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shzhou

积极但不狂热,满足但不自欺。

 
 
 

日志

 
 
关于我

道旁犬吠,而驼队前行 我是驼队里的一峰老骆驼,对未知我虔诚地敬畏着,对无知我深情的同情着 ,而对滔滔不绝的肤浅和谬误我只能耐心地等待,对道旁如犬吠的居高临下地说教和指责我绝对不予理睬地继续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莫扎特故居瞻仰随记  

2010-02-25 11:18:28|  分类: 欧洲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绪在流动中欢歌,感觉在旋律中起舞,新知在欢歌中获得,认识在起舞中思考,身子却已如音符跳出了乐章的最后一个小节,脚步迈出故居之门槛外……

   莫扎特的故居人山人海,陈列有莫扎特家族的画像、真迹以及莫扎特使用过的乐器,甚至还珍藏着莫扎特的一缕金色头发。楼下卖各种纪念品和巧克力。不过萨尔兹堡真有种神秘气质,即使在人多处,也觉得嘈杂如歌清清亮亮的一掠而过,那种彻底通透的安静不会被干扰。

  我们一行走进莫扎特故居,竟然巧得很,二楼的一扇小门一开,出来一位精致、整洁得近乎苛求的瘦弱清癯的男人,讲着一口“国语”,“你们是湖南来得吧,我是醴陵人,我们是老乡啊!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来老乡给作讲解吧!”我们一阵欢喜!原来这位书生式的莫扎特故居工作人员也是国民党去台军政人员的后代,因崇拜莫扎特而于上世纪80年代来到这里做工作人员,如今已是馆长了。听完他的讲解,我才知道莫扎特这位惊叹世界的神童并不是人们在一些书里的趣闻野史所传说的那样,幼年身体赢弱、生活困苦

   这位原籍湖南醴陵的书生曾给很多国家领导人讲解过这里的一切。他也跟国内来的很多代表团讲过音乐的本质性——人性,真、善、美,爱音乐是善良的人、是诚实的人、是美的人,爱音乐的民族是伟大的民族!爱音乐的国家是幸福的国家!我觉他讲的真好!曾经与夫人谈过这辈子有什么后悔没做过的事,我对夫人说:小时候贪玩,太喜欢玩球;要是当年学了一门乐器就好了。今天在莫扎特的故居我想起这些,感慨更深,还似有些许痛楚……

  莫扎特音乐是蕴涵世上一切的,人们对他的音乐所表达的广泛内容而叹赏不已。苍天与大地、自然与人类、悲剧与喜剧、情感与现实之各种形式的表露与深沉的内在宁静、圣母玛利亚与超凡的魔鬼、教堂大弥撒、共济会的奇迹庆典与舞厅、笨伯与聪明人、懦夫与(真、假)英雄、忠诚者与奸佞小人、贵族与农夫、巴巴基诺与萨拉斯特洛。他似乎并不偏爱某些人、某些东西,而是爱一切人,爱一切东西,犹如普照一切的阳光,犹如浸润一切的雨滴。这反映在——如果我没有听错话——他无限亲切、却又不似并非有意使然的风格之中。他总是以这种风格塑造和协调人的歌声或(在协奏曲中)主导的独奏乐器与伴奏的(不,通常绝不仅仅是伴奏的)弦乐器和管乐器之间的关系。人们百听不厌的不正是莫扎特乐队中那发生着、躁动着和激动着的东西?不正是那种种出人意料而又正当其时出现并以其特殊的高低音和音色而达到完美境界的东西?这一切不正是整个宇宙以缩微形式被表现于音响之中?显然,作为人的莫扎特听见了宇宙之音并使它——他自身只起媒介作用——歌唱起来。

  思绪在流动中欢歌,感觉在旋律中起舞,新知在欢歌中获得,认识在起舞中思考,身子却已如音符跳出了乐章的最后一个小节,脚步迈出故居之门槛外。门口那条小商业街上的招牌非常独特,所有的品牌都改变了自己的模样,变成漂亮的铁丝花艺。

  从莫扎特故居的小街出来,莫扎特丰富多彩的作品与短促而动荡的一生蕴含着一个解不开的算式,这也可以说是一个秘密。必须看到这一点才能理解为什么莫扎特的音乐(以及他的音乐所体现的他的人格)至今仍然如此激动人心。有人曾经说,他是一个孩子(甚至是“神性的”孩子),是一个用他的音乐世上的人谈话的“永恒的少年”。他令人痛心的短暂生命可能是他获得此一称号的缘由。

  在下午和煦的阳光中离开萨尔兹堡是恋恋兮依依,确实有些不舍。但心中也觉得不遗憾了,至少拍下的照片存留了许多的美好在自己记忆的荧光屏里不断闪现。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