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在命运之路的拐角处只有一步  

2013-11-20 07:34:42|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一,徐德林认为是“身不由己”的转折点

在命运之路的拐角处只有一步 - anshzhou - anshzhou的博客

徐德林是离休干部,月工资7800元,住院全部公费。 

在命运之路的拐角处只有一步 - anshzhou - anshzhou的博客

这是徐德林住院的医院名称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人有更多的机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如果您去过俄罗斯、美国、德国、意大利、韩国、朝鲜、日本、缅甸……,您就会感叹人生、命运的差异。

中国人也是一样,我是研究抗战老兵悲欢离合、生死离别和心路历程的。

中国的抗战老兵也是一样,在命运的拐角之处,只差一步,命运之路就完全可以用“别有洞天”、“天壤之别”来形容。此处,我要形容的当然不是:唐·李白《山中问答》诗:“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这样巨大的差别。可是,战后68年,亲历抗战老兵已经寥寥无几,他们如若没有“差别”的话,我的写作又有什么意义呢?现在,那么多“关爱抗战老兵”的人们的所作所为又有什么意义呢?

本文要说的是抗战老兵,93岁的徐德林。他的人生之路走对了一步,又走错了一步。

1948年,他随所在部队投诚解放军。所以,他现在是“离休干部”,现在,每月工资7800元人民币。按照国家规定,住院全部公费。而且,住院,他还是住单间。

1958年,他被划为“右派”,一直到1979年才解放。在这期间,工资每月30多元,生活捉襟见肘。而且,妻子、儿子,都离他而去。至今杳无音讯,属于:妻离子散。

“整整21年!”徐德林用手指比划着说:

“当时,全国有55万人被打成‘右派分子’。我作为其中一员是‘双重身份’的人物;就是因为,我曾经还是‘伪军官’。以前,‘地富反坏右’、‘国民党残渣余孽’、‘伪军’是被人们唾弃的社会败类。我那时已经对自己的命运完全失望。我当时就是苟且偷生,过一天是一天,听天由命。批斗我,我就去。给我一个嘴巴,就一个嘴巴。踹我一脚,就踹我一脚。——我完全无能为力改变我的命运。那时,很多人绝望了。自杀了……。我没有,我曾经是军人,怎么能自己消灭自己?我没有干过对不起中华民族的事情呀!”

徐德林站起来,清清嗓子,提提裤子,伸着双手说:“我要来一段《苏三起解》!”

我吓了一跳,心想:这个老头儿没有事儿吧?我急忙请他坐下来了。

“是不是我采访他,就触动他哪神经的痛处了呢?”——我很自责。 

陈刚笑着向我介绍:“徐老师就喜欢唱戏,而且,桃李满天下呢。”

我开始感觉:“命运之神戏弄人生了。不是吗?眼前的徐德林不就是例子吗?”

我研究过今天的美国人、日本人、法国人、意大利人。他们作为个体命运出现在今天的生活状态中;“走错一步”是完全无所谓的。还可以百遍、千遍地重头再来。

比方今天的日本人,他们一生可以无数次的辞职,可以在报纸上发表什么言论。但是,他们总是和日本国发生关系。他们所交的“所得税”在退休金上落实在他的余生中。

我研究过昨天的苏联人;斯大林时代的苏联人,那时,走错一步棋也是要命的。

今天的朝鲜人也是一样,只有是紧紧跟着他们的伟大领导人,不要往两边看是没有问题的。否则,也不堪设想。

可是,中国人不行,只要走错一步棋,那么,几十年的命运就截然不同。这个抗战老兵徐德林的人生之路就是如此。

抗战老兵徐德林自己认为自己:“中国人不能自由摆布自己的命运,一切都是听天由命。或者,叫随波逐流?叫身不由己?我亲眼见过我身边无数的人,战争中被炸死了;文革中被打死了、被虐待死了……。我自己也体验过水深火热、冰火两重天。我们还是不讨论这些吧?”

二,冰心、吴文藻、刘宾雁、徐德林及其他

因为,现在的徐德林作为“离休干部”工资是7800元,这在原国军抗战将士中生活状态是比较好的。说起当右派的时候,徐德林自述:“工资32元,捉襟见肘。”

我对徐德林老人说起我认识的一个街坊,叫刘宾雁,他原是《中国青年报》的记者。他写过《桥梁厂新来的技术员》、《第二种忠诚》、《人妖之间》等报道。他被打成右派分子后工资也是32元!还有一位,叫吴文藻,他被打成右派分子后工资也是32元。

徐德林当过老师,他说:“你说的这些人我偶有耳闻。但是,我熟知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 。”

我说,我研究过“冰心夫妇”。冰心作为作家,她一生几乎没有写关于抗战文章。她写的全部是儿童文学。其实,她有无限的内容可以写的。

其一,她的父亲是大清帝国北洋水师、来远舰上的军官谢保彰。大清帝国北洋水师在1895年同日寇在我国海域作战,来远舰被击沉,谢保彰游回刘公岛。当时,冰心的母亲把大烟挂在门框上,并扬言:“谢保彰不回,我就吞烟随去!”

冰心每每回忆至此都是泪流满面!其悲国之痛、肺腑之言、爱国之情,虽未见纸张也是和老舍的儿子舒乙以悲叹的方式面叙过。

其二,冰心和丈夫吴文藻先生在抗战胜利时,是中华民国政府派驻日本国代表团的代表。负责受降日军后,中国与日本国的交接事物。他们夫妇亲眼见日本国在一片废墟中走出来的历史瞬间;整整五年时间。最后,谢冰心、吴文藻夫妇弃暗投明,未去台湾,回到北京。

是周恩来对冰心说:“这段历史,你知道就行了。”所以,冰心一直未动笔墨。

解放后的1958年,吴文藻被打成右派。谢冰心也是痛苦异常。

……,……。

吴文藻是大学问家,他和投诚的徐德林不可同日而语。吴文藻1940年就在中华民国国防最高委员会参事室工作。(有军衔)。1946年,赴日本任中国驻日代表团政治组组长并兼任出席盟国对日委员会中国代表顾问。在此期间,他广泛考察了日本的全面情况。解放初,从东京回到祖国。1953年任中央民族学院教授。

吴文藻和徐德林相同的地方是,1958年被打成右派分子之后,他们的工资都是32元。

我和徐德林说被打成右派分子的事情,他显出很无奈的样子:

“——我不想说过去。重复,就是痛苦。回忆,就是苦难。” 

在命运之路的拐角处只有一步 - anshzhou - anshzhou的博客

抗战胜利后谢冰心、吴文藻夫妇是中华国民政府驻东京代表团的成员。 

“人生的要紧处有几步?”这个问题对于亲历人生沧桑的徐德林已经毫无兴趣了。眼前的徐德林早已经按捺不住,他高声唱起京剧《萧何月下追韩信》:

萧何:

     韩将军,将军呐!

     你有管乐之才,

     伊吕之志,

     我连保三本,

     大王说你出身微贱,

     不肯重用,

     怒恼将军遘奔他乡,

     我追赶前来,

     将军随我回去,

     我以全家的性命力保将军。

    ……,……。

93岁的徐德林老人往上提了提要掉下去的衬裤,又唱到……。

护士开门进来了,她说:“——徐老师,徐老师!您停停,试表啦!”

我此时在想:“人可以左右自己的命运吗?——显然,不可以。尤其是中国人!” 

三,徐德林关于抗日战争的经历 

在命运之路的拐角处只有一步 - anshzhou - anshzhou的博客

徐德林原来是国军抗战将士,他在抗日战争中报考黄埔军校。 

徐德林,1921年出生,溪口镇康岭村人,毕业于奉化中学。1941年,考入黄埔军校,为成都本校18期第一总队步兵第五队学员,毕业后留校任教。1948年,投诚参加解放军,仍在军校任教,转战东北战场。1951年,在教学课上因骑马受伤,伤愈后转业回乡,在当时的怀潭小学任教。1958年被划为“右派分子”。1978年落实政策,在亭下湖中学任美术教师。1981年退休,次年改为离休。2008年5月,88岁高龄的他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在命运之路的拐角处只有一步 - anshzhou - anshzhou的博客

侵华战争期间,在中国辽阔的土地上攻城略地的日本侵略者。

93岁的徐德林说:“不要采访我,没有意思。还是让我给你们唱京剧吧!”

我说:“您先接受采访?一会儿,我们听您唱?”徐德林总算是勉强应允了。

徐德林说:卢沟桥一声炮响,日本把战火燃向全中国。

淞沪抗战爆发,把蒋介石“等外国列强干预的梦幻全部摧毁”。此时,抗战烽火遍布全国,一批又一批的青年人投身军营抗日报国。当时的徐德林,正就读于奉化中学。

 “我们家是开药铺的,家境不错,父母原本希望我能继承家业。可没有国,哪来家?毕业前一周,我从报纸上看到黄埔军校在金华招生,非常激动,马上和几个同学一起报了名。”

徐德林回忆:他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

 当时的黄埔军校已经移址四川成都,由于大半河山沦落敌手,交通线也大都被日军切断,从金华前往成都,很多时候都需要步行,甚至绕行山中,沿途不时还得防备敌机轰炸。每天几十里路,脚上磨起了血泡,从小到大,都没吃过这种苦……

徐德林说,日本飞机追着轰炸,所以,在途中有几位同学不幸遇难。

  经过几个月的风餐露宿、九死一生,行程数千公里,终于抵达四川成都,进入黄埔军校。

徐德林被编入18期第一总队步兵第五队。在这里,徐德林将自己对日寇的满腔怒火化作了学习的动力,操练、射击、野战、战术训练……他无不拼尽全力。毕业后,他被安排留校任教。

我说:“那么,您连日本鬼子都没有见过!”

徐德林说:“错!日本飞机轰炸时超低空飞行,我见过日本鬼子的狰狞面孔!”

“我们的战友被炸得血肉横飞,残肢挂在树上……,我们都是伤心欲绝!”

70多年过去了,尽管很多细节老人都难以想起,但那段历史,徐德林刻骨铭心。 

在命运之路的拐角处只有一步 - anshzhou - anshzhou的博客

侵华战争中日军飞机起飞之前

下面谈徐德林的投诚。他还是不愿意多说,只是说,在东北,向林彪的东北野战军部队投诚。后来,编入林彪的部队。随林彪的部队南下。在解放军又一次担当教师职务。解放初期,被转入地方工作。

徐德林迫不及待:“讲完了!讲完了!该唱京剧啦!”

我说:“不行、不行!您还应该讲讲右派生涯!”

1958年,徐德林被划成右派,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妻子也因不堪忍受带着儿子离开了他,从此杳无音讯。接踵而来的打击让徐德林悲痛不已。

1978年纠错后,接受劳动改造21年的徐德林,重返自己心爱的教育岗位。

徐德林1981年退休,次年又改为离休。“总的说来,我还是很幸运的,享受着离休干部的待遇,还有那么多国军抗战将士身无分文,穷困潦倒……。比起他们,我现在住在医院的单间里,我很是知足。”

我问,您老伴儿现在生活得怎么样?

“我老婆!离婚不但带着孩子走!还把房子要走!”徐德林摊开双手愤愤不平地说:

“我儿子受到强烈刺激后,他变得神经兮兮的。他自己出走,到外面游荡……,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真是,——凄凄惨惨戚戚呀呀呀……”

老徐一清嗓子,自己按捺不住,唱起来:

“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内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哪一位去往南京转,与我那三郎把信传。就说苏三把命断,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

四,京剧,京剧,还是京剧 

在命运之路的拐角处只有一步 - anshzhou - anshzhou的博客

徐德林这次很是投入地高声喝唱起来。我看,采访是不成了。 

在命运之路的拐角处只有一步 - anshzhou - anshzhou的博客

这个徐德林老人还常常扮演济公到公园里唱戏,吓得游园者纷纷躲避。 

在命运之路的拐角处只有一步 - anshzhou - anshzhou的博客

徐德林老人有好几个笔记本,记得都是京剧的唱白

在命运之路的拐角处只有一步 - anshzhou - anshzhou的博客

徐德林老人有很多外国学生,这是他在日记中记录的各国学生的名单。

   我认为,京剧对92岁的徐德林老人来说已经是走火入魔了。他说他每月的工资都不够花。凡是有人想学习京剧,他马上给人家钱财,约人家来病房“听课”。尤其是在宁波学习的外国留学生。

宁波的报纸这样报道过徐德林:

“在徐德林心里,书画、京剧是中华民族传承几千年的瑰宝,要代代相传,发扬光大。1982年,徐德林离休后回到家,很快就办起了免费书画京剧培训班。一开始,参加培训的只是附近村庄的孩子,后来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人慕名前来,省内有来自宁波、金华、绍兴、杭州、台州、舟山等地的,省外则有来自北京、黑龙江、山东、四川、广东、贵州、安徽、江西等地的。粗略统计,30年来,接受培训的学生已达上千人。” 

我认为,92岁的抗战老兵徐德林一生的心路历程有三个转折点:

第一,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之时,投身抗日战争。第二,是随国军某部集体投诚。第三,是被打成右派分子,在农场劳动改造21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人生难测,沧海桑田。在人生道路的要紧处,只差一步,就是另一种天地。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在人生多变的舞台上,跌宕起伏,引吭高歌众生相。

     

      本文录自凤凰博报-2013-11-16 14:34:37-方军的博客文

  评论这张
 
阅读(4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