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究竟有哪些思想不能解放?  

2012-09-04 05:44:05|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读陈有西的《中国需要一次新的思想解放过程》的思考!——汪华斌

今天有个学生找我,她想写篇解放思想的文章;她说她学习了陈有西的《中国需要一次新的思想解放的过程》的文章,想到这次会议我们肯定又会解放一些思想。于是就问我‘我们社会究竟需要解放哪些思想’,她的话却带给我的反思;我们改革开放后解放的思想太多了,现在证明有些解放思想的基本思路出了问题;所以现在应该思考的是哪些思想实际是不能解放的,因为这些思想一解放就给我们社会带来问题。

首先是权力与利益挂钩的思想就不能解放,权力就永远不能与利益挂钩;这在全世界得到了有力的证明。因为权力一旦与利益挂钩,那么权力腐败也就顺理成章了;这是一个价值观念的问题,也是履行权力为什么的问题。看我们社会的腐败分子公开称,‘我不贪干吗要来当官’;这是什么价值观,实际就是看中了‘权力与利益挂钩’的社会价值观。如果我们的权力不与利益挂钩,我们的腐败分子能如此理直气壮吗?正因为如此,我们在思想上决不能解放权力与利益挂钩的思想;而应该完全脱钩。在我们还不能实现没有利益当官的前提下,我们决不是允许有权力与利益挂钩的思想;更不能允许在这方面的解放思想。因为这权力与利益挂钩就如脱缰之马,解放就更无法控制了。

其二是权力不受老百姓监督的思想不能解放,权力永远要置于老百姓的监督之中。我们社会现在的腐败分子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权力都没有监督;所以今天的中国并不是腐败难,而是清正廉洁难;因为相当多的权力者都见不到监督,所以自然或不自然地腐败也是我们的中国特色了。从腐败分子的后悔莫及中我们看到,绝大多数腐败分子都说是没有监督的结果;因为在我们社会的监督体系中,唯一真正的监督就是上级领导。而上级领导在哪里,除上级领导根本监督不过来外;很多权力者实际是远离上级领导的,这就是我们中国人所说的‘山高皇帝远’的情景;这上级领导想监督又如何能监督呢?

本来我们是一个接受人民监督的社会,但改革使我们的思想解放了;即我们只对能够任免自己的上级领导负责,因为自己的官就是这上级领导给的。正是这一解放思想,结果我们社会全面出现了‘权力者只向上负责’的中国特色。这样当上级领导是腐败分子时,这下面的权力者则基本是一窝腐败分子;即使上级领导清正廉洁,但监督也是形式;因为一个上级领导管理很多下属官员,所以正常管理也管不过来;更何况我们还是一个公款吃喝玩乐的社会,上级领导主要精力在公款吃喝玩乐上;他(她)能有精力管下属吗?

其三就是责任的思想不能解放,因为责任是一个具体行为的概念;然而改革开放后我们对责任的概念变了,它变成了我们权力者自己总结的政绩。其实这是一个从建国以来就没有解决的话题,因为我们社会这六十多年来几乎每天都是成绩;可实际却总是问题成堆。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们是权力者自己给自己找政绩的社会;它实际还是我们社会的责任体系问题。我们没有解决权力与责任的联系点,这就是目标的概念。正因为如此,我们社会即使是腐败分子掌权也是成绩突出;因为我们社会直到今天的政绩还是权力者自己定,所以成绩突出实际是自吹自擂。这不是管理学上的问题,而是我们社会解放思想的结果;因为我们社会的政绩不是第三者说,也不是老百姓说;而是权力者自己说。正因为如此,所以只有我们社会才有‘拍脑袋决策’;结果我们社会“硬着陆”出现问题,“软着陆”还是出现问题。刚建国时说是专业不熟悉,改革开放后实际是“摸着石头过河”与“白猫黑猫”理论左右的结果;正因为如此,我们社会不是不要责任的问题,而是思想解放使责任变形了;结果明明是履行权力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可权力者自己总结的政绩竟然是那么伟大。所以有外国专家学者说,‘中国每天都是成绩斐然,那六十多年的成绩斐然为何还是这么落后’。看来这不解决问题的政绩对社会应该是‘有百害而无一利’,我们难道还应该保留这种解放的思想吗?

我认可陈有西的‘还是摸着石头过河,这个国家是要出问题的。我觉得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顶层的设计,全面的设计,有一个总的思路和框架,让国家少走弯路’。‘所以说,两个60年要思考,一个是前面60年想想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党的历史教训。建国后60年的思考,是思考如何更好地执政,更好地带领全国人民建设一个富强、文明、法制的国家。同国际主流社会要有共同语言。还有现在我们的反思,是实质性的、认真的,还是宜粗不宜细的?特别是三十年改革开放的经验教训,还有不少思想禁区,这些我们需要不需要反思,都是应当认真探讨的。这个反思,也需要思想的大解放’。正因为如此,我想说的是我们社会究竟有哪些思想不能解放,因为这些思想一解放就会带来社会问题;这应该是我们社会的当务之急,因为我们解放思想应该是为了减少社会问题而不应该是增加社会问题呀。


本文录自-2012-09-03 06:16:45-凤凰博报-汪华斌的博客文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