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老马聊骚】青楼:文人谋生新路径——文/马庆云  

2013-04-28 00:09:50|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我在第七篇的《老马聊骚》的最后,感慨了一下,说在江湖和庙堂之间,到底有没有一种中间地带,容得下文人生存?我们读中国文人的纪传,发现大多数人都是悲剧命运。处江湖之远,便会饿肚子;居庙堂之高,难免被皇权玩弄的宦海沉浮。那篇文章写完之后,我仔细地想了想这个问题。可能,走商业化路线,是中国文人摆脱皇权喂养的尴尬命运的最好方式之一。当然,文化与政治环境越自由开放,文人的生存方式越多元化,越容易逃离皇权或者“搬砖”命运。

我进而便想到了中国资本主义萌芽时期的北宋。当时的文人,是否以“文化娱乐”而非“商业买卖”的方式介入到了这种资本主义萌芽状态中去了呢?我觉得是有的,但是这种处于江湖和庙堂之间的生存状态,可能只是昙花一现。没有深入地发展起来,直到蒙古大军灭掉南宋,建立元朝,并多年废止了科举,才有了铺天盖地的文人“走资派”。北宋时期的文人“走资派”是什么样的呢?再聊这个之前,我打算先聊聊宋朝的青楼。

在中国历史上,存在两种妓女,一种是公务员妓女,一种是非公务员妓女。所谓的公务员妓女,就是管仲这个人创立的官妓,这帮妓女享受公务员待遇,负责陪侍国家公务人员,跟文工团有异曲同工之妙。之于非公务员妓女,便是指民间经营的性消费从业人员了。我能阅读到的书籍显示,当时的宋朝钱粮达到了中国历史的最高水平,甚至于在很多指标上超过了我们当下,因此,历史学家也说,北宋时期,中国滋生出了资本主义萌芽。当然,北宋时期的青楼妓院,也因为这种“蓬勃”发展的资本主义萌芽,而带来一次从未有过的鼎盛时期。

青楼妓院是分档次的。高级的,要先聊诗词歌赋,最后脱衣合欢;低级的,则是说话解闷,接下来行行云雨;最低等的,则是“十元快餐”,自不必说了。我读南宋人的笔记,里边有很多对青楼妓院的记载。北宋时期的高级青楼,跟当下的天上人间夜总会差不多,也搞素质培训跟业务拓展,也教从业妹纸们怎么摆脱穷屌丝的纠缠与困扰等等。只是现在盛行陪客人喝酒唱流行歌曲,而北宋的时候,盛行给客人唱词儿,也就是我们后来所说的宋词。

宋词算是当年的流行歌曲。我们读《全宋词》会发现,里边的作品真不少,但词牌就那么几个。词牌是什么?其实就是唱词儿时候的调子,或者说是曲子。诚如高晓松童鞋在《晓说》里边说的,汉人文化里边,写歌词的多,但真正谱曲的少。宋朝的时候,各大青楼,为了拓展业务,都要使出自己与众不同的本事来。让从业的姑娘们唱与众不同的词儿,就是当时最具代表性的竞争手段之一。当然,曲牌就那么几个,大家都会调子了,只能在填词上玩花样。

中国当年的时代,还不是权贵资本统治的时代,而是士大夫时代。也就是说,做生意有钱的,还属于没地位的那种,而那些靠考科举而跟皇权站到一块儿的,才是社会上最有地位的一种。青楼主要是为这样的已经进入和可能进入仕途的人准备的,因此,特别讲求文化。当然,现在很多煤老板抱怨夜总会的姑娘没文化什么的,我觉得妓女有没有文化,完全取决于嫖客。中国古代尚书,所以,青楼也要崇尚文化。每个时代都有自己不同的崇尚的价值理念,这些价值理念本身,并无高低贵贱之分。说这么多,无外乎想说一句话,青楼要发展,需要有知识有文化的会写当时的流行歌曲的文人加入。

青楼发展到这个时候,便真正催生出了适合文人生存的资本主义萌芽。柳永便是一个被后人意淫生活在青楼的风花雪月中还能赚钱的对象。柳永这个人,在《宋史》中根本找不到任何记载,包括后人写的《柳永传》,都只是根据南宋乃至更后世的文人的笔记整理收集出来的。据说,柳永这个会填词的文人,靠着给青楼写词,养活了自己大半辈子。我总觉得,这种说法,有后世文人意淫的成分在里边,但姑且把我所阅读获取的关于柳永的一点知识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共同分析一下,柳永靠着给妓女们写词,是否成为了中国文人中的第一位走资派?

柳永是福建人,父亲为进士出身,官宦人家。据说,柳永的父亲为南唐后主李煜的臣子,后来宋灭南唐,柳永的父亲成了降臣。李煜写词好,是因为受过专业的宫廷乐师的指点,加上国破家亡的命运,自然曲词与人生际遇相通,有所成。柳永父亲多怀念故国故主,所以多吟诵李煜的词。这样,柳永也便带有了李煜的“哀婉”气质,和父亲的忧郁。

柳永算是出身富贵人家,衣食无忧,属于文二代、官二代加富二代。这样的文官富,最受青楼妓女的欢迎。因此,柳永从小便和青楼的风尘女子打成一片了。青楼在古代属于一种比较高端的社会交流场所,出入青楼并且懂得青楼规矩,以后才可能达官显贵,并不是我们后人想象的,仅仅为了性交配而存在的场所。也因为这个,柳永的父母甚至包括妻子,都是不反对他出入风月场的。

在当时的中国文人眼里,不会玩青楼妓女,就跟不会读孔孟诗书一样,被视为另类的。但,这些文人都有一个戒律,玩可以,但不能认真。中国的宗法制度就非常有意思,男人在外边玩青楼是被默许的,但玩到要动真感情,要休妻娶青楼的程度上,从而影响本来和谐的家庭个体的宗法制度的时候,便会引起族群和宗法的制裁了。这个宗法,其实还是很讲究的,一边让玩,从而安抚了男人内心经常泛起的不安定因素,一边又不让认真,以免影响正常的家庭团结,从而造成不安定。柳永这个人,我刚才说过,有忧郁气质。有忧郁气质又是文官富的,容易干什么事情都太认真。柳永玩青楼,就太过于认真了,因此,被同一时代的很多文人所不屑,并且直言,他的词,太多脂粉气,很难成大才。玩青楼可以,但谁认真了,不洒脱了,就被大家所鄙视了。

柳永年轻的时候靠着给青楼妓院填词,出了名。先是在宫廷外的妓女圈小有名气,后来,他的词又传到早年便死了丈夫的皇太后们的耳朵里边,自然名气更大。我在《老马聊骚》的第二期里边便说,苏轼因为会写词,可能被皇太后意淫过,所以皇帝才借着乌台诗案流放他出开封,远离太后群。柳永的词又被皇太后欣赏上了,不外乎是些陈词艳曲罢了,半黄不荤的。皇帝自然不高兴。可这一切,天真的柳永却不知道,他自认为,太后的喜欢,便是代表了皇帝呢。

当时,柳永正睡在开封的各处青楼准备科举考试。青楼女子们是好吃好喝好身子的招待着,都是希望他能帮她们填些词,长长自己的名气。传言,被柳永写词捧过的青楼女,身价立马上涨。这个传言,有没有后世文人意淫的成分在里边,便不可知道了。话说柳永一高兴,写了这么一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换成现代话说,狗屁公务员,还不如换个跟青楼妹纸的呼呼哈嘿呢。皇帝正好要抓柳永的小辫子呢,自然不会放过这小子了。宋朝皇帝其实是有才学的,只是柳永的词让不该动春心的太后们动了春心罢了,不然,宋朝皇帝不会在批柳永试卷的时候说,让此人“浅斟低唱”去吧。说白了,就是不给柳永当官的这个铁饭碗。

话说柳永也会商业炒作,立马在青楼圈传开了,说柳永是“奉旨填词”。名气自然更大了。他在青楼界混吃混喝的日子,正式开始了。当然,用混字,不够文雅,应该说,柳永正式融入了资本主义萌芽的大潮,用文字开始换吃喝与孔方兄了。

但是,柳永家的兄弟们,人家好几个都考上进士了,你柳永还是个青楼混子,他自己心里边,也觉得不好意思了。再加上,柳永其实是个官迷,骨子里边还是想当士大夫的。拿着士大夫的身份嫖娼,跟靠着给妓女卖词来嫖,可就不是一个档次了。

有野史记载,说范仲淹曾经提携过柳永,带着这个青楼小哥去过塞外,让他学学胭脂气之外的豪情。柳永也有几个不错的塞外诗词传世。当然,在宋朝,会写词,是不被人看好的,主要还得会经邦济世的八股文章,能齐家治国平天下才行。就跟现在,你会打魔兽,并不能为你高考报大学计算机系加分一样。

柳永一边混迹青楼,卖字谋生并维系性生活与情感生活,一边又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暗地里边准备“高考”。到51岁(不确切)的时候,真考了一个功名回来。柳永也便不再卖词儿,而是走马上任去了。

有人说柳永上任没多久,就又重操旧业了,后来穷的要死,乃至于最终果真死在了一个妓女家里边。柳永的死,中国后世的文人又开始意淫了,说一群妓女出资大葬柳永。当然,也有好事的考据老师论证说,厚葬柳永的钱,根本不是妓女们出的,而是当时与他认识的几个官僚合资的。

柳永的死掉,于后人留下太多的想象空间。他的一生,作为一种文人进入资本主义萌芽的存在状态,是否预示着,中国以后的文人,都将在资本主义真正到来的时候,进入一种为“娱乐化”所服务的时代呢?不想为娱乐化所服务?那就只能,或者去庙堂当公务员,或者去江湖种玉米地了。夹缝中的文人,要想存活,必须要与这其中的一样东西媾和。换个思路,居庙堂、服务娱乐与处江湖,这三个东西,又或者根本就无所谓干净不干净,只是我们这些所谓的有思想的人,庸人自扰了。

 

本文录自凤凰博报-2013-04-11 21:29:59-马庆云的博客文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