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以救世主的名义做奴隶主 (三)  

2013-02-25 07:20:10|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在中国每天消失200座村庄、大量农村房屋在自然的风吹雨打中灰飞烟灭的时候,城市居民哪怕只拥有一寸土一片瓦也会变得格外值钱,这就是今日中国的城市化图景!

扬州市嘉禾润滑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陆继忠先生有一句话说得好:“中国的改革、开放最大的收益者就是以政府为核心的利益集团,最愧对的就是农民群体,至今我们还有4亿农村人口生活在世界银行的经济难民的标准以下,其中1.5亿赤贫,食不果腹、衣不遮体。这不是辉煌盛世、和谐社会,是灰黄剩世、喝血社会。”

和土地、农房“被集体化”导致农民的财产性收入或者被剥夺、或者被自然湮灭之外,农业也越来越呈现出原子化甚至“荒漠化”特征,由于人均耕地面积很少导致的农业原子化碎片化,农业生产比较收益过低,土地抛荒成为中国城市化现代化过程中的一道刺目的风景。

2012年5月13日,中科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发布最新研究成果《中国现代化报告2012:农业现代化研究》。报告指出,中国农业生产率与发达国家差距巨大,美国是中国的90多倍,日本和法国是中国的100多倍,巴西都比中国高。如果以农业增加值比例、农业劳动力比例和农业劳动生产率三项指标计算的话,2008年中国农业水平与英国相差约150年,与美国相差108年,与韩国差36年。

去年底我还看到一篇文章,一位以“向总理说实话”而爆得大名的“三农问题专家”说,“三农”问题的本质是农民权利太小,而农民权利太小的根本原因在于农民的组织化程度太低。要想解决严峻的“三农”,最根本的措施是让农民组织起来。一看就让我哑然失笑:人均一亩多地,土里刨食全年净收入也不过几百元,而“组织化”一个农民一天的时间成本就是100多元,你想让农民天天“组织化”去喝西北风啊!

我们的农民到底比这些所谓的“三农问题专家”更聪明!他们只有到了被征地的时候才不用招呼就组织化起来了,因为这时候“组织化”的收益才有可能抵得上成本。

产权的制度保障对人的生命尊严、自由和财富创造具有根本性的奠基意义。

秘鲁著名的自由市场经济学家赫尔南多·德·索托在全球多个贫穷国家的农村和城市贫民窟中进行过田野调查,在他享誉全球的《资本的秘密》里,他得出的结论是,产权是一个有生命力的存在,能否在法律上承认社会大多数成员的房地产所有权,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决定着一个落后的国家能否真正实现经济起飞。德·索托认为,穷国和穷人之所以穷,根子在于“死资本”。他和同事曾经计算过,全世界的穷人拥有的财产大约在9万亿美元,主要是住宅,这远远高于外界给予发展中国家的援助。但是由于这些财产没有任何记录,所以他们不能以此作担保去借贷。由于非西方国家的法律制度赶不上人口流动、城市化等社会变化的步伐,社会大多数成员的财产只能游离于法律系统之外,因而成为“死资本 ”。所有发展中国家都有一个惊人的相似之处:“这些国家绝大多数的贫困居民确实拥有财产,但他们缺乏代表其财产并进而创造活资本的机制。他们有房屋,却没有产权;他们有庄稼,却没有契约;他们有企业,却没有公司章程。” 德·索托认为,为什么市场经济在西方成功、却在其它地方失败,是因为非西方国家未能建立起一个把死财产变成活资本的统一的法律体系,而西方标准化的法律能够使人们用分期付款的方式购房置产,用房屋作抵押向银行贷款,允许一个公司的资产分割成很多部分,可以公开上市进行股票交易,并使财产评估成为可能……他的解决方案很简单:对穷人事实上拥有的财产予以法律承认,这样他们的国家就能够变得资本充裕。他解释了美国在19世纪是如何做的,当时国会和最高法院勉强承认了西部移民和金矿占有者的财产权,从而使美国资本主义一跃而居世界前列。正是靠着把不正规的财产权制度转化成正规的制度安排,西方才得以在19和20世纪从第三世界发展到第一世界。目前第三世界所面临的挑战就是这一历史过程的重复。

德·索托的观点,仿佛字字句句针对中国农民。中国农民在“集体所有”的土地及在其土地上建设的房屋,不能自由交易(法律上仅确认一村村民之间交易),不能抵押贷款,因此成为“死资本”,既不能成为进城创业的“第一桶金”,也不能筹集农业和副业生产的扩大再生产资金。整个社会都已经进入“复杂资本时代”,绝大多数农民则始终停在完全靠自己的劳动积累原始资本的“简单劳动力时代”。

 

本文录自凤凰博报-2013-02-19 09:34:27-童大焕的博客文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