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田沁鑫谈话剧《青蛇》:想探讨女性情欲过后的出路  

2013-04-18 07:55:44|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点击进入下一页

我看演员

一直是中性姿态的田沁鑫,这次跳出了以往的视角。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点击进入下一页

《青蛇》中,白蛇、青蛇姐妹遇到许仙的一幕。解飞 摄

12年一个轮回,偏偏蛇年就等来了《青蛇》,这是田沁鑫自己都觉得幸运的事。这一次,她用这部话剧对“白蛇传”进行了新的解读,戏中对欲望的探讨,也是她做导演14年来首次跳出中性视角,站回女性角度的一次自我修行。

上周,《青蛇》在香港首演大获成功,下月10日至21日将在北京的国话剧场连演10场,明年还将赴美国林肯艺术中心上演,成为中国第一部在西方最高艺术殿堂上演的话剧作品。田沁鑫说,自己做中国戏剧的主要动力源自她热爱中国文化,“我相信,我能够让中国戏剧走向世界。”

这版有何不同? 把宋传奇的感觉放到戏里

新京报:很早以前就曾传你要排《青蛇》,到了蛇年才得以面见观众,是有意为之吗?

田沁鑫:其实没有,算是机缘巧合水到渠成。八年前原著作者李碧华就很希望我来做这个戏,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找别人。在香港见面时她曾说,这是她二十年前的作品,因此希望再次改编时能有更多信息量和新东西。当时我就来了灵感,想到人、佛、妖三界的概念,并且觉得三界之间不应该单纯只展现情欲。我把想法报给剧院(国家话剧院),剧院却觉得这个题材不适合做,就搁置了那么久。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在等一个最成熟的时机,在我能力允许,人生阅历包括对佛教的认识达到一定水平,我才可以做。

新京报:《青蛇》的许多桥段大家都非常熟,不过从彩排看,这次你的处理很独特,台词也是跳入跳出的。

田沁鑫:我用了一整年专门写剧本,有时甚至觉得脑力不够用。我还是想突破,并不是突出我的个人色彩,而是要对得起这个民间传说。我从各种版本的《白蛇传》中找灵感,直到看到冯梦龙先生的《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我突然想到可以将宋传奇的感觉放到戏里。如今看到的便是用宋传奇的气质来托底,加入心理台词,这样既区别于《新白娘子传奇》和《青蛇》等影视剧,又贴近了现代观众。

此外,我们的演员毕竟不如戏曲、舞蹈演员,像“盗仙草”等情节就不能完全仿效戏曲来表现。我让舞台慢下来,营造一种奇幻的场景,大家只是觉得奇妙,就不会过于要求演员的身段。

法海懂爱吗? 不和流行音乐在同一平台对话

新京报:这次你塑造的法海并非反派,是希望给法海翻案吗?

田沁鑫:你反写,我正写,这是翻案。《青蛇》并非这样简单。大多数作品都把白蛇塑造成追求人间美好爱情的妖,法海自然成了对立面,因为这样好成戏。直到李碧华的《青蛇》才第一次把法海从老僧变成年轻的和尚,再到李连杰在《白蛇传奇》里演的法海,慢慢地,法海在被扳正。

这次我就想,能不能追本溯源,看看法海到底是谁。去采风、查资料才知道法海原来是唐朝高僧,本名裴文德,父亲时任宰相。他三岁时替生病的皇子出家,青年时本可以还俗为官,却笃信佛教,最后兴建了金山寺。他曾驱赶伤人白蟒入长江也有相关记载,没想到这个记载被冯梦龙写成了和尚和白蛇错综复杂的故事。看到这些,我就想,我们就把他修行的艰难、他在民间传说里为什么成为反派,以及他和蛇妖之间难以割舍的劫难都表达出来。这样戏就更现实、残酷,也更可信。

新京报:你对《法海,你不懂爱》这样的作品怎么看?会对你们的表达有冲击吗?

田沁鑫:我觉得没有。因为我们不在一个平台上对话。我不想由于流行音乐产生的争论进行任何我的表达,那些都与我无关,因为我们这个戏是尊重民间传说,同时尊重宗教的。

新京报:民间传说里的结局多是美好团聚,你这次却做得很残酷,为什么?

田沁鑫:我希望呈现一种更大的悲悯和关照,同时让大家知道真相。这个戏是说我们对爱的困惑,同时,情欲过后的出路是什么,我们也没法解释,只是把现实摆出来。

比如,白蛇像所有女性一样追求美好生活图景,可还是失败一场;小青从有欲到懂情,用身体来碰撞社会和学习生活,可最后知道自己的爱是瞎掰的爱;而法海最终明白的是大爱,所以他发愿普度众生。

       有无私人投射? 这个戏告诉我,欲望不是爱

       新京报:这八年,你的戏里好像这个戏最不同,之前很少有专门为女性创作的题材。

       田沁鑫:是的。关于女性表达,我做过《风华绝代》、“红白玫瑰”,但《青蛇》是谈女性的欲望、女性情欲过后的出路,我觉得这个更私密,话题更当代,也更彻底。

       八年前我没做的一个原因是,我对女人、对性别缺乏认识能力。我本身较中性,以前对性别认识比较模糊,没有那么强烈的女性表达的愿望。时隔八年,虽说我对人生还不算很了解,但对女性有了一点认识。在我看来,女性都是母亲,即便不生孩子,身上也都有母性的东西。从乾坤来讲,她更像地,比较博大和包容,具有牺牲精神。女性由于自己的生理原因,有很多的困惑和困难,是比较被动的。我希望通过这部作品,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女性对情感的认识。

       新京报:这次探讨的情欲话题和你个人情感有关系吗?

       田沁鑫:实话实说,这次真是好好学习了一下,因为我就不太知道“爱”是什么。我只知道你爱我,不知道我怎么爱你。我知道的是欲望,跟小青差不多,但这个欲望是爱吗?

       这个戏就告诉我自己,欲望不是爱。有时由于欲而起的贪念,是被色所迷惑,无论男色还是女色,都会被迷惑,而爱肯定不是这样。

       如果我偏男性一点,可能会喜欢秦海璐和袁泉,如果偏女性一点,可能会喜欢辛柏青和董畅(剧中饰许仙),他们都很漂亮、帅气,演的又都是情欲戏,你自然会对舞台上这些人有好感。但你怎么可能见色起性?你是一个导演,在剧组里做着爱欲连波、爱恨难填的戏剧时,对你来讲就是一份修行。

       我也跟演员说,要不你们坐导演位试试,每天要承受的力量太猛了,如果我们都是凡人的情感,都会失控。所以我这样的人只能有大爱,做一点大爱无疆的作品,小情小爱真的不适合我。

       秦海璐(饰青蛇)

       合作作品:《红玫瑰与白玫瑰》《四世同堂》

       她是挺难得的演员,非常用功、严谨,而且身段极好。

       她最大的优点就是勇敢,并因此能克服掉许多障碍,让自己演得更主动。

       袁泉(饰白蛇)

       合作作品:《狂飙》

       她本身是内向型,行事说话都很收敛。最早演《狂飙》,还是在自身条件基础上的灵感冲动,但这次却是个生动的袁泉。她的任性、勇敢和奔放等多面性都被挖掘出来,不再仅仅是漂亮公主型。

       辛柏青(饰法海)

       合作作品:《狂飙》《赵氏孤儿》《红玫瑰与白玫瑰》《四世同堂》

       他气质干净,形象漂亮,创作上有自己的想法。

       这次他每天都会在演出前打打坐,上场前会站在镜子前很久,是真的融入角色了。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天蓝

 

       本文录自凤凰网文化 > 文化时评 > 2013年03月26日 07:46-来源:新京报 作者:天蓝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