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敦煌的守望者……  

2011-08-03 13:57:16|  分类: 转抄录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抄录的文章      2010年03月18日10:31  央视网 陈丽
       回想这些年一次次走进敦煌,实际是我走近佛学的开始。

我第一次到敦煌,是1996年。那年我26岁。不是有很多人都能到那么远的地方的。像西藏,像敦煌,因为遥不可及而觉得神圣,所以向往。此次敦煌之行是拍一个类似旅游的风光短片,时间不长,来回用了6天。而敦煌在我的心里就是一个充满异域风情的旅游胜地,跟宗教无关。所以到了那里,我就是一个游玩客。

敦煌的守望者

人们总是抱怨,看景不如听景。带着无限放大的想象空间到了实地,能让人不失望的地方很少。嗨,不过如此。后来才知道,旅游也有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之说。

说实话,敦煌算是个好玩的地方。特色饮食自不必说,戈壁、沙漠、骆驼、月牙泉、鸣沙山、莫高窟、魔鬼城,还有很透很蓝的天空白云如血落日,如果赶上收获水果的季节就更美了,因为日照长而少雨,几乎所有的瓜果要比内地的甜上几倍。这些都会让来到敦煌的人有了不虚此行的感受。但是,也仅此而已。

早听说在莫高窟,前来朝圣的外国人特别多,尤其是日本人。到了以后我就发现一个奇怪现象,在沙漠里玩沙子骑骆驼的中国人多,在莫高窟看壁画雕塑的外国人多。你若仔细观察他们的神情,时时有泪花闪现。这是为什么呢?那些成群结队的叽里嘎啦说着外语的游客为什么哭?他们和大多数的中国游客不知所云的迷茫神态会有这么大的反差?这些,我看到了,我也是中国游客之一。不就是佛教故事的画吗,而宗教离我是那么遥远,可怜的那点艺术修养也解决不了我对壁画好坏的判断。

还是去沙漠骑骆驼吧,看着茫茫戈壁,大声吟着王维的诗句:“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觉得自己很浪漫。

整八年后,2004年,第二次去敦煌,就是玩,约了几位好友同行。9月初,正好是瓜果飘香的好时节。一下飞机,我们就结识了一位当地的出租车司机,我们喊他刘哥。

敦煌的守望者

刘哥看上去有40岁,操着西北音调的普通话听起来显得有些油滑,可从他的眼神里读不出一丝生意人的贪婪,我们决定上他的车。很多时候我会以貌取人,因为相由心生,居然屡试不爽。所以,某些公众人物总是在镜头前起劲地表演真诚和善良,是不是从心底流出,早被群众一眼识破了。有时伪善比真恶还要难看吓人。

我们四个人,包车既省心又划算。跟刘哥谈好价钱,说好每接送到一个目的地后,其余时间自由安排,记得当时一天的包车费是两百元。

刘哥长了一副典型的维族脸,却坚称自己是汉人,爱说话,说的时候总是笑着,语速车速都不紧不慢的,让人坐着踏实。司机兼着导游,哪里好玩哪里好吃都替我们想了,一天下来我们已经成了好哥们。晚上我们盛情邀请刘哥一起吃饭,去敦煌市中心那个著名的沙洲夜市。葡萄美酒夜光杯,市场里人声鼎沸,烤串的香味和啤酒味混杂着让人很有食欲。

饭间得知,刘哥这一天只拉了我们这一单活儿,其实他有挺多时间可以再多挣些“外块”的,本来就是旅游旺季,这让我很感意外。刘哥却说,干吗要拼命嘛,反正也挣不了一百万,你们包车我很高兴了。我闲扯地问刘哥,将来挣到多少钱能知足,他说:“人若知足,虽贫尤富。人不知足,虽富尤贫”。我们开始仰望刘哥了。“这儿的人都跟我差不多,喜欢日子过得悠闲,挣个饭钱行了,别太累”。喝口啤酒刘哥接着说,“也有猛的,我认识的小两口,也干这行,前两天男的车祸走了,听说是疲劳驾驶,自己栽到沟里的。何苦呀!”

我忽然想起敦煌是一个佛教圣地。这个被佛教文化滋养了两千年的古城,空气中确实弥漫着一种祥和安逸的味道。刘哥说他家里村里的人大都是佛教徒,想不起从啥时候开始的了,也许生下来就是。 “更多的道理咱也不懂,我们相信因果报应,哪敢做坏事呀,会下地狱的”。地狱?哈,哪里有?——管它呢,刘哥说有就是有!地狱天堂装在心里足矣!刘哥,让我对佛教信徒第一次有了认识。而之前的印象是那些烧香磕头求神保佑、我认为无知迷信的老太太,再往深里,我没去想过。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玩遍了敦煌城及四周能去的地方。走前,刘哥邀请我们去他家做客,体验一个敦煌农民的真实生活。他的家就在月牙泉边上,热情的嫂子下厨做了手擀面,她的脸因为最近一直在太阳下摘棉花,晒得很红。刘哥屋后的两亩地种满了各种果树,正是结满了果实??????。那份美好,恬淡安宁和着鸡鸣狗吠鸟儿唱的天然笙箫,及这方水土滋养的善良的人们,觉得这就是世外桃源的日子啊。

我和朋友们一致的感受是,敦煌值得再来。
         回到北京,工作,工作,敦煌渐远。

2005年完成了《故宫》的拍摄,2006年全力投入《昆曲六百年》的创作,接到《敦煌》最后一集编导的任务时,已是2007年初,凭着两次去过敦煌的感情,我欣然应允。但心里明白敦煌的历史厚度以及自己要肩负的责任,不免有些压力。这样一个题材,可以想象,一个对佛学一无所知的人,如何解读历史,解读莫高窟壁画近两千年的佛教文化艺术,解读敦煌学?还有,即将面对季羡林、任继愈、樊锦诗这些学者,该如何对话。

跟敦煌的缘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佛缘。感谢这次机会,让我开始了对佛教领域的触碰。佛是什么?菩萨又是什么?佛教究竟要告诉人们什么?我心里有太多疑问。

只知道美人会让人惊艳,知识亦会如此。相见恨晚,今生怎会刚刚与你相遇。

敦煌的守望者

鲁迅说,释迦牟尼真是大哲,我平常对人生有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而他居然大部分早已明白启示了。梁启超说,佛教之信仰,乃智信而非迷信,乃兼善而非独善,乃入世而非厌世。孙中山说,国民不可无宗教思想,盖教有辅政之功,政有护教之力,政以治身,教以治心,相得益彰,并行不悖。

在中国历史上,一直就有人愿意离群索居地度过一生。吃得很少,穿得很破,睡的是茅屋,在高山上垦荒,默默无闻,他们孕育了精神生活之根,是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社会中最受尊敬的人。从有文字记载的时候起,中国就已经有了隐士。他们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过一种简单的修行生活。无论是道家,还是佛家。几乎所有的大师至少都要经过一段隐士生活而达到开悟的境界。由此,我理解了莫高窟洞窟的由来。

公元366年,从乐僔和尚在莫高窟开凿了第一座佛窟开始,到唐代已经有一千多座大大小小的满是壁画和彩塑的洞窟,它们是用来修行的禅窟。这里渐渐成了信仰者的朝圣之地,历代先人们用最虔诚的心给后世留下了那个时代最精彩的艺术,留下了无尽的宝藏。

公元一世纪,佛教,带着无上的光芒智慧,经西域传入中国,从此影响并改变了中国文化的格局,渗入进中国人的生活。尤其隋、唐以后,佛学勃然兴起,文人士大夫们几乎无不学佛,个个参禅打坐,李白、杜甫、王维、苏东坡、白居易、李商隐、辛弃疾、罗贯中、蒲松龄、曹雪芹等等,无一例外,也才有了今天我们读到的如此充满禅意空灵的文学诗词。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成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有学者说,中国传统文化,儒家用以治国,道家用以养身,佛家用以修心。

又见敦煌,伸手就能摸到最蓝的天,低头就看见风沙吹乱的群山。“风月无今古,情怀自浅深。”宇宙没有什么过去、现在、未来的太多不同,它永远是这样的太阳。莫高窟还是那个窟,壁画还是那个画,已经改变的是我的心。

敦煌的守望者

站在早已空荡荡的藏经洞口,此时才明白,彼时的陈寅恪说“敦煌乃吾国学术之伤心史”时是多么的痛彻心扉。也才理解了日本游客的眷眷不舍,泪眼婆娑,他们找到了民族文化的根。我痴痴地看着这些佛菩萨造像,吸吮着洞子里的气息,这深深的缘牵着我一次次来到你的面前,谁说我不是千年前的某个修行者,某个画师,某个供养人转世在今生呢。

我这一集的题目是“守望敦煌”,主人公是历任敦煌研究院院长,常书鸿、段文杰、樊锦诗。他们的故事深深打动了我。我把对一代代守望者的崇敬写进了解说词:

这些敦煌石窟艺术的保护者选择这里的原因,更多的是为了心中的理想。在这里,他们很多时候只能与孤独作伴,天上的一片云,一朵野花,一排杨树,经常光顾的风沙是他们忠实的朋友。几十年过去,改变的是他们的容颜,不变的是他们永远的坚持。

也许他们并不像那些最初开凿石窟的修行者,并不像前来朝拜的香客,但是他们同样选择了远离繁华,选择了苦行僧般的生活。这种对文化艺术宗教般的虔诚以及他们获得的幸福安宁确是相同的。

守望敦煌,守望两个字,让人看到了坚持和无悔。在这片土地的下面埋葬的也是敦煌的守护者。他们爱敦煌直到停止呼吸,他们早已和敦煌融为一体,从不曾分开??????

和樊锦诗院长聊天的时候,说起我第一次来莫高窟看不懂画,喜欢骑骆驼的往事,她老人家说,现在的人依然如此啊,中国人对快乐的追求还只是停留在身体享受。

作为一个纪录片导演,一次次,当我有机会制作这道盛宴的时候,我该拿什么献给你呢?亲爱的观众。敦煌的守望者,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守望者,我知道,仅仅靠一颗弘扬传承的责任感是远远不够的,浅薄已让我羞愧难当。

40岁,本已该是不惑之年,我选择重新上路。

世间美好的事有相同之处,就像昆曲,经过精心打磨的水磨音,极精致极雅,已是气无烟火。就像一款好的大红袍,新茶焙好之后不能马上就喝,要放上几月,待褪去了火气入口,唇齿间停留的只有满满厚厚的岩韵花香。一个人,何时修炼到毫无浮夸燥气而气定神闲,这颗心要吸纳多少养分,借用张爱玲的一句话: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央视新闻专题部 陈丽)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