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仲裁法是我国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  

2010-03-05 23:48:44|  分类: 仲裁法是我国市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仲裁法是我国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

                (2007年6月29日在XX委员会秘书处业务学习会上的发言稿) 之三

4、“马钢宪法”与“鞍钢宪法”

与此同时,一些具体的微观管理理论也出现在苏联的企业管理工作中。最为著名的是苏联中部在卫国战争期间建立起来的著名工业区,乌拉尔山区的马格尼托戈尔斯克钢铁公司的以专家治厂为核心的管理方法,即后来在我国大陆地区批判得最久的“马钢宪法”(简称),而我国与之相对应的是毛主席倡导的“两参一改三结合”的以党的领导、干部和群众参与管理为核心的鞍山钢铁公司的企业管理方法,简称“鞍钢宪法”。令人惊讶的是改革开放摸着石头过河到了深水区的九十年代后期,我曾亲耳听到过一些领导干部、企业负责人权威地显示其丰富的管理知识时,那种高深的不可质疑地谈论“马钢宪法”、“鞍钢宪法”时的马列主义老伯伯的口吻、神态和气度,却胡说“马钢宪法”是“安徽马鞍山钢铁公司的企业管理方法”,面对这样显赫却不巍峨的领导干部,我目瞪口呆地斜视起来。安徽马鞍山钢铁公司是专为火车车轮扎制轮毂的,全国仅此一家,是我国的独生子。

5、科学型计划经济与运动型计划经济

前苏联在斯大林的政治经济思想的主导下,坚持了科学的严密测算型的计划经济,讲究数据说话,讲究建立数学模型,讲究遵循客观经济规律。所以技术经济学、数量经济学和劳动经济学在前苏联是很风行的。这几门经济学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特别地遵循马克思的“一切节约,归根到底都是劳动时间的节约”的经济学思想。那些不计人力资源成本的人海运动,那些不计自然资源成本,牺牲环境的经济发展模式都是科学型计划经济所摈弃的。前苏联将计划经济做到了极致,我们却在计划经济上走向了另外一条与之截然不同的道路。这就是计划经济史学、比较计划经济学者们所称的“运动型计划经济”,还有称“首长式计划经济”、“命令式计划经济”、“大轰大嗡的农民式的计划经济”等。其基本特征就是不讲数据说话,不需要建立数学模型,不遵循客观经济规律,不注重可行性分析,不注重论证评估;拍脑袋、首长主观意志论。三年困难时期之前的大跃进、文革十年动乱时期表现最为突出,其后果的严重性超过几千年中国、甚至人类历史上任何一次自然的和非自然的灾难。

前苏联才是真正的把计划经济推向巅峰的推动者。他们的集体农庄的庄员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实行了退休养老金制度,而公费医疗在五十年代初就城乡一体化了。他们的工业生产规模在二战结束时,仅仅军工生产能力就是:年产自动步枪400万枝、各型口径火炮四万门,坦克、装甲车辆和自行火炮四万辆,飞机两万架的生产规模。赫鲁晓夫曾扬言他的一亿吨爆炸当量的核弹头洲际导弹可以打到地球的任何角落。想想啊!当年毛主席手里要有这样物质力量,什么台湾、印度,就是日本和美国也他妈的早就摆平了,他小日本要跳皮不给它打回到石器时代才怪。毛主席不想吗?想啊!想得很呐!可是中国“一穷二白”,所以毛主席说:“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我们知道毛主席是政治、军事和经济写意的大师,人民战争、群众运动世界上空前绝后,还有谁能可与之相敌乎?相比乎?今天来学习毛主席在1950年代的一些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联共(布)党史教材的笔记,毛主席当时也并不是没有看到计划经济的局限性,他提出了疑问。这在毛主席的工业秘书李悦同志的回忆录里也可以看出来。但当时我国的“一穷二白”和帝国主义的封锁的严重现实,决定了全党、全国人民要迅速地改变我国落后经济面貌的迫切心里诉求,再加上一些中下层干部的浮夸邀宠之风盛行,助长了不顾客观经济规律搞建设的错误风气,这就是当时的客观实际。因此,我国特色的计划经济也就顺理成章地实行了三、四十年,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才开始有系统的反思。陈云同志曾在人民日报撰文“按照客观经济规律办事”,就说明了我们的计划经济做得不如苏联。直到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后,系统总结计划经济的一些弊端,认识市场经济必要性的思想在全党、全国得到接受。

今天五十岁左右的人对“大跃进、大炼钢铁、吃食堂饭等”不可能没有记忆。到今天在胡温新政之下,农民已不交延续了几千年的农业税,即我们温顺的农民兄弟所称的“皇粮国税”。在部分地区实行农村合作医疗、农村低保。农民退休养老的实现看来在近十年内还是一愿望而已。而在前苏联,农民享受退休养老、医疗保健是农民的基本国民待遇。不好意思不得不指出,我国是在全世界最后一个废止农业税的国家。前几年,湖北省的一位农村基层干部给朱总理上书痛心疾首地说:“农民真苦、农村真困难、农业真危险!”。

而最重要的是旧的运动型计划经济的观念、意识、习惯仍在搓揉、搅磨、粉碎着我们市场经济体系的建设每一小步进程。这也许就是中国的特色之一,我们必须认识到:中国要办成、办好一件事的成本是世界上最高的!就说我们的仲裁工作吧,比起老外来,多难啊!这是为什么?这就是中国的实际!甚至如同巴勒斯坦人一样,事还没做自己内部就真刀真枪地坦克大炮先打起来了。还有个特色就是汉奸多、奸臣多。我问过我的婶婶八年抗战跟日本人打过好多仗?她说:跟日本人打过几战,其他的战大多都是打汉奸、打伪军。现在经济汉奸、法律汉奸、或者说仲裁汉奸、伪军、奸臣、两面人有的是呀!但没法打呀。仲裁界也有一些很不好的风气,其中最不好的就是喜欢打棍子、戴帽子,上纲上线,轻易就是人家不坚持党的领导,不坚持社会主义等等极其厉害的话。可知这样的话是很伤人心的,是很伤人感情的,也是对同志下毒手的打横炮的话;这样的话在那过去三十多年前的时代是会要人坐牢甚至掉脑袋的。

仲裁界的不好的风气还有就是明显地有些所谓的分歧是完全没有任何质量的分歧;而这些分歧的产生往往是没有、或者说根本就不进行独立思考的原因所致。梁慧星老师就跟我讲过:“讨论问题首先考虑上面的意思,迎合上面的需要,离开法律的基本原则、基本常识进行争论是一些常见的现象,为反对而反对;有些根本就不能称得上是什么分歧!因为太没有质量可言。”

前面讲的十四年直至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甚至直到今天,除了喋喋不休的理论家和以所谓传统的正统自居的官员们以外,市场经济其实是中国普通老百姓心中早就明白的浅显的、朴素的道理。尤其农民知道自己生产出来的粮食、棉花要卖出去,自己需要的生活用品、生产资料要买回来。

当然,今天我们举目一望,“运动型计划经济”思维的遗传因子仍在影响着我们的经济生活,这就不多说了。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