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科伦时期马克思的三把火:  

2010-02-28 00:33:37|  分类: 欧洲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早离开慕尼黑,今晚要赶到法兰克福。沿途要经过科伦、斯图加特、莱比锡、汉诺威等城市。旅游安排中只到科伦停留,游览科伦大教堂,并在科伦吃中饭。

科伦时期马克思的三把火:

上午十点多一点大巴开进科伦,在导游带领下直奔科伦大教堂。

在科伦,旅游团只是穿城而过,看看科伦大教堂、科伦市政厅、到莱茵河边歇足。因此,在科伦只是掠影了,更多的只是自己在科伦这块土地的氛围里的遐思。

  位于莱茵河畔的科伦市是德国莱茵省省治所在地,而莱茵省则是德国工业的心脏。我对科伦的兴趣并不是在闻名遐尔的科伦大教堂和科伦市政厅大楼,而是共产主义思想与科学共产主义学说的创立者,我们全球的科学共产主义学说的信仰者的鼻祖——马克思就是在这座城市最先向封建贵族统治集团和新生的资本主义吹响的批判的号角!

  记得在十年文革的后期,我曾在舅舅家里翻到一本《马克思传》,拿回家看。那时年轻,看过的书,大部分内容都能记得下来。现在自己也近年老时来到科伦,记忆的思绪一下子就在车上展开来了:

  1842年马克思再度离开家乡,來到了萊茵省的省会科伦市。此時,萊茵省的议会正在讨论一系列维护封建特权的法律草案,其中一項是标榜“出版自由”的草案。议会刚刚通过这一草案,马克思就在《萊茵报》上發表了一篇题为《关于出版自由和公布等级会议記录的辯论》的文章,指出:“問题不在于出版自由是否应当存在,而在於這种自由是个別人物的特权呢,还是人类精神的特权”。文章一出,整个科伦、莱茵省的人们都争相抢购《莱茵报》,传阅这篇不知名的作者的文章,一时科伦市、莱茵省,乃至整个德国洛阳纸贵,青年馬克思一鳴驚人,盛誉传遍了欧洲。

   《萊茵报》遂決定聘請年仅24歲的马克思担任主編。新主編上任“三把火”。

    第一把火竟然烧向了國王和內閣首相。德皇威廉四世上台後,推行了一整套加強封建独裁专制統治的措施。其中一項是授意內閣按照基督教教义,重新制定一个严格限制离婚的法案。《萊茵报》的記者从一個省总督的少爺手上弄到這份法案草稿。马克思当即決定把它在《萊茵报》上披露,并发表了三篇评论文章,一下子引起了整个社會舆論的哗然。人們把政府的此举,看成是准备用基督教教义全面修改国家法律的先兆,紛紛起來抗议。終于迫使国会放弃了這一個修正草案。

    第二把火燒向了政府。普魯士政府提交給各省议会审定的《林木盜窃法》法案,居然把穷苦农民到山林里捡枯枝作柴烧,甚至小孩去树林里採集野果和草莓以盜窃罪论处。马克思对这个公开袒护地主利益的法案极為愤慨。他写下了《关于林木法的盜窃辩论》一文,在《萊茵报》1842年10月底和11月初各號的副刊上連續發表。馬克思指出根本不能把枯木歸入盜竊林木的範圍。因為林木占有者所占有的衹是樹木本身,而樹木已經不再占有從它身上落下來的枯枝,撿枯枝並沒有侵犯林木所有者的財產。馬克思還揭露了這一法案的反人民性。

    第三把火燒向了整個封建官僚制度。《萊茵报》發表了一篇报道摩塞尔地区葡萄酒农大量破产的文章,却刺痛了萊茵省長。省長咒骂文章披露的事实是“惡意的誹謗”,“企图煽动不滿情緒并剝夺当局和臣民之間的联系”,文章的作者被省長的淫威嚇怕了不敢继续爭辯下去。马克思却挺身而出,他爬山涉水,广泛訪問了当地种植葡萄的农民和釀酒者,写下《摩塞尔記者的辯护》,在《萊茵报》上公开同省長论战。马克思以大量的无可辯驳的材料,证明摩塞尔地區的农民确是每况愈下,大批破产。指出這一状況的出現固然与政府任用了一批昏庸无能的官吏,依靠残暴不仁的机关管理該地区有关,但根本的原因在于德国腐敗的官僚制度。

    三把火燒過,《萊茵报》声誉大振,发行遍及整個普魯士。

  这时,马克思初登社会午台就遇到了狂風暴雨。国王亲自主持內阁会议,決定查封《萊茵报》。消息传出,科倫市及德国名地数千人联名上书国王,要求取消对《萊茵报》的查封。1843年3月17日,马克思在《萊茵报》上发表了辞职声明:“由于书报检查制度的关系,本人自即日起退出编辑部”。马克思还在同版刊登了一幅普罗米修斯被铁链锁住的图片。

    德国之大已經容不下马克思的一張书桌了。《德國年鉴》的主编卢格这时邀请马克思合办杂志,马克思欣然应诺,为了避开普魯士的书报检查,馬克思建议將出版地点改在国外。

    将要告別德国,马克思离愁万缕。他在写给卢格的信中說:“我订婚已经七年了,我的未婚妻为我進行了极其激烈的、几乎摧毀了她的健康的斗爭……”。燕妮終于沖破了她的貴族亲属的阻拦,在克里茨納赫小城男爵夫人的別墅里与他成婚了,從此,燕妮走進了马克思一生貧困一生动荡的生活。

    1843年深秋,马克思和燕妮到了巴黎,在瓦諾街三十八号安下了家。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