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嫦娥奔月与井底蜗居是同一个梦?  

2013-12-09 08:28:08|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嫦娥奔月与井底蜗居是同一个梦? - anshzhou - anshzhou的博客

嫦娥奔月与井底蜗居是同一个梦? - anshzhou - anshzhou的博客

看中国新闻,常常有一种穿越的感觉,同一时间发生的事,恍如两个完全不同的时代,可中国所发生的事,又是如此真实,只是我们司空见惯早已麻木早己不再有激情!

“中国准备在月球上实现中国梦!”,法新社12月1日的文章把掌声给了中国的探月计划。自10年前首次将航天员送入太空之后,中国航天迈出的大步伐多次赢得世界赞叹。12月2日凌晨1时30分发射的嫦娥三号探测器标志着“中国远大雄心壮志的最新进展”,它将于12月中旬在月球表面着陆,如果成功,这将是人类探测器在时隔近40年后首次在月球上活动。

“一次一大步”是英国《独立报》对中国探索太空进程的印象,它直接击碎了西方前几年对中国太空技术的质疑,耀眼的光芒还压过了它附带激起的“政治尘土”,世界舆论对太空合作的兴趣超过了太空竞赛。中国的太空雄心还成为不少国家拷问本国太空计划的坐标:日本《产经新闻》称,美国和中国都有雄心勃勃的太空计划,日本政府却搁置了关于载人宇宙开发是非的讨论,如此下去日本载人宇宙活动的经验就无法传给下一代。俄罗斯媒体则称,中国正“稳步而自信地挤进航天大国之列,而俄罗斯却逐步从这一行列中退出,我们可能早已忘记月球车了”。

继“神舟”、“嫦娥”之后,关注太空探索的西方人近日又熟悉了一个中国词汇――“玉兔”。德国《世界报》1日以“中国送‘玉兔’探月球”为题说,中国即将开始雄心勃勃的2020太空计划的下一步:首次将无人驾驶车发送到月球上。它的名字叫“玉兔”,是“善良,纯洁和活力的象征”,早在战国时代,中国民间就流传着玉兔与月亮的传说。德国新闻电视台1日说,“玉兔”与中国月亮女神“嫦娥”完美结合,代表中国人对新太空项目的渴望。

法新社报道称,嫦娥三号探测器12月2日1时30分从四川西昌卫星基地发射升空,这成为中国太空探索的里程碑,暂时在某些领域将莫斯科和华盛顿都甩在身后。嫦娥三号将携带被命名为“玉兔”的月球车,玉兔是中国神话传说中居住在月球的一只兔子,如果一切顺利,“玉兔”月球车将在12月中旬在月球上行驶。该月球车将开展地质等科学分析试验,由太阳能电池板提供能量,并向地球发送三维图像。澳大利亚空间问题专家莫里斯 琼斯称,这次探月工程是载人航天之外,中国迄今筹划的最复杂太空行动,一旦成功,中国将成为第三个在月球表面实现月球车行走的国家,而外界普遍预期,2025年中国将成为亚洲首个送航天员上月球的国家。

嫦娥三号从发射到登月,要经历什么样的程序呢?据探测器系统总设计师孙泽洲介绍,嫦娥三号探测器分为着陆器和巡视器(即“玉兔”号月球车)。嫦娥三号首先于2日由长征三号乙火箭送入近地点200公里、远地点38万公里的地月转移轨道,探测器在轨飞行约5天后,近月制动被月球引力捕获,进入100公里的环月圆轨道。此后嫦娥三号探测器还需要再次变轨进入椭圆轨道,最后从高度约15公里的近月点开始动力下降。由于月球上没有空气,嫦娥三号不能像神舟飞船返回地球那样用降落伞减速,只能靠专门研制的变推力发动机实现逐渐减速,并选择合适场所降落。成功着陆后,探测器会释放出月球车,它们将进行月表形貌与地质构造调查、月表物质成分和可利用资源调查,以及地球等离子体层探测和月基光学天文观测。

中国探月工程规划为“绕、落、回”三期,其中嫦娥三号任务是中国探月工程二期“落”的主任务。探月工程副总指挥牛红光1日介绍说,嫦娥三号任务是我国探月工程二期的关键之战,对我国深度探索宇宙、和平利用开发太空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因此探月工程领导小组组长、总指挥马兴瑞总结说,无论是从我国探月工程的角度,从中国航天整体发展情况看,还是从世界深空探测角度看,嫦娥三号任务都具有里程碑意义。

这种说法绝不是中国的自卖自夸。据“德国之声”报道,德国航空航天中心的韦伯博士认为,人类月球探测器的历史上,最值得一提的有两次,都由苏联科学家完成。一次是1971年10月4日结束的苏联第17次探月项目,探测器登月成功并在那里进行了11个月的工作。其间,它在月球上行驶10.54公里,传输2万张照片以及全景图,并进行了500多次土壤测试。另一次是1972年2月25日,探测器从月球返回地球,并带回159克月球土壤。从那时起距今40多年过去了,人类对月球的知识仍然没有丰富,反而显得漏洞百出,因此,“(中国)对月球的新探索是对丰富人类知识做出的贡献。”

上述文字是《环球时报》庞大的海外记者团从世界各地发回来的精彩报道,再一次让中国人民知道中国官方可上九天揽月的雄心壮志!也是对中国梦的最好诠释。然而许多中国人的真实生活离这样的中国梦相距甚远,即使在光鲜的北京,仍有一群因为住不起群租房住不起地下室的打工者,长期蜗居在污水横流的地下井底。

有好奇的记者探访北京丽都附近十多处地下井洞,发现在平均不足6平米的“蜗居”井下,群居者堆置着各类生活用品,例如吃剩的馒头、用过的被褥、衣服、蜡烛、球鞋、雨伞等等,住在这里的男女老少中最大的70岁,最小的只有4岁。其中捡破烂的66岁老太太全友芝已在井底“蜗居”了近20年。

20年是什么概念?一个人长期生活在幽暗污浊的井下,这样的画面与嫦娥奔月形成鲜明的反差。然而,这样真实的事情就活生生地发生在首都发生在我们身边。面对如此的社会困象,不由得让人生发出“民生多艰难”的叹喟!

媒体曝光“井下蜗居”的消息后,12月6日下午2点,6名着深蓝色制服的工人将该处11个住人井用水泥封死,两名居住者的衣物被一辆面包车拖走。市政、朝阳区政府将台办事处等单位均称封井与其无关。

晚上8点,在井下居住了10年的洗车工王秀清从怀柔赶回“住处”,看到一个个被封死的井口,叹了口气,“知道会来封,但里面有一个账本,对我来说很重要,不知他们把我们的东西扔哪了。”

常年生活于此,如今已没有“家”,王秀清不知道接下来能去哪里。在附近,他找到了一个已被废弃的停车收费岗亭,一个人呆在岗亭里过夜。昨晚,北京最低温度是-2℃,岗亭里没有井下温暖,但井被封了,他只能蜷在那里。

嫦娥奔月与井底蜗居是同一个梦? - anshzhou - anshzhou的博客

今年53岁的王秀清来自河北滦平,年轻时与怀柔长哨营乡遥岭村的妻子彭女士认识,共育有三个儿女,如今都在怀柔读中学。由于未领结婚证,又加上超生,三个孩子成“黑户”十几年了,为了躲避罚款,10年前,王秀清离开怀柔,来到丽都广场附近给人洗车,为省去每月数百元的租房钱,他加入了井底蜗居的行列。

每天凌晨3点,王秀清从井下爬出,拿着抹布和水桶,来到路边给早上交接班的出租车洗车,“每天能洗10辆车左右,每天能挣百元上下,每个月挣2000多元,要供养孩子上学又要帮他们上户口,这些钱远远不够。”他说。

对此,他曾向出租车司机、环卫工等人共借了7万元,并备有专门账本记账,有闲钱就还给别人,“有了他们的帮助,去年终于把结婚证和孩子的户口都给办了,多年沉积的负担减轻许多。”

环卫工小李自己经济状况般,曾经借钱给王秀清3万元,“他跟其他流浪汉不样,为了供养三个儿女上学,每天起早贪黑靠双手劳动赚钱,这种有担当的人值得帮。”

每天早上干完活,王秀清会花5元为自己准备最丰盛的早餐,午餐会去吃工地卖剩的盒饭,晚上吃2元的烧饼。到了晚上,他回到井底,用蜡烛点亮这小小的空间,看着自己不能伸直的右胳膊和已磨破皮、长满冻疮的双手,王秀清感叹自己这行做不了多长时间,“冬天一直用凉水洗车,时间久了,手上的毛病也多了。”

对王秀清来说,他也有一个难以启齿的中国梦!他希望靠自已的勤劳靠自已的节俭靠蜗居井下供养几个孩子上学读书,让孩子们有个没有遗憾的人生。如今住处没了,洗车的工作丢了,他不知道这个梦还能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找到王秀青,让王秀青诉说出在井下蜡烛微小的光明和常有的黑暗里,是怎样打发时光的?又是怎样把一次次擦车的7元钱攥在手里,憧憬未来生活的?也让他说说支撑他井下10年生活的唯一动力是什么?这个憨厚纯朴的洗车人道出了他的心声,毫无疑问,也是这个时代千千万万普通人的心声。

王秀青:我有个小收音机,每天都带着,听评书,听歌,也听新闻,我知道河北保定自锯右腿那个事,人不是逼到那份上,谁会下那么大狠心?

王秀青:除了烟和饭我极少买东西。我有个装洗衣液的瓶子,夜里外面冷,爬上爬下麻烦还危险,就用这个瓶子小解。只要下了井,从不会想大解,这么多年有生物钟了。

王秀青:在井里住的人天南海北,哪的都有,你来了他走了,很多口音我也听不懂,几乎不打招呼不说话,大家没太多来往。

王秀青:10多年前我刚在这擦车,那时这附近井下住了30多人,冬天实在熬不下去,最后我也一狠心,钻到井下。相比外面的冷,井下太幸福了。

王秀青:我早习惯了井下的生活。孩子慢慢大了,也争气,我心里面敞亮。

王秀青:嗯,只有我的三个孩子,仨孩子学习都很好,这就能让我撑下去。

王秀青:村里人只知道我在北京擦车,我没告诉别人我在井下住,老家河北滦平的人也不知道。两三年前,我们村有个人来跟我一起擦车赚钱,晚上跟我在井里住了一夜,第二天就走了,不干了。

王秀青:今年上半年,孩子该准备上高中了,女儿都十六七了,户口还没上,没上户口高中都上不了。

超生罚款一共6万,从年初就开始凑这钱。我回了趟滦平老家,亲戚给凑了万把块钱,剩下的全是在这块借的,开出租的李伟借给我5000,扫地的王景如借给我3万,她家拆迁了,看我难,就借给了我。保安的,看门的,有两三个月,见人熟点就借钱。

王秀青:以前倒是想过不交罚款,但孩子的户口一直上不了,不交行吗?

借的钱肯定要还。从老家借完钱,离罚款的数目还差很多,李伟和王景如我们都认识好多年了,他们想帮我一把。人家的钱也不是白来的,你着急用人家能给就是情分了。我没承诺什么时候能还钱,我怕承诺了到时还不上,人家也都没逼我还、定期限,我赚出来一分还一分,一定要还。

王秀青:井下也不能算是家,但毕竟为我遮风挡雨,要有钱,谁不愿住大房子住酒店啊?

王秀青:我一年赚的钱也买不起一个平方的房子,这辈子是不想了,想也没用。

王秀青:尊严?分对谁讲。像我这样的人,跟要饭的差不多,尊严在我身上谈不上。2008年,我在路边擦车,城管把我抓走,把狗从笼子里放出来,把我关狗笼子里,我是想要尊严,那时还有什么尊严呢?

王秀青:我今年52,我觉得还能再擦10多年吧。那时候,我最小的孩子也大学毕业了。(说这话时,他笑了)

王秀青:把三个孩子都供上大学,将来找个好工作,长久的我还不敢想。

王秀青:现在不让在井下住了,城管也不让在路口擦车了,今天早上我趁城管没来,擦了三个车。要是这个活路没了,我想着得去找个什么地方干活,52了,人家还要不要我?

王秀青:(沉默了20多秒)我的腿前些年上山打柴摔断过,干不了重活,我还能干啥?我不需要什么待遇,能供应一家人吃喝就行,现在物价太高,一碗面条都要七八块,我期望能给我个3000元、4000元,能让我们一家活下去。

几乎是同一时刻,中国梦国际研讨会7日在上海举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蔡名照在开幕式上发表主题演讲,称中国梦在中国成为全社会热议的话题,也引起世界的关注。13亿中国人民实现梦想将是人类历史上的大事件,不仅将使中国的面貌焕然一新,也必将对人类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本文录自凤凰博报-2013-12-08 07:36:54-蔡慎坤的博客文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