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火车,久违了……(三)  

2010-10-24 11:47:3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在世时,经常和父亲聊天,也曾聊过父亲年轻时的坐过的火车、经过的铁路……

        父亲幼年时第一次坐火车是我的外祖父回乡省亲,受我的祖父之托,将我的父亲从湖南省浏阳县(现为县级市)老家我的曾祖母身边带到上海我的祖父、祖母身边。当年外祖父带着父亲从浏阳沿浏阳河坐木船到长沙要三天时间,从长沙坐火车到汉口要一天一夜,从汉口在坐轮船沿长江而下到上海十六铺码头下船登岸要四天时间。整个路程加上车次船期的等候,从浏阳到上海费时要半月余。

        30年代中期,父亲也曾和我的祖父一样从上海坐邮轮去欧德国,大洋航程万里,到意大利的热那亚港下船,再坐火车经慕尼黑转车到莱茵河畔的鲁尔,时间长达一个多月。父亲告诉我:那时感觉中国的蒸汽动力机车火车并不比欧洲差多少,管理上也一样差不多的;要不是八年抗战(若从1931年9月18日事变,东北沦陷算起,应为13年抗战)、两次内战,中国的铁路建设会更辉煌一些。这个说法,在我的幼、少年时代也曾多次听外祖父说过的。外祖父是我国老一代的桥梁工程师,民国时期的工程技术救国思想在知识分子中是很普遍的;对铁路、对火车抱有终生爱恋的外祖父最终在武汉长江大桥建成前三个月,因心脏病突发去世于大桥工地的办公室。至今记得,外祖父抚着我的头说:“大舵伢子啊,长大后一定要学桥梁工程啊,跟外公一起去建桥……”的情景,就像是在昨天对我说一样。

火车,久违了……(三) - anshzhou - anshzhou的博客        我的名字是外公起的,“安”字是我们家的辈分,“铄”字是外公的祈望。外公为什么要用一个铄字?而且我在发蒙及读小学时,因这个“铄”字的繁写体笔画很多,很不好写的,甚至都有老师将这个字的读音读错。回想起来,外公一生从事铁路桥梁工程建设,民国时期从杭州钱塘江铁路大桥到衡阳湘江铁路大桥,建国后的武汉长江大桥,还有他老人家心中即将转赴的南京长江大桥,不都是钢铁金属铺架的金光坦途吗?在钢铁金属铺架的金光坦途上行走,亦不乐乎!亦不悦乎!一个“铄”字倾注了外公无尽的心愿啊!而不仅仅只是闪烁、融蚀的意思。

        外公对于自己的子女、孙子女辈的学习和从事铁道工程专业技术工作的心愿,只有我的大舅是学习铁道工程专业(留苏)的,顺愿了。我这个他最疼爱的长外孙没能实现,他的十五位孙子女、外孙子女辈中也无一人,当然是有时代的客观原因,但我想主观原因应当是不能宽恕的。

       就如同人都是社会的人一样,人都是时代的人,人不可能超越时代,更不可能脱离时代。我国的铁路、火车从蒸汽机车时代到内燃机车时代,到电力机车时代,近年却一步从动车时代跨入了高铁时代。今天,国家在飞速地发展,时时都有新的信息在传递给我们…… 时代在迅速地奔跑。我久违了铁路,久违了火车;但幸,我的思想、我的观念,我的生活没有被时代抛弃到边缘……

       ……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