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龙永图:入世才知道外国补贴农业 我们太亏待农民  

2013-10-06 07:28:14|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核心提示:龙永图:我们在参加世贸组织谈判的时候,第一次知道,西方国家对于他们的农业给予那么多的补贴,一直到今天,这个西方发达国家每年给他们农业的补贴还超过3000亿美元,后来看看我们国内,我们不但没有给农民很多的补贴,我们反而要让农民交农业税,所以后来我们大家也发现这样一个所谓秘密以后,觉得我们对农民太亏待了。

凤凰卫视1月9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加入WTO中国农业将何去何从?

朱启臻:当时有这样一个判断是狼来了。

解说:欧盟淀粉倾销,给内蒙马铃薯加工带来多大影响?

王若愚:面临着灭亡的这样一个危险。

解说:拯救产业危机,他是如何打赢欧洲官司?

周庆峰:像是烧上油一样,整天连轴转的工作。

陈晓楠:农业,曾经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谈判的难点之一,也是对开放影响预期最悲观的产业之一,入世之初,时任总理的朱镕基就曾经坦言,中国入世之后呢,他自己最为担心的就是国内的农业问题,而这十年里,小小的土豆曾经引起过国际大纠纷,来自美国的进口大豆也曾经牵动了三千万豆农和很多国人的神经,那么入世这十年来,中国农业有哪些风云变幻?又是怎么样来应对挑战的呢?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样的阵痛?又有哪些经验可以继承呢?

解说:2001年6月9日,新华社向全球发布重要新闻,中美已就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多变谈判的遗留问题达成全面共识,这一遗留问题,正是中国入世谈判的最后难点,农业的国内支持。而实际上,前一天晚上,中美双方贸易代表还在为国内支持比例的一个甚至半个百分点而斗智斗勇。

石广生:这个美国人的谈判跟别的谈判不一样,他是没有时间没点的,他就说现在咱们谈,谈了三个钟头,咱们休会,两个钟头以后再谈,包括深更半夜,所以六天六夜我就吃住在办公室,没有真正的睡过觉。

解说:按照世贸组织规定,发展中国家对本国农业的最高支持额度不能超过本国农业生产总值的10%,发达国家不能超过本国农业生总值的5%,一些发达国家要求,中国一定要遵守对发达国家的要求,也就是不能超过5%。

张汉林:我们中国总体上农产品是净进口的,也就是说我们的进口比出口成单量是要大一些,那么其实发展中国家地区也分两个集群,一个是农产品的净进口国,一个是农产品的净出口国,那么之间这样以来呢,实际上这个时候发展中国家并不是完全和发达国家坚决地对立,而发展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内部彼此也有矛盾。

解说:2001年1月17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工作组第15次会议在日内瓦结束,中国代表团团长,外经贸部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警告说,农产品补贴问题可能会成为在近期结束历时14年的入世谈判的真正障碍。这个问题对中国来说至关重要,并称有关反对提高农业补贴的言论是一派胡言。

龙永图:我们在参加世贸组织谈判的时候,第一次知道,西方国家对于他们的农业给予那么多的补贴,一直到今天,这个西方发达国家每年给他们农业的补贴还超过3000亿美元,后来看看我们国内,我们不但没有给农民很多的补贴,我们反而要让农民交农业税,所以后来我们大家也发现这样一个所谓秘密以后,觉得我们对农民太亏待了。

解说:对于入世后,中国农业的走向,不少专家学者纷纷提出自己的担心,甚至有人说,入世后,中国的农业将面临全盘皆输的局面,理由是,农业开放的承诺会影响中国的粮食安全,会给中国农民的收入带来负面影响,甚至会造成一千多万农民失业。

温铁军:长期以来,农业多次被当做所谓的武器,当做无论是战略平衡,还是战略遏制冷等,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可以完全放到市场上去自由交易的这么一个私人物品,很大程度上它有公共品的性质,它又牵扯到所谓战略问题,因此农业、金融,就金融牵扯到国家核心主权,农业牵扯到国家安全或者人类安全,那我大概算当时发表文章明确提出,对于农业、农村问题呢,恐怕需要认真考虑。

朱启臻:当时我就记得有一个经济学家就讲嘛,说这个美国的这个粮食运到我们天津港口啊,大概这个价格比我们的老百姓种的成本都低,所以就认为冲击最大的是对农业,当时有这样一个判断说狼来了。

解说:虽然担忧的声音不少,但是多数人的共识是,从长远看来,中国农业加入WTO组织是利大于弊的。

温铁军:因为中国是一个资源禀赋极差的国家,农业资源禀赋我们大家都知道,我们只有全球百分之六点几的水,只有全球7%左右的耕地,并且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那它不是一个能养活全球20%人口的这么一个资源条件,因此呢,农业加大进口,这本来是客观的资源禀赋的决定。

朱启臻:因为中国在迅速的在发展,我们说资源的对外的依赖程度会越来越高,这个资源不仅包括石油,这个能源,当然也包括了农业,我们国家是一个人多地少,农业资源其实是相对不足的这样一个国家,我们过去常说我们用世界8%的土地养活了22%的人口,那既然是这样,我们利用国外的资源来为我们服务,这是不可避免的。

解说:内蒙古自治区武川县地处塞北高原,自然条件非常适合马铃薯种植和脱毒种薯的生产繁育,被誉为是马铃薯生长的黄金地带,武川县可可以力更镇福如东村,土豆种植大户,宿文在2011年种了800亩土豆,获得了大丰收,2005年的9月,他正在为自己的100亩土豆心急如焚。

      宿文在:着急,哎呀,最着急这个东西啊,又怕天太冻,来回一翻腾就冻了,一冻了就损失,翻腾的时间长了就不赚钱了。

      解说:由于当地许多淀粉加工厂不收购土豆了,菜用马铃薯市场又需求有限,和许多种植户一样,他种的一部分土豆烂在了地下和窖里,损失惨重。只过了一年,到2006年秋季,市场行情却又突然好转了。

      宿文在:以前这个小的都是喂猪喂羊,没有建这个淀粉厂,自从有这个三利淀粉厂,这个小的也是钱,都能卖钱。

      解说:宿文在知道的是,仅仅一年时间,他种的土豆就从烂在地里到供不应求,但他并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源于他和村民已经成为国内首例涉农产品反倾销案的直接受益者。2006年9月,国内17家马铃薯淀粉企业发起的,对欧盟进口马铃薯淀粉的反倾销调查获得初裁胜利,是中国在入世后主动发起的对欧盟涉农产品反倾销第一案。这场因马铃薯而引起的保卫战的发起人叫周庆峰,中国淀粉工业协会马铃薯淀粉专业委员会会长,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就开始马铃薯淀粉的加工生产。

      周庆峰:那会儿是轻工部这个定点帮扶内蒙古,所以这个给内蒙也是扶持一些项目,工业项目,当时就是经过考察以后,认为内蒙的马铃薯资源是有工业开发价值的,可以开发成百上千种的工业制品,后来我就一直盯着经过几年做工作吧,把这个事跑成了。

      解说:马铃薯淀粉广泛应用于纺织、石油开采、饲料及食品等行业,尤其近年来国际国内食品市场的开拓,使高精马铃薯淀粉的需求猛增,加之马铃薯淀粉有其他淀粉不可替代的自然属性,使其成为国内外淀粉深加工行业的首选产品。销路广阔,市场前景看好。

      周庆峰:那么在根茎类的作物里面,马铃薯淀粉又是指标和性能最好的,所以呢,历史上形成价格比较高,九十年代的时候,优级的马铃薯淀粉价格就在6500到6600之间。

      解说:多年来,国外马铃薯淀粉企业的产品进入中国,最初只供应外资企业和高端消费市场,中外双方原本互不干扰、相安无事。但是,进入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薯类淀粉生产质量和产量逐年提高,这种高起点,快速发展的态势引起了拥有百年生产史的欧盟同行的密切关注,一场恶战也悄然逼近。

      周庆峰:这个2004年到2005年,由于欧盟联合它的十几家主要生产企业,采取一个统一的行动,对中国市场集中的实行大批量的极低价格的抛售,使当时中国马铃薯淀粉市场的价格迅速下跌,到2004年、2005年的时候,已经跌到三千多块钱一吨,还不足以满足中国企业生产成本。

      解说:石有,土生土长的内蒙人,自己经营着三家马铃薯淀粉加工工厂,从建厂投产的2002年到2004年,他的厂里出产的马铃薯淀粉价格一直维持在每吨五千块钱左右。

      石有:到了2005年倾销的时候,受国外倾销这个价格就是,当时进来340到370美元,折合得人民币二千多,像我们根本不能生产,导致我们停产一年。

      周庆峰:第一次倾销规模很大,受影响的面很广,各个省区的企业有一半多都不能开产了。

      石有:2005年几乎是不能生产,所以产品也出不去,农民的土豆也就是加工薯滞销。

      周庆峰:你产品按欧洲的价格卖你就亏损了,你不按欧洲的价格卖你就积压,所以当时的企业都没法生产。

      石有:导致我们企业全部停,没有一个工厂是盈利的,全部亏损。

      王若愚:如果说再有这么几年的时间可能这个产业就面临着灭亡的这样一个危险。

      陈晓楠:淀粉价格的陡然下降,让很多薯农和加工企业遭遇了第一次大的产销两难危机,但是在当时,很少有人能认识到这是中国入世所带来的冲击,如果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等待中国马铃薯淀粉企业的将会是全盘崩溃的命运,面对产业危机,身为中国马铃薯淀粉行业的领头人的周庆峰坐不住了。

      解说:作为中国马铃薯淀粉加工企业的龙头老大,周庆峰思忖再三,毅然挑起了对欧盟马铃薯淀粉反倾销调查的大旗,2005年10月,国内马铃薯淀粉行业17家主要生产企业一起开会商讨对策,最终痛下决心,共同抵制欧盟的倾销行为,并正式向商务部提出调查申请。

      周庆峰:咱们国内入世以来,就是挨打的案件太多了,每年有一百三四十起被欧美国家被其他国家反倾销反补贴,采取贸易特保措施等等,挨打的案件有一百三四十起,但是我们国家的企业应诉的非常少,即使有应诉的,成功的也非常少,为什么,关键形不成产业的合力。

      解说:根据世界贸易组织反倾销的相关规定,提出反倾销的行业必须达到全行业生产总量的60%以上,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周庆峰从华北到东北,从东北到西北,从西北到云贵高原,凭借他在行业内的威望和勇于为大家着想的精神,越来越多的企业有了响应。

      周庆峰:所以组织这些过程,当时是好像是烧上油一样,成天连轴转的工作。

      吕春林:有时候他一个月基本就有二十多天的时间在外地跑,当时因为他各个部委包括各个企业包括我们协会的组织一些调查活动。

      周庆峰:这个各方面整材料,一整一年整一米多厚的材料,我这头发就那几年就一下就熬白了,这个过程确实非常艰苦。

解说:为这次反倾销提供法律服务的是北京一家涉外型律师事务所,作为中国最早代理反倾销申诉案件的律师之一,贺京华参与了这个案件的整个过程。

贺京华:这个企业这块呢,正好我们不是做这块做得最多嘛,这样呢,商务部就建议我们先给这个产业呢做一种类似普法,给他们做一些咨询这种工作,我们去跟他们讲,怎么样运用这个世贸规则,运用我们国家条例的规定法律反倾销反贴措施条例的规定,这个贸易救济措施呢,怎么样来保护自己的权益,我们从法律的规定程序规定实体规定,然后最后我们再提出我们对这个事情怎么去做的一个工作建议吧。

解说:由于马铃薯淀粉加工企业都是比较零散的中小型企业,没有大规模的企业,而且多数分布在贫困落后地区,不少厂家负责人思想存在一定的局限性,认识不足,不愿意分担费用,周庆峰刚开始的工作进展的不是太顺利。

周庆峰:都想坐顺车,事是好事,说起来全支持开会都参加,你安排做一些写个材料,填些报表什么的,这个配合你,但是一说出钱就怵了。

贺京华:我就讲有这么一个也算一个小笑话,就是咱们这个来开会一个企业的应该是老总级的,头一次见到饭店的那个转门不会进,他说这个门怎么是动的,这种门怎么进啊,就能说明就刚才我说的那种状况,确实是实力也差,法律意识也差,而且受到了欧盟马铃薯淀粉的冲击,当时有一种束手无策,希望政府能支持他。

解说:2005年12月29日,包括周庆峰公司在内的17家企业,联合向商务部提出申请,请求对原产于欧盟的进口马铃薯淀粉进行反倾销调查,2006年2月6日,春节长假后上班的第一天,正是在这特殊的一天,广大申诉企业听到了好消息,商务部公平交易局产业损害调查局决定自当日起对原产于欧盟的进口马铃薯淀粉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反倾销调查正式揭开序幕,在商务部立案调查后,三家欧盟的马铃薯淀粉企业和欧洲的行业协会也开始应诉,这一阶段,在周庆峰看来是整个反倾销过程中相对困难的一个阶段。

周庆峰:世贸规则都是人家组织立起来的,咱们只是学着用,那么人家这个研究几十年的历史,成套的法律体系,拿了大量的东西来批驳你,这个时候这个头就大了。

贺京华:我们这个产业当时还处于成长发展过程之中,又处于边远地区,那么它整个企业的经营水平管理水平都相对薄弱。

解说:什么世贸法规呀,什么大陆法系、英美法系,中国国内的法律法规,这个互相之间的这个制约关系平衡关系,这个时候是相当费劲的。

解说:这样它财务数据就存在一些不规范、不全面,可能有一些这些东西,我们必须要协助企业把真实情况反映上来,这是比较困难的,这个阶段我们和这个律师事务所,那是日以继夜的研究这些东西,组织反驳意见。

解说:周庆峰和他组织起来的马铃薯淀粉协会成了中国入世后企业反倾销的探路人之一,组织行业协会的方式得到了政府认可,2006年8月14日,中国商务部发布的出口产品反倾销案件应诉规定正式实施,该规定正式确立了商务部、中介组织、企业及地方政府四体联动的反倾销应对模式,重点强调了行业协会在反倾销应诉中发挥的作用,2006年8月18日,就在新薯上市前期,商务部发布了初裁决定,认定原产于欧盟的进口马铃薯淀粉存在倾销行为,并且由此对中国的相关产业造成了损害,初裁决定使广大种植者倍受鼓舞,同时,2006年秋季加工的马铃薯价格全国普涨20%左右。

周庆峰:2006年产季是非常顺利的,这个淀粉的价格呢也从三千多块钱一吨,恢复到四千多、五千多,将近六千一吨。

解说:2007年2月5日,商务部发布仲裁公告,认定原产于欧盟的进口马铃薯淀粉存在倾销,决定自同年2月6日起经营者在进口原产于欧盟的马铃薯淀粉时应依据最终裁定所确定在17%至35%不等的倾销幅度再缴纳相应的反倾销税,征收反倾销税的实施期限为5年,至此,这场牵动国内六千万薯农和数百家马铃薯淀粉生产企业的国际贸易反倾销案,最终获得终裁胜利。

陈晓楠:虽然头一仗打得可谓是漂亮,但是在反倾销的战场上,能笑到最后的一方一定是能时刻保持敏锐的一方,2010年初,随着马铃薯价格的上涨,淀粉价格也是水涨船高,而正当国内企业因为成本过高而减产的时候,国外企业却是大钻空子,通过补贴等等方式低价进入了中国市场。

解说:这一次,中国淀粉工业协会早有准备,2010年3月8日,马铃薯淀粉协会迅速组织起各地马铃薯淀粉生产企业,就原产于欧盟的进口马铃薯淀粉向商务部提出期中复审申请,2010年4月19日,商务部决定对原产于欧盟的进口马铃薯淀粉进行倾销及倾销幅度期中复审调查,2011年,武川县的马铃薯种植面积达到了73万亩,自从扬名北京奥运会后,不仅走进了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还远销海外,走向国际市场。

宁怀宝:这是武川县塞丰公司的一个株培实验室,它的主要功能就是马铃薯病毒脱毒,这就是武川县最大一个马铃薯脱毒实验室,它主要生产试管苗,然后用于栽培高级别种子。

解说:宿文在通过承包他人和土地流转得来的土地种植马铃薯,不仅脱贫致富了,有了自己全套的农机设备,还在县城里买了套商品房,2009年又给自己添了辆小汽车,2012年2月,对原产于欧盟的马铃薯淀粉反倾销措施即将到期,而周庆峰则表示,中国淀粉工业协会将时刻准备好向商务部提出复审申请,力求延长反倾销税的征收期限,在他看来,如果欧盟能正常履行它们对WTO的承诺,在2015年把农产品各种补贴降到一个比较合理的幅度,中国的薯类加工业那就会迅速的成长为世界上一个重要的产区和出口大国。

周庆峰:起码在亚太地区,这个拉美地区,阿拉伯国家,非洲国家、东南亚、东北亚,这都是咱们的市场,如果搞好了的话,它是中国入世以后能具备国际竞争力的为数不多的一种农业产业。

解说:从最开始的不可想像,到最后打赢了国际官司,挽救了一个行业,周庆峰感到十分欣慰,身为马铃薯淀粉专业委员会会长的他,还在继续为中国马铃薯产业的发展奔波着。

周庆峰:要不然这个产业早就灭了,早就啥也没有了,那全是人家欧盟产品的天下,入世以后如何应对这个复杂的国际贸易竞争,复杂的贸易战,总算闯了一条路吧。

陈晓楠:入世十年来,中国农业打破了种种悲观的预言,实现了持续稳定的发展,作为农产品生产大国和消费大国,目前已成为了继美国、欧盟、加拿大、巴西之后的世界第五大农产品出口国,除了欧盟、美国、日本之外的第四大农产品进口国,对世界农产品市场可以说是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是,随着农业国际竞争环境的日益复杂,中国农业还将面临着更多的巨大的挑战,感谢各位收看《凤凰大视野》,明天见。

 

本文录自凤凰网资讯 > 历史 > 卫视节目 > 2013年01月10日 10:09-来源:凤凰卫视 作者:凤凰卫视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