的,他的行为也是纯洁的。这是一个本源的问题,虽然并不局限于一种信仰精神。
 
  一个社会要安全、稳定,它应该有一些道德的基础。法律也好、政治也好、权力的运作也好,都要有道德的基础。社会的安身立命要靠道德,但是,对于个人的安身立命来说,仅有这些可能是不够的。一方面,宗教信仰可以构成对法律、道德的支持;另一方面,它也有自身对于终极关切的追求。换句话说,一个人的良知涉及道德,但一个人还要有灵魂,在这方面要有不懈的追求,即便有了信仰之后,也还要继续追求,这是永远的事情。当然,这种信仰的追求必须是自然的、真诚的,不能是外力强加的。一个人的信仰要经过长期跋涉,有的人一直在迷途,但是突然就撞见了光明。信奉一种宗教信仰可能要有某种缘分,甚至要有某种天赐,但是不能放弃努力。
 
  光沪的这本书,让我看到了一些光明和希望。他站在两边说话,甚至站在三边说话。他与自己心里的上帝在对话。与其他的信仰者在对话,也与非信仰者在对话。他既能运用神学的概念、又能运用学者的语言,他有深厚的学术功底,所以也能运用理性的语言和生动通俗的语言进行言说和写作,我觉得这在中国是非常难得的。

    本文录自凤凰网资讯-《大学问》-2014-12-02    164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