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萧红——“30年代文学洛神” 曾差点被卖到妓院  

2013-05-18 00:06:06|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萧红及其著作

萧红像。“萧红”是她发表《生死场》时使用的笔名,另有悄吟、玲玲、田娣等笔名

近日上映的电影《萧红》,被指“只见八卦不见萧红”,八卦情事远远盖过萧红的文学成就。事实上,萧红是民国四大才女中命运最为悲苦的女性,也是一位不可复制的天才女作家。

与在影视中为大家熟悉的张爱玲相比,萧红的寿命只有张爱玲的一半,但才华和文学成就,却毫不逊色于张爱玲。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在萧红诞生85周年时,称她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当代女作家之一”。

1942年11月20日,“雨巷诗人”戴望舒来到秋风瑟瑟的香港浅水湾,拜祭了一位女子的坟冢,写下了短短的诗句:

“走六小时寂寞的长途,/到你枕边放一束红山茶。/我等待着,长夜漫漫/你却卧听着海涛闲话。”

这首语淡情浓的悼亡诗叫《萧红墓畔口占》,坟中埋葬的是女作家萧红。

萧红原名张迺莹,1911年6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呼兰县,幼年丧母,曾在哈尔滨就读第一女子中学,接触了五四运动以来的进步思想和中外文学。中学毕业,为逃婚离家出走,与男友王恩甲在旅馆同居,因钱财不足,王恩甲将怀孕中的萧红抛弃。

萧红被困在旅馆里,没有钱缴付食宿费,旅馆老板要把她卖到妓院。她只好给哈尔滨《国际协报》副刊写信求救,这样,萧红遇到当时任报社编辑的、她生命中重要的男人萧军。文学志趣相投的他们相爱并同居了,之后,萧红又遇上文学道路上的贵人鲁迅,从此走上文学创作之路。

她在23岁时,完成她的成名作——长篇小说《生死场》。鲁迅评说这部小说:以女性细致的观察、越轨的笔致,生动地写出了几个农妇血淋淋的悲惨命运。

后来,她写下蜚声文坛的长篇小说《呼兰河传》和一系列回忆故乡的中短篇小说,如《马伯乐》、《小城三月》、《牛车上》、《三个无聊人》、《王阿嫂的死》、《后花园、祖父和我》以及自传性抒情散文集《商市街》、长篇组诗《砂粒》等。

在不到十年的创作生涯中,她留下了近百万字的作品,成为中国现代文坛一颗耀眼的明星,被称为“文学洛神”。鲁迅说,将来取代丁玲成为女作家中佼佼者的必定是萧红。

与萧红同列为民国四大才女之一的张爱玲,享年74岁,萧红的寿命不及她的一半,但她的才华和文学成就,一点也不输给张爱玲。

萧红的《呼兰河传》,鲁迅为之作序,胡风为其写后记,出版后在文坛上引起轰动和强烈的反响。她以童稚化朴素率直的视角,女性特有的凄婉细腻笔调,散文化的小说结构,通过追忆故乡的各种人物和生活画面,展示她童年时代小城呼兰河的风土人情,再现东北农村的落后、愚昧社会生活,揭示了旧的传统意识对人性的束缚和戕害,表达了她对家乡人民苦难境遇的深切同情。

《呼兰河传》也造就了一种萧红式的独特的小说文体。这种小说文体衔接、承续和沟通了现代文学与传统文学。这部小说虽然不重人物性格的刻画,也无完整故事情节,但回肠荡气、韵味深长。

鲁迅赞扬她写出了“东北人民的对于生的坚强,对于死的挣扎,却往往已经力透纸背”。茅盾的评价是:“一篇叙事诗,一幅多彩的风土画,一串凄婉的歌谣。”

今天我们若是重读这部小说,也会惊讶地发现,萧红是一位站在众多文人前端的天才作家,她的文字並不是上世纪初的文体,而差不多是近于当代文学的幽默、讽刺和抒怀,她描写的不单纯是家乡东北农村的黑暗和愚昧,更是对中国旧风俗、旧习惯的无情鞭挞。

萧红是一位生在上世纪初,但怀着上世纪九十年代世界观念的前卫女作家,她的成就不单纯在于她的艺术才华和写作技巧,还源于她短促生命的凄美个性。

萧红与中国女性具有相似的不幸宿命,就是婚姻招致她人生的跌宕,甚至脱胎换骨的变数。当奄奄一息的萧红在阴暗的小旅馆里被萧军救出,两人同居了六年,后来因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纠葛分手。

经过一番犹豫和痛苦,萧红把自己的情感和命运交给了另外一个男人——作家端木蕻良,结婚后两年,他们到了香港。其时,日本正疯狂燃烧侵华战火,在日军占领香港的第三天,萧红因病情加重,被送进医院,她因庸医误诊错动手术,不能饮食,身体衰弱。她要来纸笔,写下:“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留下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

一周之后,1942年1月22日,这个凄凉的冬日,一代才女萧红逝去。身边一直照看她的作家骆宾基回忆说,萧红在死前曾经热切地盼望道:如果萧军在重庆,我给他拍电报,他还会像当年在哈尔滨那样来救我吧……

曾经爱她的两个男人——萧军和端木蕻良都获长寿,他们活到了新中国,活到了“文革”之后,但是却都活在萧红的阴影里。从东北的呼兰河到香港浅水湾,是萧红一生走过的路,是一个天才女作家漂泊的航迹。

她让中国北方一条平淡无奇的河流不再平凡,她生命终结的陌生之地让世人无限追思怀想。同是民国才女,张爱玲其人其事其书,被拍了太多的影视,而萧红及她的作品,应该拍一部更为精彩的电影,向世人讲述她完整而真实的故事。

 

本文录自凤凰网文化 > 文坛往事 > 2013年03月21日 08:27-来源:羊城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