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全新中国能量”:年轻人不能以求官为第一人生目标  

2013-05-01 00:23:12|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随着年龄的慢慢变老,也随着从校园走进社会,五四青年节的味道也就慢慢变淡。

但是,一想起当年北大学子的热情与使命,不由得热血沸腾。而今年的春天,我又有幸去到北大,听了一周的讲座,虽说是皮毛,却因天天身在北大,感受到的氛围与领悟到的思想也不同一般。

在青年节即将来临的时候,我也一直在想,年轻人的理想是什么?在这个世俗满地的世界里,我们年轻人应该追求怎样的人生,应该把什么做为人生的目标?

当今社会,不少人秉持“金钱至上”的理念,物欲横流,醉生梦死,为了钱,可以抛弃一切理想,可以不择任何手段,可以堕落所有道德,可以放弃至真爱情。成功的标志是以钱为衡量的标准,当年有位大学教授就对自己的学生说,40岁时赚不到4000万元就不要来见我。拜金女的“宁在宝马里哭,不在自行车上笑。”钱,谁都在追求钱,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富裕了的人,也有还在贫穷线上挣扎的人。人,在这个时候都成了“金钱”的奴隶,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也许这只是一个方面,而更让我们忧虑的是,人们生活在一个“官本位”的社会。“我爸是李刚”的流行语,深刻地揭示了这个社会的权力有多嚣张、有多疯狂,又有多厉害。而这样的流行仍然在流行。

现如今,“官二代”们正在抢官夺岗,他们将权力不断的继承与世袭,只是想继续抓住权力的魔杖,好要继续享受这权力带来的一切。权力,在这个世界,可以带来一切东西,权能生“钱”,权能生“色”,权能生“势”,权力所能带来的社会地位和利益不可估量。不论你能否把住权力的底线,亦或是突破权力的操守,总之都能感受权力的魅力。

让人可怕的是,我们的年轻人对权力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每年浩浩荡荡的“考公”大军说明了这一点。而更可怕的是,他们要“考公”的动机是什么?是为了给这个国家、这个社会以及我们的人民来奉献自己的青春,还是以此为自己的一个金饭碗,最终为自己的名和利来奋斗呢?这样的动机是值得关注的。

之所以有这样的动机,我们可以从这个社会的发展得出结论。人的思想越来越浮躁,找不到理想,迷失了信仰,人的自我观念在不断放大、不断膨胀,即使是一个神圣的岗位,恐怕也就成了一个自我谋生的“饭碗”。官是什么,官就是实现我个人名和利的一个“饭碗”,如此岂不令人可怕与忧虑。

在今天这个官场上,年轻人是万不可将“求官”作为第一人生目标的,不仅在于你自身的动机有多纯?还在于这个官场上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东西,纵然你是一个有着人生抱负、人生理想的人,恐怕也会在这种“潜规则”无限的官场环境中损失殆尽。

如果进得官场,默默无闻的做事,也许一生也求不到多大的官,但如果把你这个岗位视作一个神圣的职业,真正敬畏你的这个岗位,真正敬畏你的职责,这样的收获与价值是不能用官位来衡量的。

然而,我们这个社会的悲哀在于,很多时候评价一个人成功的标志就是你当了多大的官?而不是你做了多大的事多大的成就?因为当了官,什么事什么成就似乎都成了你一个人的了。这样的标准与悲哀,固然给了很多年轻人以打击,但是我们需要弄懂的是,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是要活给谁,是不是活给这个本就十分荒唐的标准呢?

在我们的身边,不能不让人忧虑的是,一些年轻人把“求官”作为人生的第一目标,甚至还订立了“升官的规划”,为了升官,还设计了路径与策略,这个时候,做事已经不再成为人生的规划与设计,投机钻营、溜须拍马、厚黑权谋、裙带关系,以及赤裸裸的权钱交易,等等,都被一些年轻人运用得娴熟自如。

当官位不断加身,却可能更加迷惘,因为升官这个道路是越往上走越是狭窄的,等到你望到“天花板”的时候,却不知道走到哪里?还有当你面对越来越难管的老百姓,却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这个时候,你恐怕永远也想不明白,我的价值究竟在哪里?

新的时代,新的中国梦,需要新一代年轻人去实现。可是如果我们的年轻人被物欲所固化,就会固化成金钱的奴隶,就会固化成权力的奴隶。我们不仅失去一个做人的尊严,更是失去一个做人的价值,这一生,我们来到世上,总要有存在的价值,这价值不应该是一把铜臭的“金钱”,与物化了的“官位”,而应该是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付出与奉献,从而让人类社会不断向前。

 

本文录自凤凰博报-2013-04-27 08:36:55-碧翰烽的博客文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