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鲁迅同情下层民众 但在精神上并不歌颂他们(二)  

2013-05-20 00:44:42|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其次,按照鲁迅的意思,倘要论文,也要“顾及全人”。应该将《一件小事》的创作置于鲁迅整个思想发展与创作历程中进行考察。批判国民性与改造国民性是鲁迅贯穿一生的创作宗旨与思想精髓。纵观鲁迅一生创作,其所表现的“国民劣根性”有:奴性、自私、退守、瞒和骗、做戏、惰性、卑怯、自欺欺人、虚伪、巧滑、无特操、虚无党、愚昧、麻木、健忘等。而这些“国民劣根性”体现在包括人力车夫在内的占国民主体的底层民众身上。鲁迅对于底层民众身上即使部分美好的品质也并非完全的相信,他总是怀着逆向的怀疑思维挖掘这美好品质背后可能出现的“可怕”:“奴才做了主人,是决不肯废去‘老爷’的称呼的,他的摆架子,恐怕比他的主人还十足、还可笑,这正如上海的工人赚了几文钱,开起小小的工厂来,对付工人反而凶到绝顶一样。”②阿Q一旦“革命”成功,第一便是消灭小D和王胡。依照鲁迅的怀疑思维,他完全可以想到,如果《一件小事》中的车夫升为车厂老板,他也有可能就像《骆驼祥子》中的刘四爷那样剥削祥子。鲁迅指出中国传统文化的温床极易摧毁底层民众身上仅有的一点美好品质,残酷地追问了“奴才做了主人”之后的可怕真相,从而批判了儒家文化影响下的以奴性为核心的国民劣根性的“反现代性”。批判国民性思想决定了鲁迅的启蒙主义创作观念——“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这里的“病苦”侧重于精神上的病苦。应该明白,鲁迅表现“国民劣根性”的目的是怀着“疗救”与“改造”的良苦用心,而并非仅仅只停留于表现。

显然,鲁迅所言的“国民性”侧重于“国民劣根性”,这是鲁迅观察中国国民性的一个基本视角。我们虽然也能在他的作品中找到若干非“劣根性”视角的例证,例如他在后期也称赞过“中国的脊梁”,认为“中国历史上有许多埋头苦干的人,拼命硬干的人,为民请命的人,舍身求法的人”③,并相信“石在,火种是不会绝的”④。但是,那种认识是出现在他的人生后期,此时鲁迅对国民党政府特别失望,在接触到共产党之后,对共产党领导下的民众产生了新的看法。而鲁迅在写作《一件小事》时期,他的批判国民性劣根性思想表现最为集中,写于同时期的杂文集《热风》《坟》、小说集《呐喊》《彷徨》等,都典型地表达了这一主题,此时期鲁迅几乎没有创作过从正面歌颂国民性主题的文章,《一件小事》是个极少有的例外。而且,鲁迅创作后期虽然出现少数歌颂国民性主题的文章,但此时期鲁迅观照“国民性”的主要视角依然是“劣根性”视角。也就是说,鲁迅作品的“国民劣根性”批判是一以贯之的,虽然在不同时期以不同的面貌出现,但没有本质的变化。


在这种国民性批判中,有一个启蒙/被启蒙的二元对立结构存在,作为知识分子的“我”(鲁迅)是处于启蒙者的地位,而启蒙的对象——被启蒙者则是占中国绝大多数人口的民众,其中像鲁迅作品中的阿Q、小D、王胡、爱姑以及“看客”等形象都是重要的组成部分。作为启蒙者,鲁迅对其笔下的被启蒙者的总体态度可以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来概括。无论是“哀其不幸”,还是“怒其不争”,启蒙者与被启蒙者之间在精神上始终处于不对等的地位,启蒙者的内涵是以科学、民主、自由、平等、人道与个性主义等西方现代精神为主,而被启蒙者则基本带有鲁迅所批判的国民劣根性(虽然像闰土、祥林嫂与阿Q等身上也有正面的美好品质)。如果说“哀其不幸”的人道主义同情还能稍稍表现一些启蒙者与被启蒙者之间个体人格的平等态度,那么在“怒其不争”的关系中,启蒙者是高高在上于被启蒙者的,他们彼此的精神境界之间隔着一道天堑般的鸿沟几乎无法逾越,启蒙者是带着批判、焦灼、无奈的眼光来俯视挣扎在国民劣根性“泥沼”中的芸芸民众,在这样的二元关系中,作为启蒙者的鲁迅怎么可能对一个被启蒙者——人力车夫产生精神上的“仰视”?如果按照传统的解释,鲁迅对人力车夫产生精神上的“仰视”,从而“教我惭愧,催我自新,并且增长我的勇气和希望”,从而表现了赞颂劳动人民、批判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等传统的主题,那么,这里的启蒙者与被启蒙者之间的位置就发生了颠倒,传统的启蒙者知识分子“我”(鲁迅)变为被启蒙者,而传统的被启蒙者人力车夫则变为启蒙者。但是,像鲁迅这样一个在精神上占有绝对优越地位的现代知识分子和启蒙者,是不会对其启蒙的对象人力车夫产生“仰视”的情感的,更不可能成为一个人力车夫的启蒙对象。当然,他可以对人力车夫的不幸命运产生人道主义的同情,事实上,鲁迅确实对车夫是充满同情的,以鲁迅日记的真实记载和俞芳的回忆录等内容为例,可以证实此点。但是很显然,同情和仰视不是一回事。同情下层民众并不意味着精神上认同下层民众,同情下层民众并不一定就得歌颂一个精神上需要启蒙的下层民众。

 

本文录自凤凰网资讯 > 历史 > 史学苑 > 2013年05月09日 09:12-来源:名作欣赏 作者:古大勇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