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陈忠实:人生如蒸馍 最怕蒸到一半揭锅盖  

2012-08-30 06:51:19|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白鹿原》火了之后,我就认识了陈忠实,一晃时间过去快二十年了。朋友们私下里都管陈忠实叫“老陈”,当年《白鹿原》出版时,他只五十岁出头,今年7月31日,是老陈七十岁的生日,谨以此文献给老陈:生日快乐!

我记忆最深的是2002年7月31日那天,是老陈六十岁生日,我专程飞到西安,为老陈花甲祝寿。记得那一天来了各界人士,老陈也显得非常精神。当他走进会场时,不知是谁突然上前去给他戴上一个用鲜花扎成的五彩大花环,一时间掌声响起。陈忠实首先讲述自己如何走上文学创作这条路,说到最后,他很伤感也很现实地说:“……直到我走进朋友们为我营造的这个隆重而又温馨的场合,我依然不能切实理解六十这个年龄的特殊含义,然而六十岁毕竟是人生的一个重要的年龄区段。按照我们传统文化和传统习俗的意思,是耳顺,是悟道、是忆旧事的年龄。这也许是前人归纳的生命本身的规律特征,我不可能违抗生命规律。但我现在最明确的一点是,力戒这些传统和习俗中可能导致平庸乃至消极的东西。我比任何年龄区段上更加强烈更加清醒的意识是,对新的知识的追问,对正在发生着的生活运动的关注。这既是作为一个作家的生命意义所在,也是我这个具体作家最容易触发心灵中的那根敏感神经颤动的地方。我唯一恳求上帝的是,给我一个清醒的大脑。 ”

谈到对人生的感悟,陈忠实用最简单直观的语言说道:“人生如蒸馍:馍蒸到一半,最害怕啥?最害怕揭锅盖。因为锅盖一揭,气就放了,馍就生了。 ”

几年前,我去西安参加一位作家的作品研讨会,会后大家说叫老陈一起来玩,这时已是半夜12点多钟,没想到老陈还真的来了。老陈唱歌跑调很严重,跳舞更是踩不到点上。大家都和他开玩笑,老陈也笑。他那像木雕一样的脸,笑起来竟然像绽放的花。他从上衣兜里拿出那巴山牌雪茄烟,用手轻轻地捏了几下,再用牙齿轻轻地咬下多余的烟丝,然后点上,只吸了五六口,就灭掉火,说:“呃不会唱歌,可呃心里都会唱。呃也不会跳舞,踩你脚了。 ”陈忠实不太会说客套,他说话几乎不用形容词;偶尔一两句玩笑话,会逗乐在场所有人,别人拿他开玩笑时,他那张沟壑纵横的脸上,会现出憨厚的一笑。

有一次在北京遇到陈忠实,他请我们几位朋友吃饭,想了好半天,还是决定到秦唐府去吃。秦唐府在人民文学出版社附近,到了那里我才知道,这是纯正的陕西风味的小饭店,但是人很多,噪声极大,相互间说话几乎是在喊着说。那饭店里的桌子和凳子都非常矮小,坐在那里如同蹲在地上一样。感觉来这里吃饭的人都是陕西人,他们也都说着陕西话。陈忠实到了这里,如同到了自己的家里一样熟悉,不用菜谱就开始点菜。一大碗面,加上一碟小菜,吃得他汗水直流。看上去他就像陕西的农民一样蹲在路边,手捧一个大碗幸福地吃着。很难想象,这位就是名震海内外的大作家陈忠实。

老陈穿衣戴帽实在不讲究,每当有人问起他那个像出土文物似的破包时,他都会津津乐道地讲出一大堆这包为何十几年不离身的好处。可是他抽烟却十分讲究,他只抽雪茄烟,而且是特制的方形的盒子。我发现,在他的烟盒的开口处,总是记着一些电话号码或是零星话语,他说:“随手记上,回家再整理,这是我的笔记本。 ”

□朱竞(朱竞作家、评论家现为《中国作家》编审)

本文录自凤凰网-2012年07月31日 08:52-文坛往事-来源:辽沈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