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在XX会议上与XXX司长的一次谈话 (2005-12-28补记)  

2010-03-06 13:35:58|  分类: 鄙人所亲历的一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胡说八道之言”,嘿嘿!这才是我老周说的话哟!

                                                   《鄙人所亲历的一些鸟事之一》

     在XX会议期间与XXX司长有过两次照面。一次是12月1日晚餐后,在会场所在的宾馆门口处去黄埔宾馆的路上,迎面遇上X司长与一大帮随行人员谈笑风生地走进宾馆来,似乎不太方便也不合时宜似的我就没有主动向X司长打招呼,没有想到的是X司长大声地叫我:老周,你好!我有点惶恐而又措手不及地赶忙走向前,有点激动又有点局促地说:X司长您好!就不知还要説什么地边与他握手就边朝着各自相反的方向走开了。当时的场面确实是很令人感动也很热烈的,似乎还有X司长对我还蛮……至于周围有其它的什么人?认不认识?我都未顾及了。另一次是12月2日下午,我要赶着去会南京航天航空大学的一位老师而从大会会场溜出来,刚一拨开门帘却迎头碰上X司长,有被逮住了的尴尬,口里却不知如何是好似地:“X司长、嘿嘿……哎我嘿嘿…… X司长您好!”X司长却非常热情地、非常地让我感到不得溜开地对我说:“老周啊,你是老仲裁人了,为仲裁做过一些的工作,你是个有头脑、有思考的人,写过的文章都有深度,文笔也很好,我都喜欢!”这时,X司长一边说一边还要我将他的手机、办公室的电话号码都记下来,并嘱:“有事、有什么想法,随时给他通电话……希望你继续把仲裁发展的研究搞下去,尤其是推行仲裁制度的重点行业、重点人群,以及怎么在其中推行的方式方法……仲裁工作到今天也就十来年,我们要容许和支持各种推行仲裁制度的尝试,为了仲裁的发展,也要进行各种方式方法的探索……老周你说是不是?”一番话虽不长,却确实是语重心长,又精辟地具有高度和力度,角度也很独特。感到X司长处庙堂之上,到底看问题的角度、想问题的高度和力度就是不一样啊,当时感到全身发热了,甚至仿佛感觉自己是处江湖之远的井底之蛙的闪念拂过了自己满脑袋浆糊的脑子。

 但这一闪念毕竟是一闪,立马我那满脑袋浆糊的的脑子中的那坏性格、臭脾气劲又来了,我这人呐,就是,只要被感动,那骨子里的坏性格、臭脾气劲就没遮没拦地窜出来了。我说:“X司长,我真有千言万语要对您讲,但现在一下不可能讲好,以后有机会再跟您说。今天我只说三句话;一句是,我不赞同“营销仲裁”的提法和做法,所以我不支持,更不会参乎;二句是,您说的“先进的仲裁制度与相对落后的社会仲裁意识之间的矛盾”这个表述是我在早几年前在一个调研报告中提出来的,这个调研报告是由XXX(系X司长的直接下属)交给您的,您说是不是?三是,X司长,您要注意自己手下的工作人员,他们中有的胆子忒大,到下面尤其是中小城市的仲裁机构去的一些事……有的我感觉您并不一定知道的,但所干的事情有损中央国家机关的形象,也有损您的声誉,具体的事我就不说了。但是我一说完,就猛然感觉到X司长的脸色有点挂不住了,心里也就直扑通扑通地,咳!又它妈的胡说八道了不是?老周啊老周,这些话能是你说的吗?

回来又是三个星期多了,今天想起来却并不感到有什么不好,说的都是真话、都是事实,根本就不是什么“胡说八道之言”,嘿嘿!这才是我老周说的话哟!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