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陈禹安:勾践毁于猜忌,敌国虽灭谋臣却亡  

2014-01-26 08:27:59|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越国破吴之后,就像当年吴国破楚之后,声威大振。勾践沿着夫差开凿的邗沟,北渡淮河,与齐国、晋国等诸侯会盟于徐州,并给周天子送去了贡品。勾践就此成为春秋时代的最后一位霸主。

天下既定,勾践与旧臣们更加疏远。在伯嚭以及其他新近受宠的一些近臣的挑拨下,勾践对文种的猜忌之心慢慢浮现了出来。当初,勾践去国入吴整整三年。越国的国事均由文种主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文种就是个准越王。文种凭借自己卓越的政治谋略与行政能力,将越国国内打理得井井有条,同时也与伯嚭不断周旋交接,终于确保了越国国内和勾践在吴的平安顺遂。

文种证明了越国在勾践缺位的时候,照样可以运转良好。这无异于是说,越国是可以没有勾践的。或者说,文种是可以取代勾践为王的。

勾践回国后,文种又献上了破吴七策。当这七策一一施行完毕后,吴国果然应声而亡。这本是文种的另一大功。但文种远超他人的能力,当国事平安、诸侯顺服之后,却又成了一种可怕的威胁。由此,勾践颇为担心,要是文种有了不臣之心,恐怕自己绝非他的对手。文种在国难当头之际勇于任事,绝不会想到事后竟然会遭到这样的猜忌。

勾践在朝堂上和文种交谈。勾践突然提出了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他对文种说:“我听说,要了解一个人非常难。我哪里能知道相国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听了这个问题,文种差点一口血就喷了出来!为了挽救越国于既倒,我文种呕心沥血几十年,不计得失,殚精竭虑,任劳任怨。现在,越国成了天下霸主,你勾践倒不了解我了?!

文种很清楚,勾践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摆明了是不再信任自己了。文种绝没有想到勾践竟然会这样对待他。他的第一感觉就是痛恨自己识人不明!范蠡离去后曾经派人送信给文种,告诉他勾践“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安乐”的真面目,但当时文种却对这一看法嗤之以鼻。

当勾践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之后,文种又深深觉得自己的眼光远不如范蠡深远。范蠡早就看透了勾践的为人,并且在勾践尚未变脸之前就早早离去。文种一向认为自己的能力与范蠡不相上下,而他的破吴七策,更是可以压过范蠡而得头功的。但此刻看来,还是范蠡智高一筹。文种不知道,范蠡要不是因为特殊的情由,也是不能轻易看透勾践的真面目而一走了之的。正因为不知道内情,文种对自己的失望就更深,自责就更重。

虽然多历风云,但这个双重打击几乎在瞬间击溃了文种。文种忍不住反击道:“真是悲哀啊。大王知道我勇敢,却不知道我仁义;知道我忠贞,却不知道我守信。以前夫差被我围住,将死之际,曾经说:狡兔死,良犬烹;敌国灭,谋臣亡。范蠡也对我说过这句话。我已经知道大王您的心意了。”

文种本来是一个自我监控度很高的人,但在勾践的这个摧心伤肝的问题的促动下,竟然一吐为快,将该说的、不该说的一口气都说了出来。这等于是揭破了勾践尚不想完全揭开的内心隐秘。

文种回到家里,越想越生气,无从发泄,竟然将大便填塞在鼎耳之中。鼎是春秋时的炊器,一般有圆腹三足和方腹四足两种。鼎口处有直立的两耳,可以用来穿杠,以便抬举。鼎的用途主要是用来煮肉。小一号的鼎,也用作食器,作用类似于今天的菜盘,分为正鼎和羞鼎。正鼎用于盛装煮熟的肉。羞鼎则用于盛放佐料和肉羹,和正鼎配合使用,也称为“陪鼎”。

其实,文种内心里也有一个狂人。他之所以和范蠡这么合得来,做了几十年的朋友也不厌倦,就是因为他们两人的价值观相同,性情意气相投。当初,文种初遇范蠡,范蠡披着狗皮,躲在狗洞里学狗叫。旁观的人都以为范蠡疯了,文种却很欣赏范疯子这种放浪形骸、旁若无人的做派,两人这才结为至交。

文种自我监控度比范蠡要高很多。所以,尽管他内心十分向往范蠡的百无禁忌,但他自己却不容易突破内心的限制而做出类似的行为。但这一次,文种实在是被勾践气疯了。功大不赏,也就罢了,反倒怀疑起自己的为人品性了。这大大超越了文种自控的底线。所以,文种才会做出用大便塞鼎耳的举动。

文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国君已经免去了杀身之祸,洗清了在吴国所受的凌辱。这样,我也就失去了安身立命的所在了。他今天竟然对我说,要了解一个人实在太难了,他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我气急了,就用夫差说过的‘狡兔死,良犬烹;敌国灭,谋臣亡’反击他,他听了后沉默不语。看来,他对我的猜忌之心已经很严重了。我左思右想,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回到家里,才会做出这样反常的举动。”

文种夫人明白,丈夫所处情势的危险性。她知道,当初吴国的忠臣伍子胥也是这样忠而被逐、信而见疑。也许,任何一个功高震主的臣子,都不会有好下场的。而当初那个害惨伍子胥的伯嚭,此际又在越国春风得意,不能不防。最好的避祸之道,应该就是像范蠡那样尽早远走高飞。从此,文种称病不朝。但这个半吊子的避祸之法,到底能不能起到作用呢?

心理感悟:有多少信任,经得起时间的侵蚀?


本文录自凤凰博报-2014-01-16 09:42:21-东方管理评论的博客文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