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抹掉一个生命比死亡更容易(三题)  

2013-01-09 08:00:50|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有留恋的人不会轻易死亡     人总在很多时候给自己找到不想死的理由,前提是每一个人在灵魂的某个角落都会无意间想到了死。

      当我想到了死,就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端起咖啡杯子的时候,自己对自己说:“现在不能死,最起码在喝完这杯麦斯威尔之前。”

      当我想到了死,就打开一瓶啤酒。端起冒着泡沫的啤酒,自己对自己说:“现在不能死,最起码在喝干这杯青岛之前。”

冬天的一个午后,我想到了死。我坐到二楼的藤椅上晒太阳,自己对自己说:“现在不能死,最起码在晒完午后的阳光之前。”

      死亡是对任何事物都没有丝毫的留恋,反死亡是对某一个事物还有一些留恋。

      一个人是应该有些留恋的,比如一群酒鬼朋友,比如一群吹牛的同学,比如独自喝杯咖啡,比如几个脾气相近的牌友,比如渴望皇马的一场球赛,比如渴望读到一个诗人的诗歌......

       很小的一个留恋,就会让死亡的意识与你擦肩而过。

       抹掉一个生命比死更容易      死是很容易的。有一个熟人,早上下乡,晚上就在一个镇上被汽车撞死了。听见汽车和人碰撞的人说:“那个声音,就像是一个自行车轮子压碎了一个青蛙。”

       生命没有承受之轻,也没有承受之重。生命只是在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该消失和不该消失之间消失了,对于活着的熟人,只是一个短时间内的谈资。

       熟人们偶尔拿起电话号码本,看到一个已经死亡的名字,就轻轻地把他抹掉。细心的人,用粗笔画抹得一点痕迹也不留;粗心的人,则马马虎虎抹一下,仔细辨认,还能看见他的姓氏。

       但是这个人,已经彻底的离开了,如同一片云彩离开天空,连一点痕迹也留不下来。

       还有的朋友,忽然就得了脑血栓什么的,虽然活着,但是失去了语言,失去了记忆。我们偶尔还可以看见他的影子,但是他对于别人能不能看见自己,已经不知可否。

       这样的朋友,慢慢的,也从生活中消失了。

       有一天,他的名字也被我们的笔从电话号码本里抹掉了。就是十分细心的朋友,在整理电话号码本的时候,也会毫不犹豫把没有记忆能力和语言能力的朋友彻底抹掉。

       抹掉一个生命比一个生命的死亡还容易,一个生命对于另一个生命,就是如此的冷漠。

        想起了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法国诗人普吕多姆的一句诗:“谁能吹灭你蓝色的眼影,像吹灭一直蜡烛?”恋人尚且如此,还能遑论他人?

       死亡的时候说什么?      1976年,毛泽东在弥留之际,任何人都以为他会说出一句惊天动地的话,或是十分诗人气质的话。但是毛泽东说:“我病得很重,请你找医生来。”

       毛泽东最后,还是回到了人。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和任何一个人没有很大的差别。因为生命做为一个个体的时候,意义都是一样的。

       一生经历了一个民族尊荣辱毁誉的蒋介石,在弥留之际,说的话也十分简单。蒋经国去看他的时候,他说:“你、你、你,你也要注意身体。”

       蒋介石到了最后,就是一个父亲。他的最后遗言,和村庄任何一个父亲都是一样的。上帝并没有因为他是蒋介石,就给他赋予了其他的意义。

       祖父王晋三,也叫王天玑,他死的时候,是一个冬天的晚上。我们坐在火塘边烤火,他没有死亡的迹象。他对我说:“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是李白最为孤独的时候写的,你看看,一个是真实的李白,一个是地上的影子李白,一个是酒杯里的影子李白。他们三个互相注视,哪一个不是孤独呢?”

       最后,祖父笑笑说:“我要睡了。”而这一睡,就没有醒来。

       很多年后,我想起了死,就想起了一个人面临死亡的瞬间,会说什么?或许我会像乡村的读书人祖父王晋三那样,背诵一首诗歌。

       诗歌毕竟是比较美好的临终选择。

 

       本文录自凤凰播报-2013-01-07 09:40:24-一地秋白的博客文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