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小吏的盼乱心态  

2012-08-14 20:52:02|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他们或有一官半职,或只是普通公职人员。在官吏序列中,他们处于最底层。在草民面前,他们很牛皮,但在上级面前,他们比小老鼠还窘迫。有时,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他们就会被上级一通严厉训斥。他们特别在乎领导,因为领导决定他们的晋升。逢年过节,他们需要孝敬;平常的日子里,他们需要给领导送上谦卑和马屁。在精神上,他们属于极不得志的一群人。

如果有机会,他们多会很不要脸地贪墨。别人就官大一点,轻易就可以获得。他们要过好日子,又必须有资本向领导“奉献”,所以能捞一点是一点。

吃喝嫖赌,他们乐于接受。但前提是有人提供免费的午餐。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一些地方的一些机构把色情娱乐当作一种“特色招待”内容。这些小吏由于身份并不重要,常常难以享受,故而对获得这种“招待”便沾沾自喜。有人比较“能干”,有办法让别人多多“招待”,便成为私下里哥们炫耀的资本。

上班是最无聊的事。中国的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总是闲职很多。有些人不被重用,只能身居闲职,不无聊也没办法。于是,有人就热心办公室恋情,有人迷上办公室政治,有人特别八卦。实在没有正事可做,那能怎么办呢?

有的小吏比较有趣。一位仁兄极度古板。同样无聊的一位女同事由于正与家里的那位闹离婚,也很空虚。这仁兄对她频频示好,她真想与他到外面开房。一天,两人一起唱K、宵夜,到了夜里12点钟。路过一家酒店,她说,“累了,不想走了,这儿有酒店。”他竟说,“不行吧。本地人开房,别人知道了会怎么说?”她骂他是“白痴”,随即打的独自回家。

另一位仁兄在文化部门工作,为人不古板,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一天,偶然看见航亿苇的《国民教育当从官员说真话抓起》一文,居然像发现新大陆地宣布这是“反动文章”。别人说这文章没有什么啊,他改口说,“那样说总不妥吧”。有些小吏就是这样,在自己生活上很腐朽,在思想却可以左得出奇。

他们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没真正的文化和思想,也缺少自省,在官场,他们不过是混混儿。这就是某些小吏经常说出雷人之话和做出夸张之事的原因。可是,就是这号人,却对国家稳定漠不关心,甚至盼着乱,越乱越好。

有位退伍军人,20多年的老党员竟说,“最好打仗,全国打它个十年八年,大乱才能大治。”一位老干部,老党员,一生没做过大官,退休了,他说,“中国人就是胆小了。怕什么鸟,不就一条命吗?”一位大学的系党支部书记说,“只有革命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又一位党员科长说,“中国没治了。就让暴风雨早点来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历史上,小吏阶层是对政权最不忠诚的一群人。如今,同样的问题摆在中国社会现实面前。所谓思想教育工作,对他们并无多大用处。就在于政府养的闲人太多。闲人永远是社会怨气最大,对社会稳定极具破坏力的一群人。他们闲来无事,却又拥有一点点小权力。心中不满无处宣泄,除了欺负一些草民之外,他们做得最多的一件事,也就是在社会传播反政权的思想情绪。 

      本文录自凤凰博报-2012-08-14 14:11:03-航亿苇的博客文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