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长沙快板词:“还有一事真好笑,书记跟我做介绍,我枯木逢春发嫩荪,六十岁又做新郎公……”  

2011-02-24 16:35:17|  分类: 思考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考之二百零九     接当年的同学的电话,告我:一原当工人时的某同事的母亲去世,晚上的追悼会…… 遂急忙赶往当年当工人时的工厂。一到厂里宿舍去,白喜事的充气牌门楼矗立着,灵堂的棚子已搭起来了,香烛点着、供果都摆放着,乐队奏着乐,甚至是吹奏着五、六十年代著名作曲家李劫夫的《我们走在大陆上》,心想,还真是有点那个什么…… 忽然心里猛然一紧,久违了,这样的场面、曾经的生活……

      年轻时,我在重机厂当电焊工,车间里经常有师傅们的老人去世做白喜事的事情,我们这些年轻人就往往被车间工会的负责人派去参与做些杂事。那个年代,大型工厂的各个车间几乎都有一套整齐的做红白喜事的专门班子,车间的工会主任一般都是这个班子的头,车间的支部书记只要跟他一讲,这个班子的成员立马就各自带着行头、工具,骑着自行车就出发了。负责礼仪的是最最先出发到主家商议后事处理事项,诸如:悼词撰写、亲属亲戚名单和追悼会程序;负责茶水与礼金收取的多是车间的能干女师傅们;负责做饭做菜的自带锅碗瓢盆、菜刀菜勺,一到主家就架门板、打地灶,生火架锅;负责采买的几个人就已将猪下水呀、各类水发的海产呀、鱼呀、蔬菜呀都买来了;蒸煮炸炖,摘分切洗,中西乐队此起彼伏地吹打起来,热闹起来……这些人可都是我们工厂的师傅们,根本就不用到外面请人的。一般追悼会是在晚上开,之前的晚餐就是开正餐,一般都有几十桌的流水席,人们吃啊、喝啊、唱啊,甚至嬉笑怒骂悉数登场,好不热闹;而主家的人都会感到丧事办得热闹,感谢大家的。追悼会结束后,还要整夜地唱花鼓戏、长沙快板等,要闹一夜的。

      这些事情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一位老师傅唱长沙快板《新旧南门口》,至今还记得几段其快板词“我说我是乡里的客,城里的规矩我不晓得……前头汽车压死了狗,后背又喊抓扒手,那个保安队的马兰贵,鲛子眼睛铁丝麻,什么西湖党的南湖党,都是一些国民党……最后面一段是“还有一事真好笑,书记跟我做介绍,我枯木逢春发嫩荪,六十岁又做新郎公,欢迎大家来吃酒,我屋里还住得南门口。”人们甚至跟着唱起来,笑得啊,前仰后仰的,如醉如痴……

       昨晚我在追悼会一结束就回家了,这样久违了的追悼会今天仍然在工厂里存在着,工人师傅们在办白喜事时的嬉笑怒骂就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增进团结,长进互助,怀念亲人,激励后人,喷发内心的积郁……这也是我曾经的生活啊!那个年代工人们相互取暖的日子、那些令人神往的生活,永远在我的心中……

  评论这张
 
阅读(59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