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拉雪兹神父公墓——“巴黎公社”的遗迹——欧洲游记之二十九  

2010-03-17 00:35:35|  分类: 欧洲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黎公社的遗迹——公社的精神永存!

人类历史的一页在此地结束,无产阶级革命的悲歌从这儿响起。这段灰墙,便是“公社社员墙”。

一百四十七个烈士没有留下名字,他们没有照片,没有坟茔,没有墓碑。他们是一个集体,是一个阶级,是一支力量,是一种事业。

拉雪兹神父公墓——“巴黎公社”的遗迹——欧洲游记之二十九

来到巴黎,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要去瞻仰“巴黎公社”的遗迹。从我的少年时开始就对巴黎公社有关的一切怀有无限崇拜、敬仰的心情。全世界的无产者就是在巴黎打响了向一切非正义反叛的第一枪!并建立了全世界的无产者的第一个民主政权。  我在巴黎的旅游指南册子找到巴黎公社遗迹的介绍,了解到巴黎市内有三大公墓,其中以城东的拉雪兹神父公墓历史最为悠久,占地面积也最大。拉雪兹神甫公墓是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名人墓园。法国社会从大革命开始,政治文化就有左中右的区分。公墓的东北角,是整座墓园里特色鲜明的角落:左派名人墓地。上个世纪中叶,法国共产党领导人多列士的墓,杜洛克的墓,中年投身革命的诗人艾吕雅的墓紧靠一边。巴黎公社革命家兼歌手、《樱桃时节》的作者克莱芒的墓也在附近。稍远处还有反战小说《火线》的作者亨利.巴比塞的墓。更远处,是一座座法西斯集中营死难者的纪念墓。如“献给纳粹集中营十万死难者”的墓,墓上一尊高大的青铜雕塑像,是一架有骨无肉的躯干,高高地“飘”在空中,令人不寒而栗。

不过,东北区最令人向往的是公墓东北角上那段矮矮的灰砖墙。人类历史的一页在此地结束,无产阶级革命的悲歌从这儿响起。这段灰墙,便是“公社社员墙”。一八七一年,五月下旬,公社的事业已经失败,凡尔赛分子在巴黎市内大肆杀戮,血腥报复,大街小巷,枪声四起,血流成河。最后一批公社社员且战且退,退入了拉雪兹神甫公墓。凡尔赛分子于二十七日傍晚冲进公墓。公墓是一座微型城市,在墓龛和墓碑之间进行的是一场名副其实的“巷”战,而且比任何其他地方发生的巷战更艰苦,更残酷。最后,枪战声不祥地停止了,墓园里死一般的寂静。第二天凌晨,被俘的一百四十七名公社战士,巴黎公社的最后一批英雄,被押到了公墓内一处荒坟的角落。枪声响起,他们一个一个倒下。巴黎公社七十二天的历史化成一曲悲歌,从此载入人类历史的史册。

公社社员墙在墓园东北角的尽头。我的旅游团游览观瞻行程居然没有安排这个内容,我气极却也无法。坐在大巴上经过拉雪兹公墓时,发现这一带地势起伏,坡地较多。公社社员墙不高,两米左右,资料上说墙上刻有“献给巴黎公社死难者”的金字,但风雨剥蚀,字迹不清。右侧挂有一个四季殷红的瓷质花圈。远远望去地上有几束不很显眼的鲜花。历史有时是朴素的,伟大的历史时刻就体现在眼前的土墙上,地上一点黄土,草中几点小花,寒冬时不避风雨,烈日下不挡酷暑,一切是那么平凡,那么不起眼。你只有凝望瓷花圈,才找得到一点红色,一点英雄的本色,一点叫人联想起轰轰烈烈的东西。一百四十七个烈士没有留下名字,他们没有照片,没有坟茔,没有墓碑。他们是一个集体,是一个阶级,是一支力量,是一种事业。

    今天我从遥远的东方来到拉歇兹神甫公墓外,却不能下车进去拜谒,天大的遗撼啊!倘能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就能献上我的炽热的心声。我又看到那灰色的社员墙上,零零星星地挂着几茎红色小花。为什么是小花呢?可见前来瞻仰的人,不是大人物,没有很多钱。他们多是平凡的人,一枝小花,聊表心意。只要表示的心意真诚,小花的颜色会更红,更持久,更令人肃然起敬。

大巴车缓缓地开过拉雪兹公墓,心里依依不舍地告别这垛“巴黎公社社员墙”。巴黎的暮春天气有点闷热,看见墓园里游人不多,且又不是扫墓的季节。我感到这个全世界无产阶级的神圣角落太寂寞了,太孤清了。车渐渐远去,突然,我回过头去,想再望一下这个中国人很少有机会,即使有机会也不一定愿意来实地瞻仰的圣地。

我回望公社社员墙的左边的土地上长出一株孤立的大树。粗黑茁壮的树干,蕴涵着无穷的生命力,更托起一大堆密密匝匝的树冠。千枝万枝,郁郁浓荫覆地,阳光下,大树长得好生轰轰烈烈,树身向前微倾,树梢伸出六七米开外,想去拥抱矮墙。那种强烈,那种真诚,那种执着,那种迫不及待,叫我惊讶,叫我感动。我几乎不相信眼前的景象。这儿是我心灵常来的地方,我的眼神在树下一再经过,一再盘桓,一再享受它的清凉,怎么就要离开了呢?这一别真不知道何年还能再来到这生机如此旺盛的大树下,再望望眼公社社员墙,就会感到脚下的土地更坚实了,就会感到自己的体力更充沛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