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司法目前最重要的问题,并不是受到过多的民意干扰,而是不能从其他权力干扰中脱身。  

2011-04-23 19:29:26|  分类: 思考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考之二百四十       时下中国司法最令人费解,也最令人纠结的是:一些人对舆论的介入过深表示担忧,认为民意可能损害司法的独立性;其实中国司法目前最重要的问题,并不是受到过多的民意干扰,而是不能从其他权力干扰中脱身。

      诚然,我们不能不认识到,司法审判不能被民意所左右,特别要防范被不理性的“暴力民意”影响。但我们也更应该认识到,民意共识基础上的法律并不能全然不顾民意。从近年一些轰动全国的案件来看,民意在特定的个案审判中起到了守卫正义的作用。在司法尚未完全独立的现状下,民意时常会扮演制衡的角色,将其他权力的可能影响力阻挡于司法审判之外。

      近年令人奇怪的现象:民意似乎时常被两面运用,让人不知真正的民意在哪里,视乎是一张两面可打出来的牌。例如在邱兴华、马加爵等案中,“民愤极大”被作为从快从速判决的理由,而在杭州飙车、李启铭校园撞人等案中,却出现对民意影响司法的担忧。药家鑫案件中,甚至出现法院发放500份问卷,选择性了解民意的奇怪现象;却没有“民愤极大”被作为从快从速判决的理由。个中原委,耐人寻味……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